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八章 向死之心

第八章 向死之心

 熱門推薦:
    抓住了這名自己熟悉的軍官的脖子,李珂任由其他士兵的劍砍在自己的身上,然后被自己堅硬的骨頭擋住。

    但是這已經是小事了,因為從這名軍官身上抽取的生命力的確要比那些普通的士兵多,不僅足夠李珂的身體修復他的骨頭,還能夠讓李珂無視掉其他士兵的攻擊。

    這大概是因為他要比其他士兵強壯,以及受傷比較少的原因。可是他遠超常人的強壯并不能讓他獲救,因為李珂抓住他的時候,其他的動作根本沒有停下,他可是用自己的膝蓋狠狠地頂了一下軍官的兩腿之間,直接讓軍官在劇痛和窒息的雙重壓迫下,屈服在了抽取生命的痛苦當中,無法再反抗李珂。

    “你…殺了我…你也會死的…”

    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之后,軍官就被李珂掐斷了喉嚨,并且被李珂狠狠地砸在了另外一名士兵的身上。讓名士兵和他的長官一同摔在了地上。而李珂更是在頂著其他兩名士兵砍在他身上的利劍,殺死了那兩名士兵之后。渾身浴血的來到這個還沒有瞑目的軍官身邊,用同樣的方式刺死了最后一個阻攔他的士兵。

    “你覺得我還會怕嗎!”

    說完這句話,李珂就不再管這個自己很熟悉的軍官。而是拿起了他身上的鑰匙,拋給了緊隨自己而來的那些女人。

    “這座角斗場中有著大量的囚犯,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放他們出來,然后告訴他們,諾克薩斯人是不會在意他們是不是自己逃出來的。”

    指了指通往牢房的方向,李珂重新撿起了兩把利劍,準備向第二波趕來的士兵們發起進攻。

    “那您呢!”

    領頭的女人看向了李珂,她的臉上是一種復雜的表情。

    “我會給你們爭取時間,但是監獄里本身就有守衛,我們逃跑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

    李珂雖然只覺得自己最多做到大鬧一場,然后死掉。但是既然已經決定要大鬧一場了,那么拖更多人下水,自然也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了。

    “這次我們會履行承諾的!另外,我叫阿連娜,古洛夫之女,凜冬之爪的成員!”

    還在對之前讓李珂受傷的失誤耿耿于懷,但女人也并沒有太猶豫,對著李珂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之后,就帶著那群全副武裝的女人沖向了李珂所指的方向。而李珂也的確如他所說的那樣,沖向了那些趕來的士兵。

    但是接下來的士兵們,卻很難對付了。

    這一波趕過來的是一隊手持長矛的士兵,總共有十六個人。而且渾身穿著板甲,而不是像之前的士兵一樣,穿的是利于活動,并且可以穿很多衣服還不怎么影響活動的皮甲。這對李珂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沒辦法直接一下殺死一名士兵了。

    每次他想要用手中的利劍攻擊其中一名士兵的時候,其他手持長矛的士兵就會從他的背后和身體兩側,將鋒利的長矛刺向他的胸膛和腰部,意圖將他直接擊殺當場。

    而他就算是逼近了某一位士兵,他手中的利劍也很難在第一時間殺死一名士兵,而且對方的全身甲也不存在直接接觸的可能。

    所以李珂打的相當的艱難,不得不先砍斷這些士兵長矛,然后和這些士兵進行近身的對決。

    “這才是諾克薩斯的中堅力量嗎!”

    抓住兩把刺入自己肚子的長矛,李珂利用自己的腹肌和自己的臂力,硬生生的折斷了這兩根長矛的木質槍身,然后咆哮著沖到了兩名躲閃不及的士兵身邊,將利劍順著他們鎧甲上的縫隙插進了他們的脖子當中。

    但是他的這一舉動不僅殺死了兩名諾克薩斯士兵,他的背部也被這些士兵刺進了兩只長矛,讓他的大腦再一次感覺到了疼痛的刺激。

    如果是在競技場的話,他絕對不會采取這樣的方式,而是通過靈活的身體和強大的身體素質慢慢的將這些士兵殺死,自己最多受點輕傷。但是在這種他沒有太多時間的情況下,他也只能選擇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斗策略了。

    強行轉身,長矛在體內撕裂的痛苦幾乎要讓他咆哮出來,尤其是一根長矛因為刺的地方距離脊柱太近,以至于李珂在轉身去殺剩下的兩名士兵的時候。他的脊柱都被鋒利的矛尖別出了一道深深地刮痕。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劇痛也沒有能夠讓他的劍偏離方向,在那些士兵看待怪物的眼神當中,李珂的兩把劍刺進了他們的喉嚨,讓他們遠離了這個生者的世界。

    在這兩個士兵倒下之后,李珂踉蹌的退后了兩步,然后咬著牙拔出了自己身上的那些長矛,然后虛弱的跪倒在地。忍著劇痛將手伸進那些還沒徹底死掉的士兵的身體,抽取了他們身體內不多的生命力量。

    但是就在他準備在修復自己身體的同時,好好喘息一下的時候,一陣密集的箭雨就籠罩了他,他的背部瞬間中了好幾箭,讓他不得不抬起兩具死尸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但是就算如此,他的身上也在不斷的中箭,尤其是他的胳膊和大腿,更是被弓箭手們重點的照顧,期望能夠通過痛苦來讓這位角斗士放下他的擋箭牌。

    而等到箭雨停歇,李珂放下擋箭牌的時候,一陣掌聲也隨之響起,李珂熟悉的那個聲音也出現在了他的耳邊。“做的不錯,就像當初一樣,我還以為你會死在這里…但是你應該能做得更好才對,這些人穿著鎧甲,并且早就嚴陣以待。對你來說的確不是很公平……而且在競技場當中,你是可以不用這么著急的。我說的對嗎?不朽者。你為了讓那群女人有時間去解放那些囚犯,所以拼了命的想要阻擋我們,給她們爭取時間………但是你覺得一群女人,外加一群烏合之眾就能夠打倒我們了?你這是在做夢!你應該很清楚這件事才對!”

    說出這番話的人,自然是李珂最熟悉的那個將軍。他帶著一大堆全副武裝的戰士出現在了李珂的面前,而他本人雖然沒有穿著鎧甲,但是他的身邊卻站立著兩個魔法師,一樣不是一般人能夠接近的。

    而且他說的事也是真的,因為李珂在他的身后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披甲士兵,以及那些本該用來攻城的弩箭與火炮。就憑一些反叛的奴隸和女人,的確沒辦法戰勝他們這些精銳的正規軍。

    “所以你為什么要做蠢事呢?你原本的前程是多么的偉大……算了,這時候說這些也沒有用了。放下武器,你還可以作為一名角斗士多過幾天,不然的話,等待你的就只有無盡的痛苦!”

    他的臉上充滿了憤怒,畢竟他是那么的看重李珂,就連戰斗的方法都是他教給李珂的,可是李珂給了他什么?

    一場滑稽而又愚蠢,并且絕對不可能成功的叛亂?!

    他辜負了他對他的期望和投資!

    “的確,不管怎么說我都無法擊敗你,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的勝算。”

    李珂站了起來,并且慢慢的把自己身上的的箭拔出來,然后將這些染血的箭扔到地上。

    “但誰告訴過你,我今天打算活下去的?”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