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仵作女駙馬 > 176 奇異的死狀

176 奇異的死狀

 熱門推薦:
    從發現蕭婉尸體那一日開始,所有知情者都認定,她死于自殺殉情配天婚。君青藍陡然爆出的這句話,與所有人的認知背道而馳,足以叫人震驚。

    正伏案作畫的姜羽凡手指一抖,險些讓筆端的墨汁飛濺到畫紙上,急忙將筆桿移開,才免于毀了畫作。他側目瞧向李從堯,那人神色如常,眸色依舊如往昔一般淡然,瞧不出半分息怒。似乎,也并沒有驚異。

    他是早知道這個結果?

    姜羽凡心中一顫,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不小心窺破了什么不敢知道的秘密。于是飛快低下頭,專心畫畫。再不去關注那兩個人了。

    “是么?”良久,李從堯才緩緩開了口,聲音清冷無波:“何以見得?”

    “死狀。”君青藍眸色堅定,聲音低沉且平穩:“蕭婉的死狀與所有人都不相同。”

    “哦?”李從堯只淡淡應了一聲,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蕭婉與蘇三,雖然死亡年代不同,死亡原因卻一般無二。所以,卑職認為她們兩人的死亡必然有關聯。于是便將這四人尸體一一查探,卑職發現,蕭婉的死狀與其他三人完全不同!”

    “不都是中毒?”姜羽凡忍了半晌,終還是忍不住:“你驗尸的時候,我也在旁邊。他們毒發身亡的癥狀非常明顯,哪里有什么不同?”

    “的確是中毒。”君青藍淺淺點頭:“但,蕭婉跟其他三個不一樣。你應該也已經瞧見了,乞丐張五,蘇三和小六,死時雙臂自然下垂,雙掌平攤。下肢亦自然舒展,兩只腳的腳尖朝外。”

    姜羽凡略一思索微顰了眉頭,君青藍所說的一切都與他記憶中的畫面相吻合。但……

    “但這能說明什么?”

    “說明他們死亡的那個瞬間,非常安詳。沒有感受到丁點的痛苦。”

    “這怎么可能?!”姜羽凡徹底的給驚著了,直接丟下了手中的毛筆。這種時候,他哪里還有心思畫畫?

    “你趕緊跟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羽凡整個人都亮了,畫畫什么的跟聽君青藍分析案情比起來。根本就沒有什么可比性。

    “人在中毒后,會出現臟腑受損,七竅流血的癥狀。這個過程非常痛苦,根本不在常人能夠忍受的范圍之內。故而,毒發之人,死狀往往猙獰可怖,不忍直視。怎么可能如同張五蘇三和小六一般,神態安詳?”

    “莫非……。”姜羽凡沉吟著說道:“莫非他們實際上不是中毒身亡?又或者,在被灌下毒藥之前,他們叫人給弄暈了?”

    君青藍斜睨了他一眼:“一個深度昏迷之人,你用什么法子讓他服下毒藥?”

    “這個……。”姜羽凡撓了撓頭:“似乎是不可能。那定然是在給他們灌下毒藥之后,再將他們給弄暈了。又或者是他們自己也害怕中毒后太過痛苦,所以自己服下了迷藥叫自己昏倒么?”

    君青藍徹底的無語了,連一向淡然的李從堯都抬眼朝著他瞧了一瞧。這人的神奇腦回路,總能語出驚人。所以當初,定國公極力要求他參選京衛。實際上,

    是被他的腦回路荼毒的實在受不了了吧。

    “你不說話,是不是代表我猜對了?”姜羽凡滿目的驕傲,眼底光華璀璨,流光溢彩。

    君青藍深深吸了口氣,有些時候,有些人如果不打擊一下,會直接飛上天的。

    “有勇氣服下毒藥,還會怕疼?請問,若是你下定了決心要死,還會因為死法太痛苦,而采用某種手段讓自己不太痛苦么?”

    “……恩?”姜羽凡張著嘴,啞口無言。原本覺得很有道理的事情,叫君青藍一句話直接給碾壓的成了撿都撿不起來渣子。

    然而,姜羽凡畢竟是姜羽凡,天下獨一無二的姜羽凡。他永遠不會被打擊摧垮,只會越挫越勇。

    “那你快跟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羽凡的眼睛只有瞬間的黯然,下一刻卻更加的明亮。

    君青藍白了他一眼:“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毒發的速度過快,人體尚來不及感受到了痛苦就已經死亡。第二種,則是因為那種毒藥根本不會造成普通毒藥腸穿肚爛的效果,自然也沒有疼痛可言。至于是哪一種原因……。”

    君青藍略一沉吟說道:“我需要確定另一件事情之后,才可以下定論!”

