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 第280章 傅瑾煜:跟你不熟

第280章 傅瑾煜:跟你不熟

 熱門推薦:
    “騎馬吧!”蘇萌眸子亮晶晶的,然后動手打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了車。

    傅瑾煜先帶她去了房間,略微休息了一會,然后才帶著她去馬場。

    這邊是一個俱樂部,馬場十分遼闊。

    兩人到的時候,宴子林跟傅小冉已經在比賽,兩匹駿馬一前一后的較勁。

    蘇萌看的心動不已,眼巴巴的瞅著兩人,奈何她沒騎過馬根本不可能像兩人一樣。

    傅瑾煜拿了頭盔和護膝,讓她穿上才去牽馬。

    他牽了一匹較為溫順的馬兒,“我牽著你走兩圈,慢慢來別著急。”

    蘇萌這才收回目光,在傅瑾煜的攙扶下有些笨拙的上了馬。

    坐在馬上,蘇萌萬分緊張,緊緊的趴在馬背上,生怕被甩下去,眼珠子都在不斷的亂動。

    “放松點,別那么緊張,有我在沒問題的,這匹馬非常溫順不會摔的。”傅瑾煜牽著馬,柔聲寬慰。

    蘇萌看起來像是聽進去了,但還是緊張的看著他,有點放不開。

    “我先牽著走兩圈,你慢慢適應一下,相信我。”

    “嗯。”蘇萌看著那雙黑眸點點頭,被他牽著往前走。

    如傅瑾煜所說的那樣,這匹馬很溫順一點都不會有危險。

    漸漸的,她膽子放大了,“傅瑾煜快一點,我不怕了。”

    恰好這時,宴子林跟傅小冉騎馬經過,揚起一片塵沙。

    別看傅小冉平時天真乖巧,可騎馬的時候卻帶著一股英姿颯爽。

    兩人明顯還在暗自較勁,宴子林口吻輕佻,“我說小公主你行不行,待會輸給我可不要哭鼻子哦!”

    那口吻非常瑟又欠扁,讓落后他一步的傅小冉恨的牙癢癢。

    “輸給你?絕對不可能!”話落傅小冉一甩韁繩,“駕!”

    傅小冉被激的上了火,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韁繩一甩猛地沖了過去。

    宴子林眼眸微閃,緊跟著而去,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

    蘇萌這邊,因為那兩人太急太快,惹得身下的馬兒好似也有些煩躁不安。

    蘇萌立馬下意識抱住,“傅瑾煜!”

    這會哪里還有剛才的氣勢啊!怕的連忙抱住馬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傅瑾煜。

    傅瑾煜毫不遲疑翻身上馬,一手勒住韁繩,另一只手僅僅

    扣住她的腰,“別怕,不會有事。”

    蘇萌本就是第一次騎馬,心里原本就有點害怕,直到這會被緊緊抱住,這才覺得一顆心仿佛落了地。

    她連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這才覺得安全許多。

    傅瑾煜輕輕甩了甩韁繩,扣住她的腰壓低聲音,“想不想跑一圈?”

    蘇萌雙眸一亮,有些羨慕的看著不遠處那已經看不到的兩人。

    她自己是不敢單獨騎馬的,不過卻是有點心動,立馬用力的點點頭,“想!”

    那雙杏眸亮晶晶的帶著渴望,看的傅瑾煜眸色微暗,緊緊貼著她的腰身,低沉暗啞的開口,“那就好好抱緊我!”

