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天決戰場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大魏(十)

第四百五十二章 大魏(十)

 熱門推薦:
    眼看著血丹青的金翎級別殺手邁步走出云團,驚艷一擊力斃玄極中境霍一云,潘瑜又重傷倒地,余力無幾,但魏葉秋還是無法逃脫,又一輪追兵趕了上來。

    道經城神庭昭諭司命典經綸全速前進,先一步抵達,他雖然沒有直接出手,卻也斷了魏葉秋逃離的念頭。眼看著三位敵方玩家和近二十位神庭成員抵達,大戰眼看著一觸即發。

    典經綸輕喝一聲,正義凜然說道:“魏葉秋,我本想給你一次改過自新、向神庭認錯的機會,但你殺了我神庭司命,便再無活命可能,只能以死謝罪!”

    “我有何罪?”魏葉秋也知道自己早就沒有退路了,目光毅然道:“憑什么要由你們神庭來定奪!”

    “齊金樸三家因為德誠一些利益紛爭,便膽敢聯合叛神者與我神庭開戰,此時此刻,便有無數辛苦修到不俗境界的高手在接連隕落,也有不知道多少平民百姓要造此無妄之災。你魏家大可以像秋田家那般韜光養晦,避免此劫難,保佑東北之地可以安寧。而你卻非要支持齊家,與我神庭作對,你難道還嫌風隱大陸不夠亂么?”典經綸深吸一口氣,神情肅穆道:“今日你便要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

    魏葉秋沒有搭話,因為典經綸一揮手,神庭眾人便已經沖殺了上來。

    “你保護好自己,我們要對付對方的天行者,可能無法護你周全。”姜陵動手之前提醒了魏葉秋一句。

    魏葉秋平淡搖頭道:“我又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也沒那么怕死。”

    姜陵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么,轉頭做好了戰斗準備。

    對方三位玩家,姜陵認出了李久希,也記得他雖然在排行榜上但處在一個十分靠后的位置,應該算是不足為慮。而另外兩位玩家,姜陵都不曾見過,但黃烈和貞德認識,一位名叫阿奇爾,之前也經常出現在積分榜內,位置相對靠后,是在這幾次戰場中,他積分突飛猛進,來到了第四十四位。

    而那克倫迪亞就厲害了,上一次淘汰賽過后,這個名字可是位列積分榜第八名!

    “我曾經與他匹配到一起兩次,一次隊友,一次對手。他是實力極強的大念師,我恐怕是敵不過。”貞德慚愧而憂慮地說道:“我盡量拖住他,希望你們可以快點解決掉各自的對手然后來幫我。”

    聞言姜陵不由心里也是一沉,雖然他也明白積分榜第八彰顯著怎樣的威懾力,但他沒想到貞德竟如此卑微地確定她敵不過克倫迪亞,認準了一對一她肯定會輸。當然姜陵也不會小瞧貞德以為是她沒有骨氣,而是側面看出克倫迪亞一定是擁有著與其名次相匹配的恐怖實力,才會讓貞德如此忌憚不已。

    “阿奇爾也是一個靈師,很強,你小心點。”黃烈提醒了姜陵一句,他也默認了應該由我方最強去打敵方最強,我方最弱對付敵方最弱的規則。

    姜陵點了點頭,提醒道:“也盡量留意一下魏葉秋那邊的情況。”

    “好。”

    “將這些狂徒處死!”典經綸低喝一聲,而后直接出手,雙指并攏,使出一招點蒼指,在空中貫穿出一條光線扭曲的軌道,直奔魏葉秋而去。

    錦書和東風自然是施展全力,共

    同對付典經綸一個人,雖說是以二對一,但面對已然在玄極中境浸淫多年的典經綸,兩位玄極下境的護衛,別說妄想殺死典經綸,能支撐多久恐怕都是不容樂觀。

    山盟和桃花一左一右護在魏葉秋身邊,這邊神庭眾人掩殺而來,裁決執事長沈懿手持長戟帶隊沖鋒,氣勢洶洶直撲到近前。

    “你拖住這個家伙!”桃花見神庭人數眾多,單憑他們二人極難抵御,突然她輕喝一聲,而后直接盤膝坐在了地上,從懷中拿出了一樣東西。

    山盟從乾坤袋拿出一把刀刃足有五尺長的樸刀,迎上了沈懿,而魏葉秋則親自出手,釋放念力壁壘,擋下了兩道由神庭執事打出的遠程攻擊。他低頭看了一眼桃花,問道:“是不是太冒險了?”

    “此生死關頭,自然要搏一搏!”桃花將手中的東西放在了地上,那竟是一張四四方方的棋盤。她還拿出了兩個棋笥,放在左右。

    “果然是天策棋府出來的人。”沈懿望了一眼,先是有些驚疑,他當然不相信魏葉秋能請動天策棋府里那些固執的家伙出馬,轉念他也記起了之前神庭調查的情報,知道魏葉秋身邊有個女子,曾經是天策棋府的教習。

    天策棋府作為東北部聞名遐邇的獨特宗門,自然是有著獨樹一幟的手段,即便是沈懿也不得不有些忌憚,但他還是冷哼一聲道:“天策棋府又如何,就憑你一個,怎么攔得住!”

