頂點小說 > 網游之洪荒戰紀 > 第1章 量子波動閱讀

第1章 量子波動閱讀

 熱門推薦:
    東勝神洲,神宵派。

    凌云峰頂,雷電交織,漩渦倒懸,灑下漫天雷光。

    這是有人在渡劫。

    “秦墨師兄終于熬出頭了。”有女弟子同情說。

    “看吧,就算資質再差,只要一心苦修,還是成仙有望的,你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外門長老借機教育宗門今年新收的弟子。

    “這雷劫,秦墨師兄要頂不住了啊。”有同門擔心。

    雷劫中心,事件主角秦墨,眼中滿是苦澀,“終究,還是無法逆天改命嗎?”他已經耗盡所有手段,可天雷還有兩道。

    扛不住了

    回顧一生,雖然壽元千載,可因為資質一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一生除了苦修就是苦修,為的就是能逆天改命,得道成仙。

    終究還是水中撈月,霧里看花。

    “也罷!”

    秦墨眼中決絕,竟然主動朝雷劫沖去,不成功,便成仁。

    …………

    “秦墨,秦墨……”

    誰在叫我,我不是死在雷劫之下嗎?迷迷糊糊睜開眼,陽光明媚,窗明幾凈,屋內坐著一群少男少女,皆奇裝異服。

    這絕不是六道輪回!

    周遭沒有一絲靈氣,天道晦澀,就像上了一把枷鎖。

    這也不是洪荒。

    奪舍嗎?

    秦墨隱約記起,就在他要被雷劫劈死的剎那,一個陌生靈魂突然闖進識海,將他的靈魂硬生生擠了出去。

    真是好人。

    坐在秦墨旁邊,一個身材略胖、長相喜人的少年,見秦墨還在發呆,再次小聲提醒道:“秦墨,趙老師讓你上去解題呢……”

    秦墨抬頭,對上一對殺人眼。

    “秦墨,你既然在課堂上睡覺,看來指數函數這一節已經學會了,來,上來把這道題解一下。”趙克聲音溫和。

    其他同學倒吸涼氣,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啊。

    “老師,能否容我再溫習一遍書本?”秦墨不確定這方世界有沒有大能者,按照奪舍第一原則,千萬不能暴露你的無知,只能臨時抱佛腳了。

    “哈哈哈~~~”

    同學們哄堂大笑,都被秦墨逗樂了。

    這古文拽的。

    難道不知道趙老師跟語文老師不對付嗎?同桌悄悄豎起大拇指,小聲說道:“秦墨,你牛,敢這么調戲趙閻王。”

    秦墨臉一黑。

    雖然他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錯了,但好像暴露了什么……

    趙克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線,快被秦墨這個學生氣炸了,臉上的“教書育人”表情差一點就沒維持住,深呼吸,一字一句道:“那你就溫習一下。”

    “哈哈哈~~~”

    又是一陣輕笑,都等著看好戲。

    秦墨倒是鎮定,拿起桌上高一數學書本,從第一頁開始翻,越翻越快,到后面直接就是一帶而過了。

    “喔喔~~~秦墨你什么時候學會量子波動了。”有人起哄。

    “哈哈哈~~~”

    整個教室已經變成歡樂的小池塘,只有趙老師臉色越來越黑,見秦墨終于翻完,強忍著怒氣道:“看完了?”

    他到要看看秦墨玩的什么把戲,解不出來,直接叫家長。

    “看完了。”秦墨點頭。

    “那就上來解題吧,抓緊時間。”趙老師說。

    秦墨一點也不慌,以他渡劫期的靈魂強度,雖然在天劫之下受損,但吸收這么一點知識還真是小菜一碟。

    走上講臺,接過粉筆,刷刷刷就解了起來。

    正確!

    趙老師像是見了鬼一樣,臉上青一陣、紅一陣,見秦墨寫完,還非常“乖巧”地放下粉筆,不緊不慢地坐回座位。

    總感覺在諷刺他!

