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十二章 烏迪爾和瑟莊妮

第十二章 烏迪爾和瑟莊妮

 熱門推薦:
    并沒有讓李珂等待太久,這個帳篷的門簾就又被人掀開了。但是這次進來的并不是那個滿臉大胡子的壯漢,而是一個滿頭白發的年輕女人。

    這個女人生的很健壯,胸口很大,雖然臉有些蒼白,并且看起來很嚴厲,導致她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有了一絲嚴厲的滋味。身上還穿著簡單的毛皮護甲,裸露出來的皮膚雖然銘刻著些許傷疤,但是卻依然潔白美麗。

    她的手上還端著一個正在冒熱氣的碗,看起來正是那個健壯男人答應給李珂的肉,只不過相對于這碗溫暖的肉湯,她的話卻不那么溫暖了。

    “你睡了足足三天,如果今天你再醒不過來的話,我們恐怕就要拋下你了。”

    她將碗放到了李珂的身邊,然后自己也同樣坐到了李珂的面前,并且把手里的面包放在了李珂的碗上。而因為她的動作,李珂還隱約的從簾子的縫隙中,看到了那個壯漢無奈的臉。

    “畢竟一個死人可沒有浪費食物的價值,你能夠活過來,真的是需要好好的感謝烏迪爾。”

    她一邊說,一邊將腰上的一個牛角一樣的東西放到了那些食物的旁邊。

    “這個是酒,傷者最好的藥。”

    李珂抬頭看了看這個女人,覺得她非常的眼熟,但是卻又想不起她是誰。而她所說的這個烏迪爾的名字,卻又一次將他的記憶打開。

    但是作為一個普通的英雄聯盟玩家來說,烏迪爾這個名字著實陌生的很,導致他一時半會還沒辦法把這個名字和英雄聯盟中的獸靈行者,萬年的冷板凳聯系起來。他只覺得這個名字真的很熟悉,但是卻又怎么都想不起來是誰。

    “烏迪爾?”

    “是的,我們部族的薩滿,一位獸靈行者,就是他在這幾天里負責照顧你的。”

    女人的話讓李珂徹底的想了起來,想起了那個有著虎頭戰士形態,熊頭戰士形態,鳥頭戰士形態,……頭戰士形態等形態的英雄,一個說出來幾乎沒人知道的冷板凳。

    “不過你能醒來真的是一件很不錯的事,畢竟不是誰都能在身中四十多箭,身上插著六七根長矛的情況下還奮勇作戰的。”

    女人將手放到了自己的膝蓋上,然后仔細的打量了李珂一會,尤其是李珂健壯的胸膛,以及那數不清的傷疤,她臉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明顯了。

    “當時沒有考慮那么多。”

    李珂被她這樣看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對方說出來的數字也讓他有些在意。當時他戰斗的時候并沒有感覺自己中了那么多箭,但是如果搭配上這個中箭的數字想一下的話,自己當時豈不是像一個大號的刺猬一樣嗎?

    “不是誰在行動的時候都能考慮那么多的,而且越是這種時候,就越能體現出一個人的價值。你饒了我族人的命,并且救了她們。我們自然會將你作為客人來招待。”

    女人頓了一下,臉上忍不住的出現了一絲笑意。

    “另外,聽烏迪爾說,你打算找打暈你的那個人的麻煩?”

    李珂點了點頭,雖然他現在已經猜出這個女人的身份正是凜冬之怒,被玩家們稱呼為豬妹的瑟莊妮。但是他可沒有慫的打算。

    “是的,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現打暈了我,我也不會躺在床上躺個三天。”

    他的傷勢雖然嚇人且致死,但是只要有足夠的生命力量,那么他就能夠快速的恢復。所以瑟莊妮如果不是打暈了他,而是和他并肩作戰的話,那么他完全有機會去奪取足夠的生命力來治療他的傷勢。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稍微動一動,就是渾身疼痛的結果。

    “哈,你那個時候可不像是能夠好好交流的樣子,除了將你打暈以外,恐怕沒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讓你停下了吧。”

    瑟莊妮哈哈大笑了出來,并且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讓她臉上的嚴肅減少了不少,露出了一個年輕女孩應有的模樣。

    只不過這樣的景象并沒有持續太久,她的笑聲結束的時候,她的表情就又回到了那副嚴厲的樣子,讓人很容易的就想起冬天。

    “如果你想報仇的話,我建議你最好快點好起來,畢竟只有人好了才能去找別人的麻煩。而且最重要的是,從后天開始,你就要用工作來換取食物了。”

    她的臉上有一絲無奈,但是在那片嚴厲當中根本很難看清。

    “臨近冬天,食物短缺。就算你救了我們的人,我們也不可能讓你一直在這里吃閑飯。這就是弗雷爾卓德,溫血人。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我也可以留給你一些東西,然后放你離開。”

    她的話讓李珂得到了很多的情報,但是作為堂堂的一名‘英雄’,竟然連幾頓飯都要計較,這樣的事的確是讓李珂感到意外,所以他忍不住的問了一句。“這里的食物很緊缺嗎?”

    女人嗤笑了一聲,然后掀開了簾子,讓寒風吹進這個帳篷的同時,也讓李珂看到了那滿天飛舞的白雪,以及那連綿不斷,仿佛與天際相交的皚皚雪原。

    “這里什么時候沒缺過食物?”

    她說完之后就站了起來,走出了這個帳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而之前照顧李珂的那個壯漢,也就是烏迪爾和她說了幾句話后則是返回了這個帳篷,手里也端著一碗肉湯和幾個面包。

    “真難得,她竟然會親手給一個外人盛飯,而且還給了你酒。”

    看著李珂身邊的酒和飯食,烏迪爾覺得很是驚奇,然后又有些惆悵,畢竟他是看著瑟莊妮從一個無助的小女孩成長成現在的戰母的,現在她終于對異性有了別樣的行動,這讓他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她就是你們的首領,而且還是那個把我打暈的人對嗎?烏迪爾。”

    李珂摸了摸湯碗,發現這東西燙的簡直可以,所以就沒有第一時間吃它們,而是和烏迪爾開始聊天。

    “你怎么知道的,而且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她告訴你的?”

    但是結果就是烏迪爾異常驚訝的直起了身子,并且把手按到了李珂的胸口,讓李珂感受到了一陣的疼痛。

    “額,算是吧,至于她是你們的首領這件事,我是猜的。”

    烏迪爾這才坐下來,他的臉上滿是歉意,因為他也發現自己把手按到了李珂的傷口上。

    “抱歉……不過冒昧問一下,你不是什么寒冰血脈吧?又或者能夠感受到什么寒冰的力量吧?”

    李珂有些奇怪,但是他還是回答了烏迪爾。

    “不是,怎么了?”

    但是烏迪爾聽到他的話之后表情異常的復雜,有些慶幸的樣子,但又好像有點失望,這讓李珂更加的奇怪了。

    “不是啊…”

    看來他做不成血盟了。

    烏迪爾內心有些高興,但是緊跟著他就又感到了頭痛,因為這樣一來的話,瑟莊妮的婚事就又要推后了。

    這對她越來越暴躁的性格來說,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