    山盟也沒有打斷沈懿自言自語的意思,只是手持樸刀不停地砍過去,讓沈懿沒有余力分心。

    這邊十幾位神庭司命圍攻而來,一波遠超手段打出,魏葉秋凝聚的念氣壁壘便已經破碎掉了。

    “先將你拿下!”一位剛剛踏足天變中境的神庭執事突然一躍而起,手握滌罪劍便要落向魏葉秋的頭頂。

    但是這時,低頭看著棋盤的桃花突然捏起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盤上一處點位。

    吧嗒。

    躍至半空的那位神庭執事突然如遭雷擊,從半空跌落。

    另有兩名神庭司命注意到了桃花手中的棋盤,聯手打出兩道念氣攻擊,直奔桃花而來。

    桃花依舊是緊盯著棋盤,一手執白,一手持黑,再次落子。

    兩道念氣攻擊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攪碎,那出手兩位執事皆是倒退一步,眸露驚駭。

    “這是什么棋盤?”一位對天策棋府有所了解的神庭執事驚怒望向桃花手中的棋盤,而后看了一眼周圍,說道:“竟能布下這么強的棋陣。”

    “一齊出手,殺了她!”另一位神庭執事喝了一聲,而后強勢帶頭出手,直接沖向桃花。

    桃花落子如飛,黑子白子交替擺上棋盤,噠噠作響。

    每落一子,便有強橫且幾乎無法扭轉的力量突然出現在某一處,打得那些神庭執事暈頭轉向,根本無法組織進攻。

    這邊魏葉秋也沒有坐視不管他不時以搬山手印來對付迫近的神庭執事,同時看著桃花的背影,開口道:“不要太勉強,這等級別的棋盤,你頂多能落子一百二十八,再多的話你是撐不住的。”

    桃花卻仿佛沉寂在了自己左手與右手的棋局之中,沒有半點回應,只是各自落著子。

    魏葉秋眼神擔憂,知道桃花就算拼盡全力

    ,也不過只是能阻攔這些執事片刻,雖然這張棋盤在天策棋府也能排進前,但桃花境界不足,無法完全發揮其功效,甚至還會遭到反噬。

    魏葉秋看向東風和錦書,那典經綸平淡出手,功法玄奧,以一敵二依舊占據主動。

    魏葉秋又看向了三位玩家,最后落在了姜陵的背影上,喃喃道:“你們一定要贏啊,不然這賭局可是不好進行了啊。”

    幾位玩家出手也毫不拖沓,轉瞬間便默契地找好了各自的對手,戰至一起。

    “姜陵,我真的很高興能和你交手。”阿奇爾灑脫一笑,雙手環胸看著姜陵道:“這游戲里靈師好像是四個職業里最少的,能碰見一個厲害的靈師暢快的戰上一場可是很難得啊。”

    姜陵平淡看著阿奇爾,也留意了一眼他看似放松地交叉插在腋下的雙手,回應道:“我很菜的,恐怕你不能如愿了。”

    “你不必這樣示弱。”阿奇爾對姜陵的話語感到有些失望,搖頭道:“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面,但我曾經遇到過一個叫陳獨醒的靈師,他的靈術很棒,當我問他有沒有見過其他厲害的靈師的時候,他可是提到了你。”

    姜陵眼眸微冷,道:“我和他不熟。”

    “嗯,他也是這樣說的,哦,對了,他還說總有一天終究要把你徹底打敗呢。”阿奇爾那灑脫的笑容之中,顯露出了一絲狡黠的意味,他眼眸里的殺機漸漸浮現,道:“看來今天,我要幫他完成這個愿望了。”

    “你是圣誕老人么?還管幫人實現愿望的?”姜陵嗤笑了一聲,身上靈力已經開始暗自運轉。

    “積分榜上比我超前幾名就有資格狂傲了?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踏入天變上境了,而你,似乎還沒有啊。”阿奇爾不屑一笑,眼中露著戲謔道:“你看看,那么多神庭高手圍攻,魏葉秋可是就要死了,我的主線任務就要達成了,所以我們是不會太快殺光你們的,當然我也不會放過你。”

    姜陵聽著對方的言語,理智的保持著情緒平靜。黃烈說的沒錯,這個四肢發達的家伙,的確有些頭腦,他看似狂傲自負的話語里,依舊藏著極強的誘導性。一來他要激怒姜陵,擾亂姜陵的情緒,二來他還特意提到了魏葉秋正在受到圍攻,以此讓姜陵分心,并且更加急躁。

    “故意激怒我,讓我失去理智,歸根結底是想要讓我露出更多破綻,那么可以猜到,他是有著強力的防御技能,并且還有著一擊必殺的陰招唄。”姜陵簡單的思索一下,便看透了阿奇爾心中所想。

    就在姜陵和阿奇爾斗智斗勇的時候,旁邊卻傳來的一聲轟然震響。

    千萬縷閃爍跳動的淡藍色電弧,交錯纏繞成一道光柱,迅猛打了出去。

    而克倫迪亞抬起了腦袋,雙手五指張開,向前一推,像是要推開一扇厚重的門。

    那無形的門被推開的,一陣怒吼著、咆哮著的狂風從門中沖了出來。

    像是地獄的野獸打開了枷鎖。

    像是海上的龍卷無所阻攔。

    風聲的徹響竟是蓋過了雷霆暴動的聲音,讓距離十幾米外的姜陵都感到耳膜一陣。他瞪大眼睛,驚異的看到那粗壯的閃電,竟是被這猶如千軍萬馬般洶涌的狂風吹得倒退!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