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十五章 平淡絕望的遠行

第十五章 平淡絕望的遠行

 熱門推薦:
    弗雷爾卓德女人的無情與現實李珂也算是領教了,他拄著長矛站了起來,最后問了瑟莊妮一個問題。

    “好吧,那么最近的水池…我是說有動物的地方怎么走。我很需要知道這件事。”

    既然連打好關系,然后養傷的路都走不通了。李珂也不再指望這么一支隊伍讓自己安心養傷了,只能將生的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力量之上了。雖然說他只對人和老鼠用過自己掠奪生命的力量,但是他覺得既然連老鼠都能夠被他掠奪力量,魚和其他的動物應該也差不多才是。

    雖然他還真的沒在在其他的地方上用過,畢竟一只老鼠大小的生物所能夠提供的生命力實在是少的可憐,和掠奪人相比根本沒有可比性。

    但是他現在沒得選。

    “你要去狩獵?雖然以你現在的狀態去無疑是找死,但是既然你這樣說了…那里。”

    瑟莊妮立即給李珂指出了一個方向,并且從她的語言中不難看出,她是知道李珂的身體情況的。但是就算如此,她也沒有提出更多幫助的意思。

    這就是大部分弗雷爾卓德人的現實,他們或許會尊重你的戰斗,又或者帶著吸收你進部族的想法來給你做有限的幫助。但在你沒有加入他們部族之前,你永遠都只是客人和陌生人,他們并不會真的為你付出太多。

    但是與之相對應的是,只要你加入了部族,那么他們就會盡全力的幫助你,除非那件事是真的不可為,只會讓更多的人失去。

    “多謝。”

    李珂記下了這附近的樣子,避免自己回來的時候找不到路,他拄著長矛慢慢的走向瑟莊妮所指的方向。因為雖然渺茫,但那畢竟是生的希望。他好不容易重新成為了自由身,可不會想在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毫無理由的死去。

    “等等,如果你是想要通過食物來入伙的,那么明天狩獵的時候,哪怕你只能為我們帶回來一條魚,我都會為你舉辦歡迎的儀式。但如果你現在就去的話,你只會毫無價值的死在那里。”

    難得的,瑟莊妮竟然會勸阻人了,如果烏迪爾看到這一幕的話,他一定會將心力更多的放到為瑟莊妮尋找血盟眷侶這件事上,因為這樣的瑟莊妮只能夠讓他想到她想有個人陪了。

    “我的傷勢我自己清楚,畢竟我以前好歹也是個醫生……大概吧。”

    冰冷的空氣讓李珂打了個寒戰,這在之前是絕對不可能的,足夠健壯的身體可以讓他赤著上身都不會覺得寒冷。但現在他也只能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繼續朝瑟莊妮指的地方走去。

    “那么好吧,我會陪著你去,并且在你快死的時候把你帶回去,畢竟我們可沒有讓客人死在部族里的習慣。”

    瑟莊妮跟上了李珂的腳步,但是她仍然沒有攙扶李珂,而是默默的在前方帶路。而這次走了多久李珂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當他從趕路的辛苦中蘇醒過來的時候,他的面前就出現了一片冰原。

    沒有川流不息,沒有植物和昆蟲,出現在李珂面前的是一片平坦的冰原,而不是一個可以讓他捕魚的美好地方。

    “弗雷爾卓德的冬天都是這樣嗎?”

    看著這片冰原,李珂忍不住的問了出來,因為他就算再傻也能看出來,他腳下的這條‘河流’,到底結了多厚的冰。

    “一直都是這樣,而且這還不能算是冬天,因為我們還能繼續準備食物,如果是徹底的冬天的話,你在這里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瑟莊妮點了點頭,并且用力的踩了踩腳下的冰塊,然后在看到魚之后才抬起頭,重新看向李珂。

    “如果你想釣魚的話,這里的確能夠讓你得償所愿,但是請別告訴我你沒有帶工具,只帶了這根長矛。”

    她的話讓李珂一陣尷尬,畢竟李珂覺得就算再怎么過分,這里的河水也不能凍得足有將近半米那么厚。但是事實卻讓他明白這里的‘寒冬’到底是幾個意思了。

    “這附近并不是很安全,如果我回去給你拿釣魚的工具的話,你很有可能會被狼或其他的什么攻擊。所以你現在最好和我回去,然后明天再和其他人一起狩獵。”

    瑟莊妮再一次對李珂展現了善意,但李珂卻只能很遺憾的拒絕,因為他回去之后就得不到生命力量的補給了,明天能不能再站起來都是兩碼事。所以與其明天在絕望中掙扎,倒不如現在就開始努力。

    畢竟瑟莊妮的言外之意他已經聽了出來,就是他只要在明天的時候能夠交出入伙的誠意,哪怕只是一條魚,那么她就會養著自己,直到自己的傷勢痊愈。所以自己如果真的想通過加入她的部族來達成讓自己活命的結果,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趁著自己還能行動,拿著獵物熬過這一個晚上。

    當然了,魚夠多的話,說不定他就不需要養傷了。

    “感謝你的好意,但我覺得我如果就這樣回去的話,明天我估計就起不來了。所以……”

    這樣子求人幫忙的確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但是好在瑟莊妮并沒有讓李珂說完,而是主動的說出了李珂想要聽到的話。“我明白了。那么麻煩你不要在我回來之前死掉。”

    沒有太多的猶豫,在答應了李珂之后,瑟莊妮就快速的朝著他們來時的方向走去,而李珂在她離開以后也并沒有閑著,他走到了這條大河的中間,然后不斷的用手中的長矛挖掘著堅固的冰面,準備在瑟莊妮回來之前挖出一個能夠讓他釣魚的小洞,來讓他可以快一點釣到魚。

    但是意外總是在你不希望發生的時候發生的,在他因為挖掘冰洞而感覺到疲憊,坐在一塊安全的冰面上休息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陰影悄然出現在了他的身下,而他卻依然沒有察覺。

    所以當這只掠食者撞破厚厚的冰層,朝著他咬過去的時候,他差一點就被這只巨大的怪物直接咬掉半邊的身子,并且被拖進那冰冷的河水當中。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