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奮斗在瓦羅蘭 > 第一章 角斗士

第一章 角斗士

 熱門推薦:
    “我還以為你會死在上面呢,結果你卻活了下來,并且讓我贏了一大筆錢。”

    健壯,穿著厚重盔甲的男人從自己的盤子當中撕下了一塊肉,然后走到了剛剛獲勝的角斗士面前,蹲了下來,穿著手鎧的手拽住了那名角斗士的頭發,將他的臉從地上拉了起來。

    “但是我在之前也沒有想到,你看上去那么的懦弱和瘦弱,結果卻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活像一頭雄獅。”

    將那塊滾燙的肥肉強行塞進了角斗士滿是血污的嘴里,這名諾克薩斯的將軍看著角斗士那仇恨的眼神,露出了一個微笑。

    “我喜歡你這樣的人,雖然一開始看起來很懦弱,但是卻能夠在面對恐懼的時候,激發出無盡的力量。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所以我會培養你,讓你變成一頭真正的雄獅,并且有可能成為下一位維斯賽羅。”

    他說完后哈哈大笑了起來,尤其是在看到這個叫做‘李珂’的男人眼中出現了更多的仇恨,他的笑聲就愈發的歡快。

    將軍松開了精疲力盡的角斗士的頭發,將角斗士的頭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讓他嘴中的烤肉和血水將地板弄得更臟,并且讓他可以看清自己接下來要干什么。

    他接過了一個燒紅的烙鐵,然后重新蹲在了這個叫做李珂的人的面前,向他展示那燒紅的閃電圖案。

    角斗士似乎明白過來他要做什么了,所以瘋狂的掙扎了起來,但是在衛兵和鎖鏈的壓制下,他依然只能不甘的嘶吼著,并且眼睜睜的看著那名諾克薩斯的將軍,狂笑著將將燒紅的烙鐵按在了他的右手上,給他印上了無法磨滅的奴隸的烙印。

    而且伴隨著屈辱而來的,還有著讓人無法忍耐的劇痛。而當那劇痛結束之后,虛弱的角斗士所看到的,正是那……

    “啊!!”

    咆哮著坐了起來,李珂忍不住的穿著粗氣,就連他那頭黑色的長發也變得潮濕,他整個人更是像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又夢到了嗎?”

    伸出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并且把雜亂的頭發重新收攏好,李珂才將自己的右手手背露了出來,顯露出上面的閃電型傷疤。那精致的圖案仿佛是在嘲諷他,嘲諷他這個還是奴隸的穿越者。

    “我來到這個世界多久了?”

    他看著窗外的飛雪,又看了看自己在墻壁上劃得那些劃痕,然后就放棄了這種無謂的舉動。因為在他來到瓦羅蘭這片大陸之后,就有過不下一次昏迷數天的經歷,以至于他用來做標記的劃痕早就已經變得不可信了,至于為什么還會存在,則是因為無聊,還有執念。

    殺死那個將軍的執念。

    而且這個鬼地方幾乎沒有不下雪的時候,就算是他再怎么喜歡飄揚的雪花,也早就已經看的膩味了,畢竟從這個監牢里連天空都很難看到,也就更別提更遠的景色了。

    站了起來,曾經的白領拿起了那些衛兵們送過來的早餐:一大份由鐵盤盛裝的已經涼透了的烤肉和面包,還有一瓶酒。將它們放到自己屋子中的碳火盆上,靜靜地的等待它們重新變熱。

    這豐盛的早餐似乎不應該是奴隸能吃的東西,但是李珂很清楚這并非是恩典,而是殺戮。

    烤肉和面包是他一個人殺死了10名奴隸后得來的‘獎賞’,而酒則是之前對陣15名戰俘的‘恩賜’。而碳火和那條棉被,卻是他自己獨自面對一只10米高的蟲型巨獸的‘報酬’。

    至于今天他會面對什么?

    他不知道。

    有可能是個倒霉的約德爾人,也有可能某個不小心經過這里的弗雷爾卓德人,還有從諾克薩斯發配過來的罪犯,捕捉到的兇猛的野獸,戰俘,甚至說想要挑戰自己,從而證明自己勇武的諾克薩斯士兵。

    甚至說那個將軍本人?

    但是是誰他都無所謂,因為他會一如既往的擊敗對方,然后活下來,繼續等待反戈一擊的機會。等待將那個剝奪自己自由的將軍殺死,重新獲得自由的機會。

    往日缺乏鍛煉的身體早已千錘百煉,和平時代所給予的外貌也早就不復存在,健壯有力的身軀上刻滿了刀劍與牙齒留下的傷痕,以及那些詭異魔法的痕跡。就算是他往日最親密的朋友,再次看到他的時候,也無法在第一時間將這頭兇獸和往日的白領聯系在一起。

    而讓往日白領變成現在這幅模樣,并且從那些磨難中活下來的,自然是一股神奇的力量。但是就在他要使用這種力量,去殺死想要偷取他食物的一只老鼠的時候,他的窗戶上卻突然響起了一股鋼鐵敲擊的聲音。

    “我親愛的不朽者,你今天怎么這么晚才醒過來?”

    那個將軍。手背隱隱作痛,情緒也開始沸騰,但是李珂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默默的掐死了那只老鼠,然后用干凈的手從那堆烤肉當中拿出了一塊干凈的,然后塞進了嘴里。

    “我知道你還在生氣,我讓你只拿一把刀子就去對陣全副武裝的弗雷爾卓德武士的氣,但是誰讓你是注定要超越維斯賽羅的人呢?要知道他的謝幕戰可是一百多人的軍陣!你遲早也是要面對的!這是榮耀!你不能這樣!”

    門吱呀吱呀的開了,那個將軍大踏步的走進了這件勉強算是干凈的牢房,然后一臉狂熱的看著他最杰出的作品。

    一只被鎖鏈束縛的惡鬼。

    是的,除了被關進了牢籠以外,李珂還被束縛住了雙手和雙腳,除了能夠自己吃飯以外,剩下的什么都做不到。就算在那個競技場上能夠殺死強大的敵人,但是一旦他出了競技場。這些鎖鏈就會死死的捆住他,讓他可以輕易的被這些諾克薩斯的普通士兵們殺死。

    “好吧,看來你還在生氣。”

    冰冷的鐵手拍了拍李珂的肩膀,但是李珂依舊沒有去理會他,而是靜靜地補充能量,好讓自己能夠有充沛的體力,去面對接下來的戰斗。而將軍看他依舊是一言不發,反而是更加高興的點了點頭。因為他覺得真正的角斗士和戰士就應該是這樣,在戰斗之外沉默寡言,而在戰斗當中卻異常的張揚和瘋狂。

    “看起來你的怒氣只能夠通過戰斗來釋放了……那看來我的準備并沒有白費。”

    將軍說到這里抓起了李珂的頭發,讓他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所以,你準備好面對你的畢業典禮了嗎?不朽者。”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