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七章 叛逃的開始

第七章 叛逃的開始

 熱門推薦:
    他們這是在送死,和直接去死的區別只是能殺幾個人,能堅持多久而已。

    李珂很清楚這一點,他不清楚這些女人知不知道,但是從她們服從但又不完全服從的態度上來看,她們應該是知道的。

    而且如果沒錯的話,也正是李珂殺死了她們的家人。雖然這不是李珂愿意做的,但是這是個客觀的事實。尤其是那個向他搭話的女人,她脖子上的那枚利齒項鏈,李珂前兩天才在一個強壯的弗雷爾卓德男人身上看到過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所以如果沒錯的話,他們兩個應該是夫妻。

    “諾克薩斯……”

    想到這里,李珂因為強烈的恨意和憤怒而握緊了拳頭,他身上的傷口也在同時飛快的愈合,就叫那些被留在他體內的箭頭,也慢慢的被復原的肌肉頂了出來,兩只肩膀上的血洞更是以一個驚悚的速度恢復了。

    但是不管他的內心現在多么的憤怒,無盡的戰斗早就已經給了他在憤怒中依然可以理智的內心,所以他十分明確自己現在要做什么,并沒有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殺人,以這些人的生命力來保證他在死前能夠殺死更多的人。

    他的生命力雖然旺盛,但也并不是取之不盡的,剛剛開啟那扇附魔大門的舉動就已經大大的降低了他的力量,他覺得如果沒什么意外的話,門口的那扇大門前肯定滿是士兵了。他能扛得住兩根長矛,但又怎么可能扛得住幾十根呢?所以他必須快一點補充生命力,好恢復自己全盛的力量才行。

    因為這個競技場其實是個監獄,那個將軍并沒有能力,也沒有膽子用諾克薩斯的公款在遠離諾克薩斯的地方建立一個真正的角斗場。所以這個角斗場實際上在官方上是一個監獄,所以它供角斗士入場的過道是很長的,而且角斗場的內部,也存在著許多囚犯。而也正是因為這是個監獄的原因,這里相比普通的競技場有著額外的守衛,但是好在這些守衛不多,這個過道當中大概只有4名守衛,還處在李珂可以輕松對付的程度。

    但是當李珂走到這里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這些士兵并沒有把那個自己進來時開啟的大門關閉,那個捆住大門的鎖鏈,機關也沒有打開依然完好,甚至他們的武器都沒有好好的放在手上,而是散落在桌子上!

    他們壓根就沒想到真的有人能夠逃出來!

    “看來,就算是以鐵血著稱的諾克薩斯士兵,也有懈怠的時候啊。”

    李珂是真的很意外,他原本以為自己要經歷過一邊搏殺才能夠打開這道門,但是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些士兵竟然如此懈怠。

    “是不朽者!”

    一個正在談論那些女人能夠在李珂手中堅持多久,將軍身邊的侍女又多漂亮的士兵第一個看到了李珂,立即驚恐的叫了出來。

    但是他的驚叫就已經是他最后的語言了,發現機會的李珂直接沖了過去,抓起桌子上的一把單手錘就砸向了他的腦袋,讓那張驚恐的臉瞬間變得稀爛。

    “敵襲!!”

    一邊的士兵驚叫著想要逃跑,但是他們又怎么可能快的過李珂,只是幾次強有力的揮擊,想要逃跑的兩名士兵就和之前的那名士兵一樣,直接被李珂一人一錘敲碎了腦袋。而那個想要攻擊李珂的士兵在看到這恐怖的一幕之后呆在了原地,直接讓自己被李珂抓住脖子舉了起來。

    “抱歉,大概會有點痛,但我別無選擇。”

    李珂的手掌能夠輕松的感覺到這個人極速加快的心跳,但是因為陣營的不同,所以李珂果斷的對著這個年輕的士兵發動了自己的力量,開始吸收這個士兵的生命。

    但就在李珂感受到生命力在源源不斷的進入自己身體的時候,這個士兵卻感覺到自己的每一塊皮膚,每一根神經都在痛,更有一種讓他感覺到異常恐怖的抽離感籠罩在他的全身,讓他再也無法以自己的意志做出任何的舉動。

    “救……”

    抽取生命力的舉動沒用多久就殺死了這個年輕的士兵,并且在他死亡的一瞬間,他的身體也變得異常的可怕,就如同在沙漠中暴曬了數個月的尸體一樣干枯,在李珂扔到地上的時候就因為太過干枯而斷成數截,根本看不出之前還是一個人的樣子。

    “就算他的意志已經崩潰,我也只抽取到了這么一點嗎?”

    但是將他抽取到這個地步,李珂也僅僅抽取到了他生命力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全都伴隨著他的死亡所逸散,根本沒有讓李珂吸收的機會。可以說他付出的精力和收獲完全不成正比,鬧得動靜這么大,也僅僅只比在人死之前抽取得多那么微不足道的一點。

    但是這點生命力能做什么呢?大概也就是讓一個萎靡的女人回復戰斗力,又或者恢復一個傷口罷了。對李珂的需求來說,完全就是杯水車薪。

    這個要塞的其他士兵正在趕來,將軍此時恐怕也已經獲得了消息,所以說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十死無生。而如果想讓這攤渾水更大一點的話,他也只有一個辦法了。

    “不朽者!你辜負了我們對你的期待!”

    那個曾經崇拜自己戰斗的表現,進而在今天為自己奉上武器的軍官怒吼著沖了過來,并且和他的士兵開始了脫節。

    他雙目赤紅,仿佛李珂侮辱了他的全家一樣,但是李珂怎么想,也只能想到自己沒有按照他們想的那樣,滅絕掉自己的人性。“我會用你的血洗刷你的恥辱!”

    這名軍官用的是一把長度大概有一米半雙手劍,劍身異常的寬大和堅固,而且為了增加重量的原因,他的這把劍還很厚。

    這是一把可以無視護甲,直接將人的骨頭砸碎的強悍武器,也只有這種充斥著神奇力量的世界,才會有這種低級軍官揮舞著這種兵器的場景出現。

    “我唯一的恥辱,就是在你們這群砸碎這里,茍且偷生了那么久!”

    沒有絲毫的猶豫,李珂也朝著他沖了過去,絲毫不去躲對方那朝著他左肩劈下來的巨大雙手劍,而是任由對方砸碎了他左肩的骨頭,讓他的左臂不自然的垂了下去。

    但是,重創了李珂的軍官也猛然想起了李珂的競技場稱號‘不朽者’,以及他那異于常人的恢復能力。

    但是,晚了。

    “我抓住你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