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基層修個仙 > 196.混子他媽的決斷

196.混子他媽的決斷

 熱門推薦:
    門外聽著的那幾人一聽這幾句話就知道了,他們要找的人就在里面,于是二話不說就推開了虛掩的病房門進去了。

    病房是雙人間,算比較豪華了。另一個病人早就忍受不了潘蓮的大嗓門,拖著鹽水吊瓶就往外頭跑去透氣去了。所以現在病房內就只有三個人,床上一個,床邊各一個。

    “是你!”大強看到來人,猛然站了起來,指著最后頭進來的搖光說到,“你們來干嘛?”

    搖光一臉懵逼,他怎么認識我?

    “阿姨,這幾個人就是那個村子里面的人!”大強繼續指著搖光,“別人我不認識,但是這個人昨天晚上就在那里一直吃薯片來著,我怎么都忘不了!”

    潘蓮對大強這樣的描述比較懷疑,一個大男人在你面前吃薯片你怎么就怎么都忘不了了?隨機好像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一絲戒備心,這大強這么接近我兒子不會有什么企圖吧……

    “我說大強啊,那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潘蓮眼神在俊俏的搖光身上流連了一下,隨即目光又盯著魁梧的梁天士看了許久,最后把眼神定格在了圓悟身上。“怎么連和尚都有~”

    那聲音要不是大強知道眼前這中年婦女到底是個什么貨色,都快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幻覺了。這明顯要推銷自己的語氣是什么鬼?

    “咳咳,阿姨。我們也就是隨便逛逛,跑到那個地方的時候說晚上有什么廟會就上去看了看,至于那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沒事,這不是來人了嗎?”潘蓮從病床邊走開,抹了抹因為之前激動有點散亂的頭發,來到了搖光三人面前。

    “你們幾位是?”聲音柔弱,甚至帶著一絲媚音,絲毫看不出這是剛才好像吃了火藥一般的中年婦女。

    要說潘蓮保養的還是不錯的,特別是這個年紀絲毫看不出來身材的變形,只是臉上一些歲月的痕跡比較重,但是化妝品的力量也不容小覷,直接掩蓋了不少歲月刻出來的缺陷。

    “施主,我們來自本市的紅里山村,特意為昨晚發生的事情而來。”圓悟雙手合十,對潘蓮行了一個禮。

    “呀,還真是和尚啊?”潘蓮眼睛瞪大,一絲錯愕閃過之后,臉上又露出了一絲微笑。越過圓悟,對著后面的梁天士和搖光說道,“兩位帥哥,你們今天過來,是來商量賠償的事情的么?”

    圓悟:好像被無視了……

    ……

    小劉從擁擠的電梯中出來,往醫院的停車場走去。走了差不多一半路的時候,突然才想起自己昨天是搭著醫院救護車過來的。隨即搖了搖頭,準備往回走去坐個公共交通回鎮上的派出所。

    一轉頭,就看到了剛才在電梯里說要下來到車子里拿東西的那兩個人。一個年輕人文質彬彬,還有一個年紀稍大的大腹便便。

    警察的直覺告訴他,這兩個是好人,至少不是那種作奸犯科的人。

    張志合和天樞一直跟在小劉的后面,兩人嘴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主要的注意力還是在前頭的警察身上。本以為這警察會前往停車場,沒想到半路突然回頭,最賊心虛,特別是盯著警察這種事被發現,難免有些尷尬。

    “你好。”張志合為了掩飾尷尬,禮貌地朝小劉問了聲好。

    “你們好。”禮尚往來,小劉出于職業原因,也問了聲好。接著就準備往醫院外頭走去,到公交車站臺那等車。

    “那個,警察同志。您是不是我們鎮上的啊?”張志合又突然開口。

    “你們是……”小劉有些疑惑,貌似主動搭訕警察的人不多啊。

    “我們是東明鎮的!”張志合主動亮明身份,“您現在是要回去?”

