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認盤古做大哥 > 18 魔子VS小天師

18 魔子VS小天師

 熱門推薦:
    齊正當然沒有跳起來嚇唬兩人。

    倒是不盤古阻止,而是他怕嚇不住兩人。

    畢竟他倆的名頭在那,又是魔子又是小天師的,肯定見過不少世面。

    如果沒有嚇住他們,倒顯得自己太傻b了。

    當然,他也沒有趁機逃走。

    萬一他倆哪根筋搭錯了,看自己逃跑后突然聯手先對付自己,那他連哭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齊正決定按兵不動,等待時機!

    等他們拼的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的時候,再跳出來把他倆一網打盡!

    趁此機會,齊正拉出屬性面板,開始加點。

    先提升實力!

    【姓名】:齊正

    【修為】:一階下品(030)

    【戰斗法門】:大摔碑手(入門)(03)

    【貢獻點】:511

    【檢測范圍】:方圓10公里

    【冷卻時間】:3小時2分

    看著自己的貢獻點,齊正陷入沉思中。

    片刻之后,他嚴肅道:“古大,請你一件事!”

    “說!”

    “能不能把貢獻點后面的01給我去了,我有輕微強迫癥,看的難受!”

    盤古:“……”

    “我特么有傻逼恐懼癥,你特么能不能離我遠點!”

    如洪呂大鐘般的怒吼聲在腦海中響起,震的齊正腦袋嗡嗡響,好半天耳朵都聽不到聲音。

    “不幫就不幫嘛,吼那么大聲干嘛!”

    小聲逼逼一句,齊正開始做正事。

    50點貢獻點該怎么分配?

    首先當然是要把修為提升上去。

    先扣去30點!

    再把大摔碑手提升至小成!

    扣除3點。小成的大摔碑手提升至精通需要6點貢獻點。

    想了想,干脆再提升一級。

    算了一下,還剩12點貢獻點。

    看著自己的屬性面板,齊正問道:“古大,現在你有能力推演出戰斗法門嗎?面對又是魔子又是小天師的,光聽頭銜就知道很牛逼的兩人,一個大摔碑手不夠看啊!”

    盤古道:“剛才煉化了的靈氣,正好夠推演一次,說說看,你想要那種類型的戰斗法門。”

    想都不想,齊正脫口而出道:“步法!最好是凌波微步那種,跑起來,不是,打起來‘嗖嗖’的,拉轟!”

    “想逃你就直說,慫b!”

    “哪能是逃呢,那叫戰略性后退!”

    盤古懶得理他,集中心神開始推演。

    眨眼間,盤古的聲音響起,“好了。”

    這么快?

    心中一喜,立馬拉出屬性面板。

    【姓名】:齊正

    【修為】:一階中品(060

    【戰斗法門】:大摔碑手(精通)(010)

    游鴻身法(未入門)(01)

    【貢獻點】:121

    【檢測范圍】:方圓10公里

    【冷卻時間】:3小時26分

    毫不猶豫的扣除一點貢獻點加在游鴻身法上。

    接著又扣了三點將其提升至小成。

    看了看剩余的8點貢獻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扣除6點,將游鴻身法提升至精通。

    身體一輕,無數精妙的步法涌入腦海,齊正立馬沉入其中開始消化。

    就在此時,紅發青年終于清除所有天兵,沖至張守一身前。

    而張守一也完成了法訣,一聲赦令,雷電從天降落,精準的轟向魔子頭頂。

    后者猛地一咬牙,催動體內所有魔氣,硬抗天雷的同時,醞釀已久的攻擊法門也轟了出去。

    “天魔拳!”

    完成法訣,氣息衰落的張守一只來得及掏出一張水盾符篆,剛解開符鎖,攻擊便落在了身上。

    “砰!”

    “轟!”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兩道身影同時飛了出去。

    水泥路面被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直到相距十米開外,兩道滑行的身影這才停下。

    兩人幾乎同時起身,又一前一后座下。

    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兩人踉蹌的站了起來,相互戒備。

    此時,張守一早已失去了之前的瀟灑,嘴角噙血,披頭散發不說,干凈的道袍也撕壞了,露出個整條潔白的胳膊。

    紅發青年更慘,騷紅的頭發燒焦了不說,還冒著黑煙,整張臉也烏黑一片,全身衣服更是燒的不成樣子。

    兩人都受了不輕的內傷。

    雖然如此,但他們并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依舊相互試探,想要找出破綻,一舉將對方干掉!

    就在這個時候,齊正動了。

    游鴻身法啟動,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來到張守一面前。

    看著那張震驚的面孔,咧嘴一笑,大摔碑手毫不猶豫的甩了出去。

    “啪!”

    一聲悶響,齊正的攻擊并沒有落在對方身上,而是拍在了突然出現的土墻上。

    墻壁碎裂,靈力四溢。

    齊正沒有想到,都這種狀態了,張守一居然還留著后手。

    看著轉身逃走的道士,沒有猶豫,催動游鴻身法追了上去,又是一記大摔碑手。

    這一次沒有阻礙,一巴掌甩在了身上。

    張守一“嘭”的一聲飛了出去。

    看也不看,全力催動身法,追上了逃走的紅發青年,同樣是精通的大摔碑手招呼下去。

    “你……”

    “敢”字還沒說出口,巴掌便呼在了臉上。

    只來得及抬起手臂擋一下,雖然催動了好不容易匯聚起來的魔氣,但依舊不頂用。

    和張守一一樣,整個人飛了出去。

    之前的戰斗中,兩人全都竭盡全力,所以此時早已是強弩之末,雖然留了一點后手,但被齊正毫不留手的偷襲下,不甘心的全暈了過去。

    解決了兩人,齊正并沒有立馬離去,而是一手拖著一只腳,將兩人并排放在了一起。

    緊接著,他將兩人身上翻了個遍。

    把所有的好東西全部掏出來揣在了自己懷里。

    藥劑、符篆、羅盤……

    羅盤算了,拿回去也不會用。

    雖說是趁人之危,但他做的理直氣壯。誰讓他倆對他出手的!

    魔教的小b崽子更過分,居然還想殺自己!

    與上次唐裝老者不同,這一次齊正打劫的心安理得。

    搜刮完畢后,他猶不解氣,看著兩人,本想把他倆擺出一個“老王看瓜”的造型,想想又放棄了,畢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能太羞辱他倆。

    最后,他將紅發青年平躺在地,想了想,又換了一下,將張守一放在下面。

    畢竟他一看就像個小受。

    然后又將紅發青年趴在張守一身上,下面人的腳勾住上面人的腰,上面的人臉頰貼在下面人的胸膛上,下面人的雙臂摟著上面人的脖子。

    大功告成!

    掏出手機換了好幾個角度拍了數張照片,最后撿起殘破的鈴鐺,揚長而去。

    盞茶功夫后,新五鎮的上空傳來兩道慘絕人寰的怒吼。

    后來網上有流傳,說金陵城某個小鎮上,疑似兩位修仙者在打架,從鎮上一直打到了鎮外。

    那動靜,真是驚天動地、風云變色……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