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仵作女駙馬 > 163 你這個賤人

163 你這個賤人

 熱門推薦:
    君青藍只覺面頰微涼,張皇后正拿她尖利冰冷的赤金護甲,慢悠悠在她面頰上擦過。那樣的感覺并不叫人舒爽,便似一只蟲子趴在面頰上揮之不去,激的人起了一身的疙瘩。

    “君青藍。”張皇后聲音陡然發沉:“你這個賤人!”

    張皇后陡然揚起了手,朝著君青藍面頰重重扇了下去。護甲自她面頰上劃過,留下刺目一道血痕。自她眼角蜿蜒而下,鮮紅的血珠子,直接匯入到唇角去了。

    君青藍愣了,再不會想到此刻面對的是這么一副情形。

    掌摑賤人這樣的戲碼,居然會發生在堂堂錦衣衛總旗的身上?有些……可笑了吧。可笑的叫人根本就不能相信。

    這位娘娘,您是不是搞錯了什么事情?我跟皇上根本沒有半文錢的關系好么?

    “本宮早就聽人提過你的名字,還以為是什么傾國傾城的容貌。卻原來是這么個樣子,就憑你這樣子也能叫他魂牽夢縈,不惜為你犯險?你憑你這樣貌,憑什么叫他處處維護你?”

    犯險?維護?

    君青藍瞇了瞇眼,這畫風瞧上去不像是在說皇上呢。這是唱的那一出?

    “娘娘,您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誤會?”張皇后冷冷哼了一聲:“你那些狐媚子的手段,早已經傳得燕京城街知巷聞。還以為誰不知道么?”

    君青藍懵了,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本宮問你。”張皇后深深吸了口氣,慢悠悠坐在了涼亭中的石墩上。眼底的激動和狠厲也在那個瞬間消失,再度成了高高在上,優雅而尊貴的皇后:“你去給蕭婉驗尸的時候,可發現了什么特別的事情?”

    “……恩?”

    這位娘娘話題跳躍的也太快了些。上一刻還在聲嘶力竭,義正言辭的教訓情敵。怎么忽然就……變了?如此大幅度的面部表情切換,真的就不覺得辛苦么?

    “這個問題,下臣無法回答。”君青藍半垂著眼眸說道:“方才在御書房時,皇上已經下了旨。關于蕭姑娘的案子,下臣只能同他和端王提起。”

    張皇后皺了眉:“你這是想拿皇上來壓本宮么?”

    “下臣不敢,但下臣更不敢抗旨不尊。”

    “君青藍!”張皇后聲音漸漸冰冷:“你以為有他護著你,你就能恃寵生嬌么?!”

    君青藍再度懵了,護著她的,是誰?到了此刻,君青藍基本上可以斷定張皇后同她談論的重點根本就不是蕭婉的案子。但……重點是什么?

    “君青藍,本宮警告你,收起你狐媚子的姿態。你明知他身子不好,還日日引逗的他與你尋歡。你不要臉面,他卻還要在燕京城中行走。你給本宮收斂一些!”

    君青藍皺了眉,身子不好?日日尋歡?她心中一動,將張皇后所說的這些話給串在一起,她心中漸漸有個名字清晰起來。張皇后今日疾言厲色的教訓她,是為了……

    “臣李從堯,見過皇后娘娘。”

    男人悠揚淡漠的聲音驟然自二人身

    后響起。張皇后身軀陡然一顫,眸色中便添了些許意味不明的鄭重和晦澀。君青藍自然將她容色變化盡收眼底。急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因為李從堯!

    “蕭婉的案子事關重大,臣與君青藍還有要事待辦。就此告退。”那人聲音冰冷,并未等到聲音落地便一把攥住了君青藍的手腕。竟將她一把從地面上扯了起來,不由分說,拖著便朝涼亭下走去。

    “你站住!”張皇后陡然起身,勃然變色:“本宮許你們離開了么?”

    李從堯聞言停步,狹長鳳眸里卻有暗沉而幽冷的光芒悄然閃過:“皇后娘娘在御花園中私下召見外臣過久,這種事情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只怕對娘娘名聲有損。”

    張皇后皺眉:“你這是在威脅本宮。”

    李從堯不再說話,卻也并不去瞧張皇后。淡然微冷的眸色緩緩掃過君青藍的面頰,最終在她眼角下蜿蜒細長的血痕上定格。眸色漸漸幽深,似凝聚了一場風暴。

    “她居然對你動手?”

