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認盤古做大哥 > 41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41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熱門推薦:
    對于齊正的氣定神閑,感知部內的幾人將信將疑,外勤的人則沒有猶豫,立馬開始布置。

    片刻之后,果然有激動的聲音從音響中傳來,“抓到它了,哈哈,它果然躲在我的腳下!道友好樣的,回去我請你喝酒!”

    感知部的所有人全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齊正。

    居然真的被他猜中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就站在屏幕前隨便看了一眼就把準確位置給指了出來?

    運氣?

    還是實力?

    要知道,就算是老科長親自出手,也不可能將位置定位的如此準確!

    難道他的實力比老科長還要強?

    就在他們一臉懵逼時,齊正又開口了。

    “對了,在你左后方兩公里左右的地下,埋了一塊青銅碎片,可能是某個靈器的碎片,你順便也幫我給挖出來。”

    眾人一愣。

    真的假的?

    咱圓山附近還有靈器碎片沒有挖出來?吹牛的吧?

    雖然他們認為這不可能,但外勤人員不這么認為啊。

    發現紫玉穿山甲后,他已經徹底相信了齊正。

    當下毫不猶豫,立馬來到指定位置,開始挖寶。

    感受音響中傳來呼呼的喘氣聲,感知部內,每個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結果。

    片刻之后,興奮的聲音從音響中傳來。

    “臥槽!果然挖到寶了,是一片青銅碎片,應該是某個鼎類或者是鐘類靈器的一部分!”

    外勤人員激動道:“你們感知部真特么牛逼,這么隱蔽的地方居然都被發現了!最關鍵的是,居然還能準確的說出它的材質!你們感知部果然臥虎藏龍,厲害!佩服!”

    聽到音響里的話,所有人都震驚了,一臉見鬼的表情。

    真給他猜對了?!

    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齊正,滿臉的不敢相信。

    是啊,藏龍臥虎,可惜不是他們感知部的。

    對了,他是什么人?面生的很,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直到這時候,他們才想起,好像自己并不知道這個人的身份。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旁帶著墨鏡的趙歐身上。

    后者道:“他是我師父剛招的新人。”“新人?這么說還沒有決定把他分配到哪個部門咯?”鄭悅佳一臉期待,這么強的感知能力,如果把他拉倒我們部門,咱們的精準度豈不是提升了一大截?

    可惜,沒等她拉攏,齊正便道:“我對感知部沒有興趣。”

    鄭悅佳一臉失望。

    不過很快便打起精神,不感興趣沒有關系,只要你還在咱分部里,無論在哪個部門,咱都是同事。

    同事請你幫忙你還能拒絕不成?

    想通這一點后,立馬熱情的掏出手機,熱切的說道:“哎呀,不感興趣沒關系,不管以后加入哪個部門,反正都是同事,同事之間要互助互愛。來,加個微信,我把你拉進我們華東分部大群里,今后有什么消息你也好第一時間知曉。”

    她這么一說,感知部的另外三人猛然醒悟,紛紛掏出手機要加群。

    一時間,感知部熱鬧不已。

    頂樓,喝完茶心情不好的東方銘俯瞰樓下,正好看見了這一幕。

    見狀,好奇道:“齊正?這么快就到了?他在感知部干嗎?還有,他們吵吵鬧鬧干啥呢?”

    丁遠秋道:“感知部?還能干啥,肯定是沒有定位到紫玉穿山甲在懊惱的唄。還有啊,那個叫齊正的小家伙我就不見了,你隨便找個借口把人趕走吧,別留在咱分部里,那是個禍害,得罪了那么多年輕一輩的天驕,要是把他留在這里,我們分部肯定會被那幫人針對,到時候工作無法展開,業績提升不上去,總部問責下來責任你抗嗎?”

    雖然說的很在理,但東方銘總感覺這個小家伙不簡單。

    思索片刻,他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趙歐。

    “喂,師父,我們到了,現在在感知部呢,”趙歐興奮道:“您知道嗎,剛才齊正他幫助感知部的人把紫玉穿山甲給定位出來了,位置分毫不差!”

    “什么?”

    “不僅如此,他還順便在圓山附近找到了一片青銅碎片,外勤的人證實了,是某個靈器的碎片!”

    東方銘立馬打開免提,“你把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

    看了一眼豎起耳朵聽的丁遠秋,東方銘面露微笑道:“行,我知道了,你現在把他帶到我的辦公室去,我一會就過去。”

    “等會!”丁遠秋霍然站起,“把他帶到我這來!”

    ……

    看著對面的老者認真的看著自己的資料,齊正一臉的不爽。

    你這樣的面試官不合格啊!

    知道我要來面試,不應該提早熟悉我的資料嗎?臨時抱佛腳的查看有個屁用啊!

    要不是看著東方銘幫助自己的面子上,早就甩頭走人了!

    “你是齊正?”

    面對丁遠秋的提問,齊正沒有睬他。

    丁遠秋也不在意,繼續問道:“你師承何處?”

    齊正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我原本以為來了就能加入你們,沒想到居然還要查戶口。”

    東方銘道:“只是常規詢問罷了。”“好吧,我的來歷很簡單,一兩年前的時候,我去野山玩時曾誤入一處山洞中,機緣巧合之下在洞內碰到了一副枯骨和一個玉簡。枯骨旁有一粒丹藥,玉簡上則記載了修煉法門。我運氣比較好,還真給我練成了。就這樣,我踏上了修行之路。”

    齊正道:“要說我師承何處,玉簡上記載說他到古盤道人,可能我就是師承了他吧!”

    古大,把你名字倒著用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上次騙張守一與魔子說的話拿過來又從新修飾了一遍,齊正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師承。

    兩位老人雖然疑惑,不過并沒有追問下去。

    而是問了另一個問題。

    “剛才他們說你準確的定位到紫玉穿山甲的位置,請問你是怎么做到的?當然,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話你可以不回答。”

    “不方便!”

    “呃!”東方銘沒想打這個小子這么不給面子,只好問了另一個問題,“既然你有此天賦,那么你愿意去感知部嗎?”

    “不愿意!”

    “那你愿意去哪里?”

    “你們這是在招聘我在你們這里上班嗎?”

    “可以這么理解。”

    “好,那就先把你們公司,不是,把你們分部的福利待遇跟我說一說吧,如果方便的話,順便把分部的基本情況與組成部門也給我介紹一遍。如果條件還可以的話,我會考慮在這里掛個職什么的。”

    丁遠秋、東方銘:“……”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