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十章 瑟莊妮

第十章 瑟莊妮

 熱門推薦:
    沉悶的響聲如同雷霆,不,的確是雷霆,閃耀的雷霆在陰沉的天空之中出現,伴隨著那不斷飄揚的飛雪,將天地顯得是那么的陰沉。

    “阿基古爾,德魯,你們兩個去看看怎么回事,我這里很快的就解決戰斗。”

    因為守衛的吼聲,將軍放棄了他繼續攻擊李珂的舉動,而是后退了幾步,喘了幾口氣,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心腹:兩個和他一起長大的法師。

    “你小心點,我總感覺這個不朽者有古怪。”

    領頭的那位法師點了點頭,稍微看了一眼依舊平靜的李珂一眼,就扭頭離開了。而那個看上去和將軍有些相似的,則是在那里提醒了將軍幾句。

    “沒問題,他跑不掉的。”

    將軍笑了笑,又把頭扭了過來,看向了剛剛站起來的李珂,發出了一陣的獰笑。

    他絲毫不擔心自己的這個要塞能夠被攻破,所以他覺得這事件事的時機真的是太好了,可以讓他在‘不費吹灰之力’的挫敗奴隸的反叛后,再英勇的挫敗那些卑賤的弗雷爾卓德人。

    他的位置這就算是保住了。

    但是,事情可不會全部按照他想的那樣進行。因為那群去釋放囚犯的女人,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沖!他們不會管你們是不是自愿的!”

    這些僅僅穿著破舊囚衣的囚犯一個個拿著刀劍嚎叫著沖了出來,然后在看清大門外那嚴陣以待的長槍士兵,和哪些蓄勢以待的強弓硬弩,他們的嚎叫和沖鋒就瞬間停在了原地,瞪大眼睛,呆立在原地去看著監獄外的一切,只是讓那群羸弱的女人們去面對砍殺過來的士兵。

    “這就是你的依仗?真的是笑死我了!”

    對著李珂毫不吝惜自己的嘲笑,將軍抬起了自己的斧頭,對著李珂繼續說著讓他心情愉快的話。

    “你真的是太蠢了,太蠢了。我不會第一時間殺了你,我會在你的面前一個個的殺死那些你不愿殺死的人,然后,讓你在絕望和痛苦當中去死。”

    將軍的話讓不斷喘息的李珂抬起了頭,他透過這些人群的縫隙,看到了那正在狂怒嘶吼的弗雷爾卓德女人們,以及那個胸口處裹著孩子,用期盼的眼神看著她的女人。

    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們的名字,但是既然她們達成了約定。那么,也該我了……

    重新站了起來,李珂聽著要塞大門那里一下比一下子要強的敲擊聲,緩緩的點燃了自己的生命,將自己的身體提升到了自己所能夠提升的極致。

    這樣做雖然會讓他的生命如同流星一樣的耀眼,并且像是流星一樣的短暫。但是與之相對應的,他能夠將自己剩下的生命力量最大的發揮出來。

    “這就是諾克薩斯榮耀和信條嗎?你能夠代表諾克薩斯嗎?”

    憤怒消失了,大腦也再感知不到身體上的痛苦,仿佛他們不存在一樣,周圍的一切也開始變慢,環境也似乎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他粗重的呼吸,以及那越來越快,仿佛沉悶鼓點一樣的心跳聲。

    “是的,這就是諾克薩斯!而我的所作所為,也代表著諾克薩斯的榮耀和信條!”

    將軍當然不會否定,所以他驕傲的承認了這件事。但是當他承認過后去卻發現,那些落在李珂身上的雪花竟然詭異的在一瞬間融化,并且變成了絲絲的水汽,而李珂的眼睛更是完全的被鮮血充滿,仿佛亮起了刺目的紅光。

    “……既然這樣,我還欠你一場角斗,一場畢業典禮對吧。”

    力量在不斷的增長,但隨之而來的還有著身體的空虛,一時仿佛隨時要墜落到深淵一樣。但是李珂從來沒覺得自己有這么強過,向這樣沒有猶豫過。

    “那么,就讓我以你崇尚的諾克薩斯精神為對手,進行我的畢業典禮吧!”

    李珂說完后咆哮著沖向了將軍,而將軍也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然后也發出了咆哮。準備在李珂沖過來的一瞬間,將自己的斧頭朝著李珂的腦袋砍下去。

    “癡心妄想!就憑你也配做諾克薩斯的對手!”

    他對著渾身散發著水汽的李珂揮動了斧頭,但是這一次李珂根本沒有躲避,他手中的劍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和速度擊中了將軍的手掌,以劍刃廢掉為代價,讓將軍的右手手指和他的斧頭一起飛出去。

    沒去管被斧頭劃傷的脖子,李珂一拳砸在了將軍的鎧甲之上,將身穿重甲將軍硬生生的砸飛了出去,撞到了他身后的那些盾兵的盾牌上,砸倒了好幾名士兵。“這怎么可能!”

    摔倒的將軍他心里驚駭莫名,但是他并沒有太多的猶豫,忍著右手的劇痛,用自己僅存的拇指轉動了左手上的一個戒指,發動了他在李珂身上留下的后手。

    強烈的電擊在李珂的印有奴隸標志的右手上浮現,強烈的劇痛再一次的籠罩了李珂的全身,讓他的動作再次遲緩,并且差一點就跪倒在了地上。

    “這是我奴隸身份的象征!”

    看著右手上的閃電標志,暴怒中的李珂毫不猶豫的舉起了自己左手的利劍,一下子砍掉了自己不斷放電,并且印著奴隸印記的右手,然后繼續朝著摔倒在地的將軍沖去。

    “攔住他!!”

    將軍的眼中終于出現了驚恐,而那些士兵也盡職盡責的擋在了將軍的面前。但是這些裝備精良,兵種齊全的士兵們萬萬沒想到,只有一只手可以用的李珂,殺他們竟然僅僅需要一劍。

    長槍被斬斷,盔甲被撕裂,用盾牌去擋李珂的被連人帶盾牌擊飛,阻擋在將軍面前的士兵根本沒某能夠堅持到讓穿著重甲的將軍起來,手握斷劍的李珂就沖到了將軍的面前。

    “你……”

    將軍還想說點什么,并且伸手去阻攔李珂,但是沒有功夫在理他的李珂只是將手中斷成了兩截的劍狠狠地刺進了他的喉嚨,就撿起了地上的一根長矛,頭也不回的朝著更多的諾克薩斯士兵沖去。

    殺一個雜碎而已,還沒必要長篇大論。

    但是就在他刺穿一個圍著那群女人的士兵,并且砍殺那些弓箭手的時候,這座要塞的大門就轟然破裂,并且在那群法師驚愕的目光中,飛過來了一個巨大的鏈錘。

    “是瑟莊妮!!”

    那個法師只來得及喊出這一句話,他和另外那個法師就被那巨大鏈錘所釋放的凍氣凍成了冰塊,然后被飛旋而至的鏈錘砸成了碎片。

    “諾克薩斯的砸碎們!我來復仇了!凜冬之爪!上!”

    第一個沖進要塞的正是那個騎著一頭巨大野豬,被人稱之為豬妹的瑟莊妮。但是和她那有些俏皮的外號不同。真正的她,可要冷酷的多。

    “一個不留!”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