    “哦哦,對。”一聽到東明鎮幾個字,小劉徹底放下懷疑的心思了,只是不知道這兩人有什么用意。

    “我說嘛,以前在鎮上的時候好像見過您,我剛才還跟大哥嘮叨說您是不是我們鎮上的人呢。”

    “那這樣吧,我們剛才準備出來到車上拿東西的,但是下來之后才發現那些東西忘在家里了。正準備開車回去拿呢。我看警察同志好想要去搭公交車,想著要不要捎您一段,反正順路。”

    “這……不好吧。”小劉心中有些欣喜,但是也不好直接表露出來。雖然搭公交車照樣能到鎮上,但是距離派出所的位置還是有些路的,需要徒步走回去。

    “哪里,警民一家嘛。警察平時為我們守護社會治安,現在能幫一把也是我們這些老百姓的榮幸啊!”張志合拋出一個大帽子,蓋在這件小小的事情上。

    “那,好吧。”雖然是陌生人,但是小劉對于警察這個身份還是很自信的,畢竟腰間還別著一把殺傷性武器呢。

    既然順路,那也不嗦,三人迅速地上了車,往東明鎮的方向開去。

    ……

    “你這女人,怎么張口閉口都是錢?”梁天士眉頭一挑,感覺眼前這女人身上一股氣息特別讓人不舒服。不是妖靈,絕對是凡人,但是為什么有一股特殊的味道?

    “喲喲喲,著人活在世上不就是為了活下去么?活下去哪里不需要錢啊?什么叫張口閉口都談錢?你吃飯張口閉口的,吞進去的不也都是錢么?”潘蓮臉色變了變,但是長久以來的社會經驗和人生閱歷,讓她輕松應對。

    “再說了,打傷人了是不是要賠償一些?光這個醫藥費就不是個小數了。”潘蓮轉身,“看看我那兒子,現在還躺在床上,以后不知道還要花多少錢療養呢。”

    “你說說?要錢不是天經地義么?不要錢那才叫不正常!你說是吧,小帥哥。”潘蓮朝著搖光拋了個媚眼。

    梁天士臉漲得通紅,一句話就被人家懟了回來,而且還是那種自己無力反駁的狀態,實在憋屈。

    “阿彌陀佛,施主。錢我們沒有……”圓悟開口,一句話沒說完就被潘蓮強行打斷。

    “沒錢說什么話!”

    “……”圓悟有些抑郁了。

    “那個,施主,前我們雖然沒有,但是我們準備親那位手上的施主到我們村子里面去,我師父略懂醫術,準備為那位施主好好看看……”

    “你這和尚瘋了吧……我們在醫院好好呆著,去你們村子干嘛?你師父懂醫術,能比這里的醫生厲害么?再說了,你們……”

    “咳咳!”梁天士咳嗽一聲,看了圓悟一眼。這和尚還真不會說話,你這么說,人家能跟你回去才怪。

    “那個,和尚沒說清楚。是這樣的,我們這次過來,一來是和尚的師傅能夠給你兒子治病,二來是雖然我們沒有錢,但昨天有個老板說事情因為他而起,準備給你們一些補償。”

    一聽到補償,潘蓮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坐在角落的大強也從椅子上唰地站了起來。“補償?多少!”

    梁天士心中腹誹,本來這錢那個叫什么李慶國是準備掏這個補償款的,但現在人家的記憶沒了,估計這伙人站在他面前都不認識,還怎么讓他掏醫藥費?但是總得找個由頭把人家騙……請過去啊,后續的事情那就看天樞前輩的了。

    “額,那個老板說了,在醫院的醫藥費你們先結了,按照發票給你們兩倍的報銷。另外他個人再出100萬的營養費,說是能不能把這個事情直接了了。”這數字可不是梁天士胡編亂造的,而是在門外就聽到的潘蓮自己報的數字。

    一聽到數額,潘蓮和大強差點就笑出聲來了。100萬啊!雖然自己兒子吃了點苦頭,但是不就是流了點血,外加一個不大不小的腦震蕩么?能出什么大事,會有什么后遺癥?!

    再說了,這100萬,多少人得干多少年才能掙得?向自己這種躺在床上伺候那些豬八戒的,不知道要接多少才能有這個數!

    有了這錢,我再養兒子那不更輕松啊!

    潘蓮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兒子,對著大強說道,“大強,結賬去!我們出發,跟他們去會會那個醫術高超的老師傅去!”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