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 第307章 蘇念,你太讓我失望了

第307章 蘇念,你太讓我失望了

 熱門推薦:
    蘇萌雖然感覺有點不太好,但還是接過來,猶豫著換了臺。

    那種什么電視劇她也不敢看,有長輩在不太好。

    換了幾個,突然一個地方臺里面傳來小孩子歡快的笑聲。

    這是一個地方臺的少兒頻道,里面的小孩大概三四歲,一個個都非常可愛,其中有個小女孩粉雕玉琢的,像個瓷娃娃似的,非常漂亮。

    就連傅老端著茶杯的手都一頓,眼睛忍不住盯著電視,然后不著痕跡的瞥了眼蘇萌。

    這孫子結婚倒是不愁,就是不知道啥時候能生個孩子出來,這樣他哪天就是閉上眼也能安心。

    蘇萌壓根不知道傅老心中想法,就是覺得那個小女孩特別漂亮,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傅瑾煜淡淡掃了兩眼,低頭湊在她耳邊道,“想要的話我們生一個。”

    他的聲音又低又沉,哪怕刻意壓的很低,但還是被傅老聽的一清二楚。

    傅老表面目不斜視,心里卻在腹誹:這小兩口也不知道悠著點,他老頭子還在呢!

    不過對于傅瑾煜的話,傅老還是非常期待,又忍不住抬眼看了看電視里的幾個小孩子。

    蘇萌被他說的臉一紅,尤其是當著傅老的面,越發窘迫。

    她伸手狠狠擰了一把,警告的瞪著他。

    傅瑾煜唇邊的笑意并未收斂,只是若有若無掃過她的肚子。

    蘇萌拉開兩人的距離,拿起遙控器連忙換臺。

    很快,宋蕓就招呼他們吃晚飯。

    幾乎是他們剛剛上桌的時候,傅小冉背著書包進門。

    “喲,小冉回來了,正好趕緊洗洗手來吃飯。”宋蕓招呼道。

    傅小冉拉了拉羽絨服拉鏈,臉上露出笑容,“好啊,我馬上就來!”

    然而人進了洗手間的時候,小心翼翼拉開拉鏈,看到脖頸上那紅印,頓時一陣惱怒。

    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后,宴子林就陰魂不散的跟著她。

    她從來沒發現宴子林那么難纏過,還被占了好幾次便宜。

    尤其是今天,不僅被摁著親了幾口,還在脖頸上咬了一口。

    傅瑾煜都快恨死他了,但那微微上揚的嘴角卻帶著幾分甜蜜的味道。

    生怕外面的人發現,傅小冉連忙洗了手拉上拉鏈,這才從衛生間走出去。

    “大伯母,爺爺,小

    嫂子。”傅小冉叫了人,然后就挽住蘇萌的胳膊,“小嫂子我好久都沒見到你了,好想你。”

    她最近都待在學校,蘇萌發生的事情也都不知情,自然好久沒見到她。

    “你放假可以過來玩幾天。”

    傅小冉吐了吐舌頭,“那多不好,打擾你跟煜哥哥的二人世界,我才不要!”

    她說著,然后就坐到對面去,留下如夢緋紅的小臉。

    “大伯母,你終于回來了,這次你跟大伯父去哪里玩了?”

    宋蕓跟傅書鋒經常外出旅游,有時候一去就是幾個月,偶爾也就能在朋友圈看到照片。

    宋蕓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怎么小冉也想去?那下次趁著你放假,伯母帶你一起去。”

    宋蕓只生了傅瑾煜一個兒子,一直挺想要個女孩的,但都沒有如愿,所以對傅小冉也是格外疼愛。

    傅小冉一聽頓時雙眸晶亮,剛要答應下來,忽然就接收到一道冷涔涔的目光。

    那目光正是傅書鋒,哪怕并未開口說話,傅小冉卻瞬間秒懂他的意思。

    大伯父就是個妻奴,恨不能帶上老婆環游世界,哪里肯讓別人打擾。

    傅小冉頓時撇了撇嘴,“算了,恐怕沒什么時間。”她其實還挺想去的。

    然而大伯父太兇殘,她不敢。

    宋蕓多了解自己老公啊,頓時就瞪了他一眼,“幾十歲的人了,好意思威脅一個小丫頭。”

    傅書鋒面上不見半分心虛,“我這是為了她好,你不是說想去登雪山,那地方海拔很高,我怕她受不了。”

    傅小冉一聽海拔高,還是雪山,連忙擺擺手,“不用了不用了,大伯母還是你跟伯父去吧,我就不湊熱鬧了。”

    傅小冉怕高,整個傅家人都知道。

    傅書鋒這話不是故意的嗎?偏偏人家面不改色,半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宋蕓氣結,“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

    “對你,不幼稚。”

    “咳咳。”傅老咳嗽一聲,“行了,吃飯。”

    這兩人,都是做長輩的了,在小輩面前也不知道注意點。

    傅老直搖頭。

    蘇萌眼觀鼻,鼻關心的埋頭吃飯,卻將他們的話都聽進耳朵里。

    “婆婆和公公的感情真好啊!”蘇萌在心中感慨。

    正想

    著,碗里忽然就多了一雙筷子,一片魚肉夾到她碗里,然后是蔬菜,肉,蔬菜,肉……

    不過瞬間,她那碗就堆成一座小山,蘇萌臉頰發燙,差點沒被噎住,“夠了!我吃不下。”

    “多吃點,省得媽說我虐待你。”

    蘇萌:“……”

    當面這么說你親媽真的好么!

    果然。

    宋蕓白了自家兒子一眼,“傅瑾煜你皮癢了?”

    傅書鋒也抬眸掃過去,眸色深沉,視線攝人。

    傅瑾煜面不改色,仍舊是那副清雋矜貴的模樣,“我這不是在貫徹媽的思想,讓小萌多吃點飯。”

    那理所當然的口吻,半點都沒有因為眼前兩人是他的父母而有所妥協。

    “傅瑾煜。”蘇萌看不過去,忍不住拽了拽他的衣袖。

    怎么說也是因為她而起,總不能讓她看著吵起來,連忙擠出一絲笑容,“媽媽,他不是那個意思,你別放在心上。”

    “哼!”宋蕓冷哼一聲,“還是我們家小萌懂事。”說著又給她夾了根雞腿,“來多吃點,別管他。”

    蘇萌看著一碗的菜,只覺壓力很大,卻還要微笑道,“謝謝媽。”

    “真乖。”宋蕓笑的合不攏嘴,“臭小子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

    “傅瑾煜,不準欺負我兒媳婦,聽見沒有!”宋蕓兇巴巴的對自家兒子說道。

    蘇萌回以微笑,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畢竟不管怎么說傅瑾煜才是親兒子,她要是真應了那才尷尬。

    傅瑾煜倒是神色不變,“我自然不會欺負她,只會好好疼她。”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傅瑾煜說‘疼’這個字眼時,總覺得刻意咬的重些,似乎有別樣的歧意。

    似想到什么,蘇萌小臉微紅,連忙埋頭苦吃。

    傅瑾煜將她的神色看在眼里,深邃幽暗的黑眸閃過一道精光。

    吃完飯,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都黑了下來。

    傅瑾煜跟蘇萌離開老宅,宋蕓給他們帶了很多東西,并還囑咐了蘇萌一些。

    回到別墅已經八點多接近九點。

    蘇萌一進門就沖進洗手間,可能是吃撐了,忍不住對著洗手池干嘔起來。

    “少夫人這是怎么了?”鐘叔瞅著突然跑進洗手間的蘇萌問道。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