    她早將沾了蕭婉和張五體內毒液的銀針交給了劉步仁。過了這么久,相信也該有個結論了。

    “我現在所關注的,并不是他們中了什么毒,而是蕭婉的死狀。”君青藍將目光重新瞧向李從堯,接下來要說的才是真正的重點。

    “正如我方才所說,他們所中的毒藥并不會叫人的死態變得猙獰可怖。我瞧見他們的時候,他們的姿態均如熟睡一般自然。但,蕭婉不一樣。她雙拳緊握,手指緊緊抵在自己小腹之上。雙膝也微微彎曲,面部神態瞧著也分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無論從任何地方看上去,她的死法都與其他三人存在著極大的差異。”

    君青藍深深吸了口氣,屋中靜的針落可聞,沒有人說話。連姜羽凡都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瞧著君青藍認真傾聽。生怕自己每一次的呼吸聲,影響了君青藍的聲音。

    “從表面上瞧起來,蕭婉的死狀才更符合毒發身亡的特點。然而,我仔細觀察過她的口鼻,很干凈沒有半點血跡,也沒有半點擦拭過的痕跡。可見,她原本就不曾七竅流血,這卻又與毒發身亡大相徑庭。然而,張五的口鼻,耳后雖然經過了特意的清理,卻還是能瞧見殘留的黑血,這卻又與毒發征兆相吻合。至于蘇三和小六,我瞧見他們的時候肌體已經徹底的腐爛。死前是否七竅流血已經不得而知。但,應該是與張五差不多的癥狀。”

    “這可奇了怪了。”姜羽凡摩挲著下顎,沉吟著說道:“張五,蘇三,小六七竅流血,卻死態安詳。蕭婉死狀猙獰卻又不曾七竅流血。這些人瞧著明明都是毒發身亡,卻又并能完全與毒發身亡的死態吻合。這是……什么情況?”

    君青藍沒有說話,這也是她始終想不通的地方。卻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能夠斷定,蕭婉的死絕不是表面瞧上去那么簡單。

    “卑職認為蕭婉為

    他殺并不僅僅因為這個。”君青藍略抬了眼眸,輕聲說道:“與蕭婉死在一處的男子張五,雖然形容俊美,但他耳后藏著塊指甲蓋大小的污垢。瞧上去就似未曾仔細擦拭而遺留下來的泥垢,這樣的局面萬萬不會出現在世家公子身上。所以,卑職仔細檢查了張五的尸體。”

    君青藍從姜羽凡手中要過張五的畫像放在李從堯面前展開:“張五的指甲縫隙已經完全被泥垢沾染的成了黑色,他的手指關節粗大,皮膚也很是粗糙,布滿倒刺。而,除去他華貴的外衣之后,里面所穿的中衣布料很差,還帶著明顯的破損。且,他身體皮膚臟污不堪。凡此種種皆能瞧得出,張五的出身并不高貴。”

    君青藍將目光從張五畫像中收回:“姜小爺已經打聽出張五的真實身份,他只不過是外城混飯的一個乞丐。身無長物,沒有根基,也沒有什么文采。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入了蕭婉小姐的眼?甚至與他相約殉情,配天婚?”

    “卑職有理由相信,蕭婉和張五乃是被人下了毒之后,再偽造出了配天婚的場景。堅定卑職這個信念的,是蘇三和小六的尸身。”

    君青藍吸了口氣說道:“若說蕭婉是因為與王爺不熟悉,而心系他人,或許還可以解釋。那么蘇三小姐則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情況。卑職聽王爺說過,蘇三小姐是老王爺親自為您定下的婚盟。而外面傳說她與王爺的婚盟乃是御賜,且長興侯府興師動眾為三小姐準備婚禮。”

    “由此可見,您與三小姐的婚姻該是經過了慎重考慮之后產生的結果。卑職大膽的猜測,老王爺和長興侯應該早就相識,甚至關系不錯。正是因為兩家知根知底,才會對小輩人品相貌都放心,一心促成此事。是問在這樣的局面之下,三小姐怎么可能另投他人的懷抱?何況與她死在一處的男子,只是個體弱多病,循規蹈矩又沉默寡言的小廝。”

    “蘇三小姐,與蕭婉的案子有著許多共同之處。都與王爺定過婚盟,都在大婚前死亡,同他們配天婚的對象也都是身份相差懸殊毫無存在感的男子。這些男子與她們絲毫不相匹配,卻有個好處。那便是他們身后都沒有什么根基,即便是不明不白的死了,也不會有人追究他們的死因。”

    君青藍瞧著李從堯,緩緩說道:“若是卑職沒有猜錯,王爺的另外兩位未婚妻死亡的情況。該是與蘇三和蕭婉差不多吧。”

    李從堯淺抿著唇瓣,良久方才淡淡開了口:“的確如此!”

    姜羽凡心中一顫。端王府輝煌的時候,他年紀還小,待到他明白事理的時候,李從堯早已經閉門謝客多時。端王府的事情他不曾參與過,只在傳聞中聽說李從堯命硬,克死了一家子,是個人人都該遠離的煞星。

    原來……他的背后居然藏著這么多悲傷的故事?去他娘的天煞孤星,在真相面前簡直可笑的不堪一擊。若說,一個人的命運都可以被偽造,天下間還有什么值得被相信?

    “王爺。”君青藍聲音陡然一沉:“若想要這案子真相大白,卑職有個請求。”

    她的目光漸漸鄭重而犀利起來:“還請王爺務必要答應!”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