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二章 畢業典禮

第二章 畢業典禮

 熱門推薦:
    畢業典禮?

    李珂沉默了一下,然后掙脫了將軍的手掌,繼續低頭在烤肉中挑揀,尋找著干凈的肉出來。

    “這次我要殺多少人。”

    什么畢業典禮,不過是又要殺人罷了,而且是殺很多人。

    “50個全副武裝的弗雷爾卓德戰士。”

    將軍用很開心的語氣,說出了對李珂來說無疑是死刑的話。而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后,李珂的心中也瞬間出現了這么一個念頭。

    我現在在這里劫持他的把握有多大?

    但是他看了看將軍身上幾乎從不脫下的鐵甲,以及他身后的魔法師,李珂還是放棄了劫持將軍,然后從這里逃走的想法。

    因為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能,自己就算是真的抓住了這個將軍,旁邊的那個法師也會下令將將他們兩個一起殺死,而不是投鼠忌器,讓自己能夠逃出去。

    這并非是什么權利的問題,正相反,這個魔法師是這名將軍的狂熱崇拜者。但是也正是如此,他才會毫不猶豫的做出李珂所想的事情。而要說為什么的話……

    他們是諾克薩斯人。

    而且,自己身上的鎖鏈也足以讓這名將軍在自己動手的時候殺了自己。

    “怎么?害怕了?”

    將軍坐到了另外一張凳子上,脫下了手套,從李珂面前的烤肉中拿出了一份帶著骨頭的烤肉,然后放到嘴里慢慢的咀嚼著。

    “我從來沒有拒絕的權利。”

    李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來,或許現在拼命一搏,和自己最大的仇人搏殺一陣,反而是最好的結局了。

    畢竟50個人,全副武裝,還是弗雷爾卓德戰士。自己就算是有那種能力,又怎么可能能贏得了?這根本就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根本不可能。

    “哈,那是你從來都沒辦法拒絕我的條件。”

    將軍說完之后,一邊的侍從將一份華麗的羊皮紙放到了桌子上,讓正埋頭吃東西的李珂可以看到上面的內容。

    “我知道你不怎么精通諾克薩斯的文字,所以就由我來給你解釋一下吧。”

    將軍用干凈的手點了點羊皮紙,臉上出現了李珂最討厭的那種自信的笑容。

    “這份卷軸,能夠讓你獲得自由。”

    自由?

    這個詞讓李珂停下了吃東西的舉動,并且抬起了頭,看著那個把自己變成奴隸的將軍。

    “只要你能夠擊敗那50名弗雷爾卓德戰士,我就會給你自由……當然,你我都不會那么的天真,自由是有局限和代價的,這點我相信你是明白的。”

    這座要塞的將軍看著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戰士,將骨頭上的最后一點骨髓吸光,最后一絲肉吃掉之后,才在李珂的注視下說出了這番話。

    “畢竟你也清楚,我為了培養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是啊,極大的努力。

    李珂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劍術,弓術,騎術,斧頭的用法,長槍的用法,乃至用拳頭搏斗的方法,這些都是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個諾克薩斯人的將軍教給自己的。而且還不僅限于此,如何取悅競技場的觀眾,取悅那些貴婦人,文字,音樂,詩歌,甚至說宮廷的知識和禮儀。這些都教了,而且是那種全心全意,不留一絲隱瞞的教導。所以李珂就算是再怎么恨他,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在這段時間里教會了自己如何在諾克薩斯成為一名完美的角斗士,而自己在死亡的威脅下,也如同海綿一樣的,被迫的汲取了這些知識。

    但是,他永遠忘不了在學習這些知識的時候,他所遭受的苦難。

    只要沒有按照這個男人的要求完成學習的任務,那么自己就會被扔到競技場里,去面對超越自己能力的對手。和他們去為了生存而搏殺,來獲得對方的‘諒解’。

    這就完了嗎?不,就算是贏下了角斗,沒有完成學習任務的他,后面還有鞭刑在等著,如果沒有他在第一次角斗時,在生死關頭獲得的力量,那么他早就死在了這座要塞當中了。

    那種抽取生命,壯大自己的力量。

    聽起來很‘邪惡’,不是嗎?

    “我成就了你,成就了一個偉大的角斗士。雖然你還沒有在諾克薩斯的競技場中為我獲取榮譽,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夠超越維斯賽羅!”

    他把那份契約推向了李珂的面前。

    “但,維斯賽羅在絞肉大賽上的最終成績是150人,然后他就消失在了戰場上,沒有能完成300人的挑戰賽。所以,你只要能夠殺死那50名弗雷爾卓德人,那么你就能夠在之后獲得自由身,從奴隸變成一名自由的角斗士。是的,這就是自由的代價,我不在意你怎么想,我親愛的不朽者,我只是單純的希望能有一個超越維斯賽羅的人從我的手中出現,并且打破他的記錄!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最強角斗士!”

    將軍說完這番話后放松了下來,但是他的眼睛當中卻依然閃爍著熱情和激動。

    “為此,我愿意將自由還給你!還給我最完美的作品!因為一名真正的角斗士,是會自己踏入那充滿了榮耀的大競技場的!”

    榮耀?

    我看到的只有死亡,以及強者對弱者的欺壓。

    來自現代社會的角斗士,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個激動的將軍,眼睛中仿佛看到了那些被自己殺死的生命。

    他這些日子當中,每一天都要殺人,而且不是窮兇極惡的罪犯,就是被俘虜的弗雷爾卓德戰士,并且通通被許諾了只要殺了他,就能夠獲取自由。

    “我從來都沒有拒絕的權利。”

    嘆了口氣,李珂只是看了看那份契約,便對將軍又說出了這句話。

    “哈,也就像我說的那樣,你拒絕不了我的提議。”

    將軍知道自己的條件打動了李珂的內心,畢竟如果能夠活下去的話,又有誰會選擇死亡呢?

    他看的很清楚,角斗士最渴望的就是自由和生命,以及足夠讓他們揮霍的金錢與榮耀。而自己現在已經把自由和生命的鑰匙交給了李珂,剩下的也僅僅是用金錢和榮耀讓他明白,做一個諾克薩斯人有多好,做一個角斗士又有多么美妙。

    但前提是,他得度過他的畢業典禮,度過他最大的考驗。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