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十一章 脫困

第十一章 脫困

 熱門推薦:
    “你醒了?”

    當李珂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到的是一個有著精壯上身,并且滿臉胡子的壯漢。而且對方還對著他露出了一個淳樸的笑容。

    這樣的刺激直接讓李珂舞動了自己的手臂,想要掐住對方的喉嚨。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對方輕而易舉的抓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將他重新按到了床上。

    “別緊張,我不是你的敵人。”

    這名壯漢依然沒有發脾氣,而是繼續對李珂保持著他的微笑,讓李珂的情緒慢慢的舒緩了下來。

    而且李珂的腦袋也逐漸的清醒了下來,他也明白,如果眼前的這個人想要殺死自己,那么自己早就已經在昏迷當中死了。更何況這里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諾克薩斯的監牢,而是一個游牧民族的帳篷。

    更別說自己身上的傷口很明顯的經過了處理,不然扎在他身上的箭怎么可能會自己跑出去。

    所以自己這是獲救了?

    “抱歉……但這里是哪?我記得我是被一頭豬撞暈的,所以不太明白現在是什么情況,和我戰斗的那些人呢?”

    李珂現在一頭的霧水,他記得那時候自己正在舍死忘生的為那群女人解圍,準備幫她們盡可能的殺出一條通路的時候,突然就感覺自己的后背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擊,自己的腦袋也仿佛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在飛出去的一瞬間就暈了過去,只記得自己是被一頭豬撞飛的。

    “啊……這個嘛。你先喝點湯再說吧。”

    李珂面前這個大胡子男人的臉上出現了一些尷尬,畢竟自家戰母救人的方式的確是有點別致。所以為了緩解尷尬,他將一個盛滿了熱湯的碗遞給了李珂,讓李珂先吃點東西再說。

    “謝謝,但我還是想知道我在哪里。”

    雖然還在戒備,但是這溫暖的毛皮床墊和這個壯漢遞過來的熱湯就足以解除他很大一部分的緊張了。所以李珂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碗,慢慢的用那溫暖的熱湯滋潤著自己的身體。

    而這個壯漢也在李珂喝下了這碗湯的時候松了一口氣,畢竟李珂能不能醒來他也不能確定,但是從他現在清醒的樣子來看,李珂的命算是保住了。

    真是會差使人啊。

    想到瑟莊妮嚴令自己救活這個男人的樣子,這個壯漢就忍不住的想要嘆氣。然后他就在搖頭嘆息之后,看著李珂的眼睛,慢慢的解答李珂的疑惑。

    “你現在是在凜冬之爪部族的保護當中,因為你過人的英勇,和保護了凜冬之爪成員的功績,所以我們的戰母瑟莊妮命令我救活了你。”

    眼前的年輕人長得不錯,身上的傷疤更是多的像河流和山川的條紋一樣,戰斗的能力和意志也是他親眼所見的。所以為了瑟莊妮殫心竭慮的壯漢就忍不住的再次打量李珂,并且在想如果是他的話,能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血盟。

    啊,確切說的話,是瑟莊妮的血盟,也就是丈夫。

    這在弗雷爾卓德并不是什么太過出奇的事情,能打的戰士在一場戰斗之后被戰母看重,然后結為血盟,共同壯大自己的部族在弗雷爾卓德是常見的事,也是人們津津樂道,十分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對烏迪爾來說,這只不過是他在看到優秀的年輕人之后的下意識行為,并不是李珂真的是人見人愛了。

    畢竟至少對弗雷爾卓德人來說,他這幅東方人的臉實在是太過‘清秀’了一些。

    “所以那頭豬……”

    李珂還是想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畢竟無緣無故的被人打暈這種事他是不可能忍得下來的,就算是不殺了對方,他也一定要讓對方哭出來才肯罷休。

    但是當他說出這句話之后,他大腦中的記憶碎片就瞬間聯系了起來,讓他回想起了那仿佛很久遠的記憶。

    凜冬之爪,大的不可思議的豬,騎在豬上的女人,弗雷爾卓德,還有那個能把人凍起來的連枷。

    豬妹?

    一種熟悉而陌生的錯亂感襲擊了他,他在戰斗前想了很多自己的結局,有僥幸逃生的,有帶著奴隸們反殺成功的,還有更多的被諾克薩斯人生生圍殺的。但是被一名自己曾經操作過得‘英雄’救下來這種事,還是讓他有了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畢竟他雖然穿越了這么久,還接觸到了諾克薩斯人,但是熟悉的‘英雄’可真的沒碰到過。

    所以是豬妹把我撞暈了,然后又把我救回來了?

    瑟莊妮打醬油?那自己的場子還找的回來嗎?

    李珂只感覺自己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我覺得你還是別管那頭豬比較好。”

    壯漢也有點無奈,畢竟讓一個被打暈的人忘記打暈他的罪魁禍首這件事,這個淳樸的弗雷爾卓德漢子還真的不太好意思。畢竟平心而論,如果是他在戰斗中被什么人打暈了,那么他醒過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個混蛋和他的十八輩祖宗全部給撕了。

    “你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光是致命傷就有13處,所以這幾天你都最好躺在床上,有什么事叫我就可以了。現在,我去給你弄幾塊肉,相信我,不管什么傷病,多吃點肉總是會好的。”

    壯漢站了起來,李珂這才發現他的脖子上竟然還掛著一串念珠。

    “哦,對了,阿連娜,也就是你放過的那群女人的首領,她們平安無事。現在正在重建自己的家園,不出意外的話,你今天晚上就能看到她。”

    李珂這才徹底的松了一口氣,雖然他帶著她們反抗只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怪物,但是在知道對方平安無事之后,李珂的心情還是莫名的變好了很多。

    “謝謝你,還有麻煩了。”

    對這個自己很陌生的壯漢道了聲謝,李珂就重新躺回了床上,而壯漢也在發出了一聲笑聲之后,走出了這個帳篷。

    李珂在他離開之后,忍著疼痛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去看那個依然清晰的閃電烙印,并且在沉默了很久之后,還是有點不相信自己活了下來,并且脫離了那個地獄一樣的堡壘。

    “活下來了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