    趙老師到不覺得秦墨有多聰明,他只認定,秦墨明明就會,卻還整那么多戲,分明就是一個刺頭。

    其他同學想的也差不多,有佩服的,也有純看戲的。

    都很歡樂!

    為了不暴露,秦墨只能全程保持高冷,少說少錯。

    就在這時,腦中傳來一陣劇痛,像要爆炸一樣,秦墨臉色大變,匆匆說了一句:“老師,我有事出去一趟。”

    不待趙老師答應,已經一溜煙出了教室。

    “……”

    教室內再次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呆了。

    “太不像話了!”

    趙老師臉已經黑成炭色,趙閻王上線了

    …………

    秦墨已經顧不上那么多。原來,他的靈魂太強大了,這具肉身根本承受不住,如果不及時加以控制,怕是立馬就要原地爆炸。

    秦墨可不想再死一回。

    出了教室,秦墨左右看了看,選中旁邊的一處小樹林,進去,找了一個隱蔽之地,趕緊盤膝坐下。

    足足一小時后,秦墨才睜開眼,眼神也恢復清明。

    秦墨用秘法封印住大部分的靈魂力量,避免了爆體而亡的危險,不僅如此,還順道消化了身體主人留下的記憶。

    也終于知道,剛才為什么鬧笑話了。

    這是一個道法消散的世界,古禮不復,文字、語言、習俗、社會結構等跟洪荒都是南轅北轍,格格不入。

    秦墨非常失落。

    天地之間沒有一絲一毫的靈氣,意味著他空有法門,卻無法修行,最多也就是百年壽元,終究要化作一抔黃土。

    回到教室,不僅數學課結束,還完美錯過了一節語文課。

    “秦墨,牛啊,敢這么調戲趙閻王,你是沒看到,趙閻王下課時,臉黑的都能寫板書了。”同桌皺小胖湊過來。

    皺小胖真名皺遠,跟“秦墨”是死黨。

    秦墨只能強笑。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皺小胖突然問:“還在玩《洪荒》嗎?”

    “在玩啊。”這也是秦墨疑惑的一點。

    在這個道法消散的世界,竟然流傳著很多關于上古洪荒的神話傳說,雖然許多地方有出入,但已經足夠引起秦墨的好奇。

    《洪荒》,正是一款以此為背景的大型虛擬網絡游戲。

    “你可真能熬。”皺小胖再次豎起大拇指,“這么難玩的游戲也能堅持下來,網上說,《洪荒》在線人數已經跌破十萬了。”

    “差不多吧。”秦墨點頭。

    三個月前,《洪荒》剛公測時,以其“逼真的畫面、超高的ai”,加上獨具華夏特色的古風韻味,吸引了大批量玩家。

    巔峰時,同時在線人數超過百萬。

    可是很快,比蝸牛還慢的升級體系、百分百的痛覺以及陣亡即歸零的死亡規則等等坑爹設計,讓剛剛刮起的洪荒熱迅速消退。

    剩下的要么是體驗派,要么就是洪荒流愛好者。

    “秦墨”就是后者。

    兩人正聊著,上課鈴響起。

    秦墨怎么也想不到,他一個壽元破千的“糟老頭子”,有朝一日,要跟一群十四五歲的少男少女一起上課。

    真是獨特的體驗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秦墨拎包就走,他家就住在學校附近,騎車十分鐘就到了。推開門,家里一個人也沒有,桌上放著做好的飯菜,熱一熱就能吃。

    “秦墨”爸媽開了一家燒烤店,雖然不富裕,日子到還過得去。

    就是作息有些混亂。這個點爸媽都在店里忙,為晚上的燒烤準備原材料,因為是夜宵,要一直忙碌到第二天天快亮才回家。

    基本上秦墨在家都是一個人。

    吃了飯,洗完澡,秦墨沒再耽擱,準備玩游戲。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