    “我……。”

    “教訓一個忤逆犯上之人,本宮自認還有這個資格!”并未等君青藍開口,張皇后搶先說道。她的聲音中已經失去了往日的溫柔大氣,漸漸變得有些氣急敗壞和尖利。

    “你是傻子么?打你不知道躲?!”李從堯仿佛并未聽到張皇后的質問,只皺著眉瞧著君青藍。眼底分明燃起兩團怒火。

    “我……。”

    “李從堯你不要太過分!”張皇后怒喝道:“她算個什么東西,我才是你……。”

    “皇后娘娘。”李從堯猛然側過了頭去,眸色銳利如刃直直刺向張皇后:“君青藍乃是朝廷命官。即便有任何的過錯,自然有律法來處置。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您這后宮之主來出手教訓。”

    張皇后身軀一顫,李從堯卻并沒有片刻停留,繼續說道:“這樣的事情若是再發生,臣一定會上奏皇上,務必要請皇上給臣一個交代。”

    李從堯抿了唇不再開口,大力拉著君青藍快速下了涼亭。

    君青藍忍不住回頭瞧一眼涼亭之上,張皇后窈窕的身姿已經被花樹掩映,再瞧不見了。然而,她相信,張皇后此刻的內心一定不會平靜。君青藍眨了眨眼,張皇后自幼飽讀詩書,是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瞧她在御書房中的表現,似乎對自己無寵這件事情并不甚在意,還以為她是個寵辱不驚的性子。

    原來……

    能叫她牽動心神的人并不是皇上么?

    君青藍默默瞧著李從堯的背影。她從不曾瞧見過李從堯的步伐如此刻這般的慌亂,儼然他的內心也因為什么事情而起了波瀾。一個無寵的皇后,一個閑散的親王。這兩個人……只怕有些故事呢。

    “上車。”一直到出了宮門李從堯始終都不肯放開君青藍的手腕,直到了端王府的馬車跟前,才大力將她給丟在了車上。

    “端王爺,卑職來時騎了……。”

    “進去!”李從堯繃著臉,眸色暗沉冰冷。君青藍悄然

    將最后一個馬字給咽了回去,乖乖爬上了馬車。

    “以后,若是沒有本王的號令。不許再私下同皇后見面!”

    “……恩?”君青藍微楞:“皇后娘娘的懿旨,卑職只怕不敢違抗。”

    以為她多愿意同那麻煩的女人私下見面么?還不是人家勢力大?

    李從堯眸色越發的幽暗:“你只管拒絕,就說是本王的意思。”

    “哦。”君青藍察言觀色,大約能夠確定李從堯此刻心情大約并不美妙。乖順的答應著,心中卻腹誹不已。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么?那個是皇后,皇后說了話就是懿旨,她小小一個正七品的錦衣衛總旗,敢違抗懿旨?

    “蕭婉的案子,你打算從什么地方入手?”

    “恩?”君青藍眨眨眼,您這話題跳躍的是不是太快了?一時間有些跟不上呢。

    李從堯皺眉:“你不是接了蕭婉的案子?皇上只給了一個月的時間,可有把握?”

    “我……盡量。”君青藍沉吟著:“這案子最怪異之處,便是沒有人知道與她死在一處的男尸身份。卑職以為,首要任務,得先弄清楚那人是誰。也才能斷定蕭婉是否真的與那人配天婚。”

    “你相信配天婚?”

    君青藍并沒有立刻回話,略一思量說道:“方才驗尸太過倉促,卑職需要再去仔細瞧瞧蕭婉和那人的尸體再做判斷。”

    “那兩人的尸體連同紙人都已經被姜羽凡帶領錦衣衛領回北鎮撫司去了,等明日你可以到鎮撫司去查看。至于今日……。”

    李從堯瞧著君青藍:“好好回府歇著,你臉上的傷口需要盡快處理。”

    君青藍幾乎早就忘記了面頰上的傷痕,聽見李從堯這么說才覺得面頰上有些微的刺痛。忍不住抬手朝著臉側拂去。

    “住手!”李從堯一把按住君青藍的手腕,眉峰緊緊顰了,目光一瞬不瞬盯著她:“你的手指并不干凈,怎能隨意去觸碰傷口?”

    君青藍呵呵淡笑:“不過是些小傷,不必在意。”

    “后宮之中,哪里有小傷?”李從堯眸色凝重,聲音微沉:“后宮女子的手段比尋常勛貴世家越發駭人聽聞。你如此大意,這張臉是不打算要了么?”

    君青藍愣了愣,不就被張皇后的護甲刮了一下么?是不是有些太……小題大做了?她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后,還能起心動念的要毀了她一個外臣的容貌?

    然而,李從堯鄭重的神色卻叫她半個字也說不出。她心中,不由對李從堯與張皇后的關系又多了幾分好奇。

    唐影將馬車趕的飛快,直接停在了海棠苑門外。李從堯不由分說扯著君青藍就進了海棠苑,直直奔向了李雪憶的內院。

    “劉伯。”李從堯走至李雪憶寢室軒窗外停了腳步,高聲說道:“將你手中的事情放下,盡快給她療傷。”

    君青藍眨了眨眼睛,滿目震驚的瞧向李從堯:“王爺方才叫的是……誰?”

    劉伯?劉步仁?!

    他怎么會在這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