    話落,猛地一甩韁繩,身下的馬兒立馬撒開蹄子跑了出去。

    “啊!”蘇萌忍不住驚呼一聲,連忙緊緊攀住他的雙臂,生怕被甩下去。

    傅瑾煜到底顧忌她第一次騎馬,所以并未太快,然而即便如此那感覺也相當刺激。

    獵獵冷風從臉上刮過,周圍的場景如走馬觀燈般極速閃過,那感覺有種別樣的體驗。

    最開始蘇萌十分的緊張害怕,緊緊抓住他的胳膊,一雙眼睛半睜半瞇,都不敢到處亂看。

    傅瑾煜貼在她的耳畔低聲道,“別緊張,相信我。”

    他的聲音似乎能夠安定人心,奇跡般的就讓她從那種緊張的情緒中一點點平靜下來。

    蘇萌努力的睜著眼睛,傅瑾煜身上的熱度緩緩傳來,讓她逐漸不再感到害怕,開始享受起騎馬來。

    傅小冉說的沒錯,騎馬確實是一件非常刺激又享受的事情。

    傅瑾煜帶著她騎了一圈,然后就一勒韁繩,馬兒的速度立馬就緩了下來,步伐緩慢的走動著。

    蘇萌此時心跳還有些快,精致的小臉也紅撲撲的,看起來非常誘人。

    傅瑾煜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唇角,聲音透著寵溺,“喜歡騎馬嗎?”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輕輕摩擦著那白嫩的耳垂,溫熱的唇在她臉頰輕輕蹭著,耳鬢廝磨,曖昧異常。

    蘇萌那張小臉愈發紅了,明明這話問的很正經,可她總有種心驚肉跳,似有歧義的錯覺。

    尤其是這大庭廣眾之下的,蘇萌緊張的咬了咬唇,四下張望片刻,“傅瑾煜,你別這樣。”

    她輕輕的扭了扭腰試圖掙扎,躲避。

    然而她才剛剛有所

    動作,傅瑾煜忽然扣住她的后腦勺,將她的頭一轉,精準的覆上那紅唇。

    蘇萌眼睛一瞪,心都快從胸口跳出來了。

    他,他怎么敢……

    此時不僅僅是在白天,而且還是在馬場這種地方,她簡直都快哭了,小手不斷的推搡抗拒。

    結果就是被不輕不重咬了一口,卻并沒有將她放開。

    此時確實已經有人過來,而且這人兩人還挺熟。

    一身黑白騎馬服的沈蘭沁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拉住韁繩的手不斷收緊。

    這賤人!居然大白天勾引傅瑾煜,真是不要臉!

    雖然心中惱恨的要命,可沈蘭沁的目光卻一瞬不瞬落在兩人身上,尤其是傅瑾煜身上。

    哪怕以她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具體情況,但沈蘭沁還是有點吃驚,“沒想到阿煜親熱起來這么霸道。”

    傅瑾煜這人素來清冷矜貴,身邊從未出現哪個女人,一度被傳出不喜歡女人。

    哪里能想到,這樣的他吻起女人來居然會那么熱烈,霸道,霸道的讓沈蘭沁心動不已。

    她甚至此時已經在腦海中將他懷中的人換成自己。

    一想到這里,就忍不住面紅耳赤,勒住的韁繩驚了馬兒。

    馬兒立馬就拔腿狂奔出去,也使得蘇萌越發緊張。

    有人!快放開我!

    她用眼神傳達著自己的意思,祈求著傅瑾煜能夠不再繼續。

    傅瑾煜眸中露出一抹不悅,到底還是將她松開,眸色深沉的盯著那破皮的薄唇。

    他伸手用手指細細的摩擦,“破了。”

    說著還垂頭又親了一口,迎來蘇萌一個白眼,“你還好意思說!”

    她只覺得嘴唇都要麻了,還有一絲絲的刺痛,這人居然還好意思說。

    她沒好氣的將人推開,眼角的余光卻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是她!”

    蘇萌雖然知道有人看到,但沒想到那人是個熟人,更沒想到會是沈蘭沁。

    沈蘭沁怎么會剛好出現在這里?未免太巧合了吧!

    傅瑾煜雖然沒回頭去看,但看著蘇萌的臉色大概也能知道不是什么受歡迎的人。

    他抬手將她吹散的頭發理好,聲音低沉的問,“還要繼續騎馬嗎?”

    自始自終,他都沒有回頭,好似并不知道身后有人。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