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五章 穿越者的特殊能力

第五章 穿越者的特殊能力

 熱門推薦:
    “您是說……逃走?”

    女人疑惑的看著李珂,而且似乎是因為風的原因,天空中的雪花飄的越來越快了。

    “是的,逃走。”

    李珂點了點頭,十分的肯定這件事。因為他是個擁有力量和特殊力量的人,對于這些無法戰斗的女人來說,他就是強者。

    他所擁有的能力很簡單,就是能夠抽取人的生命力量,并且把這部分生命力量用在自己的身上。強化自己的身體,讓他在短時間變得更快,更強。而且被他抽取生命能量的人還會陷入痛苦和虛弱,極大的影響戰斗力,有很多次李珂都是靠著這個才反敗為勝的。

    而且這力量的強大還在后面,這些生命的力量還能夠快速的治愈他的身體,強化他的身體,讓他從本質上開始變強。從而讓他達到了現在這種強壯的樣子,可以輕松的對付十幾名和他一樣打扮的普通士兵。

    但是,這能力并不是沒有限制的。精神和意志越是高漲,越是堅定的人,他能強行抽取的生命力就越少。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只能靠這種方法保命,并且從快死的人的身上抽取不多的生命能量來強化自己。再或者用自己身體內的生命力,來臨時強化自己的身體。

    第二,就是他必須和對方有上的接觸,不然是做不到的。

    “既然你們愿意用生命來對我進行復仇的委托,那為什么不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自由和復仇呢?相比之下,這邊獲得會更多一點,不是嗎?”

    李珂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相信你也能看的出來,他不會殺我的,那些弓箭手的確是在防備我放你們走,但也是在防備你們殺死我。”

    李珂對這點很有自信,因為那位將軍在自己身上投入的心血實在是太大了,他不可能讓自己‘毫無價值’的死在這里的。就算是自己最終都沒有完成他的‘畢業典禮’,自己也只不過繼續擁有這奴隸的身份,并且被迫的參加角斗而已。

    而落實到戰斗中的話,就是自己的反叛到達一定地步,又或者表現出有可能脫困的可能性之前,他是不會讓他的手下殺死自己,而是盡可能的活捉。

    但不會被殺這種事,只是騙這個女人的。

    “您的意思是……”

    女人理解了一些李珂的意思,但她的內心還是有點不確定。

    “就算失敗,我依然能在之后想辦法為你們復仇。所以在此之前,你們可以拼一把,拼一個你們能夠活下來的機會!反正你們不管做什么,你們的結局都不會改變!你們的目標也一定能夠達成!為什么不拼一把呢!”

    李珂低頭指了指那個小臉粉嘟嘟的嬰兒,拍了拍這個弗雷爾卓德女人的肩膀。

    “就算不是為了你自己,你也要為他來考慮。”

    他的話終于給了這個女人信心,這個女人沉默的點了點頭,然后對著李珂鞠了一躬。

    “……感謝您,我和我的同伴會聽從您的指揮,但是…我們要怎么做?”

    李珂將自己的盾牌從背后取了下來,一邊觀察看臺上的弓箭手,一邊把盾放在墻邊。

    “你們當中,有人戰斗過嗎?哪怕只是看見過別人戰斗。”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古怪的看著問出這個問題的李珂,似乎他問出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一樣。

    “大人,弗雷爾卓德的女人就沒有不能戰斗的!只是……我們現在都很虛弱,恐怕戰斗不了太久。”

    “抱歉,我忘記了這點。”

    李珂道了個歉,畢竟他也想起來了,弗雷爾卓德現在依然是一個母系社會的結構,而且里面最強大的戰士還都是女人。所以這個種族的女人不管出身如何,都會是一些能打的家伙。

    特別是那些擁有寒冰血脈的女人,她們不僅能夠視寒冷與無物,更是能夠連續十幾天不吃不喝,并且在此期間還進行高強度的戰斗。

    可李珂還是有些猶豫,畢竟這個女人真的不能稱之為強壯,但看了看她勉強算是‘健壯’的身體,以及那些連站都站不穩的女人,也只能嘆了口氣,選擇讓她來輔助自己。

    畢竟相比較起來,她已經算是強壯的了。“把手給我,然后讓她們也過來。”

    他從來都沒有主動的暴露過自己的能力,除了用來恢復自己的體力和強勢以外,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隱藏自己。但是現在看來,他沒辦法再隱藏了。

    “是。”

    雖然疑惑,但是女人還是把一只手交給了李珂,而李珂握住這只雖然形狀不錯,但是卻異常粗糙的手之后,就開始將自己體內儲存的生命力傳遞給這個女人。

    這些生命力能夠強化李珂自己,自然也就能夠強化別人。而且和吸取別人的生命力不同,在給予他人生命力的時候,對方會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但是因為李珂不清楚這件事,所以在將一些生命力傳遞給這個女人之后,他就頗為驚訝的發現,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臉迅速的變得紅潤,身體也仿佛壯大了一圈!

    “唔……這種感覺!”

    這個女人只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席卷了全身,一股灼熱的微風從李珂握住的手快速的席卷了她的身體。就如同干涸的大地遇上了久違的暴雨,又如同空虛的內心被填充了一樣,她感覺自己萎靡的精神在飛快的恢復,無力的四肢重新變得有力,喉嚨不再干渴,肚子中雖然還有空腹感,但是卻不再‘饑餓’。整個人都恢復到了被諾克薩斯人抓起來之前的狀態!

    不,要比那個狀態還要強!現在的我,應該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戰士了!

    女人空出來的手握了握拳頭,她不清楚自己的力量增加了多少,但是她可以很明確的說,現在的自己已經不能再被稱之為爐戶,而應該叫做戰士!

    她驚訝的看著李珂,卻發現李珂的臉上并沒有太多疲憊的神色,除了有些皺眉以外,根本看不出任何不適的地方。

    “感覺如何,能夠戰斗了嗎?”

    李珂看她的眼中恢復了神采,便開口確認他的狀態。

    “隨時可以!”

    女人點了點頭,將自己的孩子交給了一個走過來的同伴之后,就接過了李珂的長矛和盾牌。而李珂看她接過長矛和盾牌的輕松樣子,也知道自己強化她的目的成功了。

    “那么,開始吧。”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