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 第245章 欺負我,勒死你

第245章 欺負我,勒死你

 熱門推薦:
    “煜少爺,徐家表哥來了。”鐘叔連忙上前說道。

    傅瑾煜視線落在徐晨曦身上,兩人目光交匯,空氣中好像有一股非常強烈的火藥味。

    雖然誰都沒有表現出來,但哪怕是鐘叔都覺得這氣氛不對勁啊!

    怕是要打起來?

    然而,他想多了。

    兩人的視線只交匯幾秒鐘,傅瑾煜就坐到一旁的單人沙發上。

    徐晨曦輕輕呷了一口茶,這才徐徐說道,“傅總,不介意我沒打招呼就登門吧?”

    雖然他嘴上是這么說,可那神色不見半分唐突的意思,依舊是那副仙姿卓絕的模樣。

    鐘叔眼皮子一掀,總覺得這人來者不善啊!

    “小萌,你先上去,我跟傅總說兩句話。”徐晨曦突然說道。

    “表哥?”蘇萌忍不住看了眼傅瑾煜,有點擔心。

    “沒事,你先上去。”傅瑾煜也開口,“鐘叔你們都下去吧。”

    蘇萌這才一步三回頭的上樓,到了房間卻有點不安。

    表哥到底要跟他說什么?

    等到客廳內只剩下兩人時,他們卻誰都沒有開口。

    徐晨曦不緊不慢的喝茶,直到一杯茶見了底,“傅總,那我就有話直說。”

    傅瑾煜挑眉,“你說。”

    “我姑姑就這一個女兒,雖然二十多年沒見,但總歸有我們徐家一半的血脈。

    我們徐家雖然低調,但也不會容許任何人欺負她,我徐晨曦第一個不答應。”

    “傅總,丑話我可說在前面,若你對不起她,欺負了她,我就是拼了這半條命也不會放過你。”

    別看徐晨曦平時仙姿卓絕,如同掛在畫上的男神仙,對什么都淡淡的,但絕對是個硬茬子。

    那清癯的面容因此越發病弱,輕輕咳嗽兩聲,咳的仿佛馬上要歸西似的。

    “我自然不會辜負她。”傅瑾煜沉聲說道,一句話就許下一個重諾。

    話落,卻又繼續道,“她很擔心你的病情,我身邊的聶青醫術不錯,用不用讓他看看?”

    徐晨曦又咳嗽了兩聲,面前多了一杯水,是傅瑾煜幫他倒的。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這才仿佛緩過神來,“不必,我的身體我清楚。”

    聞言傅瑾煜沒有多說,眼里閃過一抹精光。

    徐晨曦將要說的說完,這

    便起身,“小萌就托你照顧,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送你。”

    傅瑾煜將人送到門口,看著車子絕塵而去,這才將公爵叫到屋子里。

    鐘叔已經從廚房走出來,“煜少爺,這徐家表哥都跟你說什么了?”

    傅瑾煜淡淡掃了他一眼,“晚餐好了嗎?”

    “好了,我這就讓人端上來。”鐘叔立馬又走了。

    傅瑾煜這才起身上樓。

    樓上。

    蘇萌一直很擔心來著,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直到站在窗前聽見一道汽笛聲。

    表哥走了?

    總不可能是傅瑾煜吧?

    蘇萌連忙就要去下樓,哪知道剛把房門打開,就撞到一堵肉墻上。

    “這么一會不見就投懷送抱?”

    頭頂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蘇萌頓時瞪著他,“我表哥怎么走了?都沒跟我說一聲。”

    說著,她又連忙問,“你們都說什么了?”

    “想知道?”傅瑾煜低低笑到,有些不懷好意。

    蘇萌壓根就沒注意到,點點頭抓住他的胳膊道,“你快說!”

    卻聽“砰”的一聲,房門忽然被從里面關上,傅瑾煜將她緊緊抱在懷里。

    “親我一下就告訴你。”傅瑾煜聲音低啞的誘惑道。

    蘇萌一張臉登時就紅了,用力想要掙脫他的懷抱,“你放開我!”

    她惱怒的發現掙脫不開,就去掐他的腰,卻沒注意到某人突變的神色。

    “蘇萌。”

    他的嗓音低沉暗啞極了,就如同著了火一般,帶著極致的誘惑,聽的蘇萌不自覺的一顫,卻又鼓足勇氣,“干,干嘛?”

    傅瑾煜比蘇萌高許多,將她整個人圈在懷中,呼吸間都是他身上那淡淡的味道。

    她的頭緊緊貼在傅瑾煜胸口,能聽見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咚咚咚’如同打鼓。

    “你松開!靠太近了!”蘇萌小手推搡著,眸中閃過一抹精光。

    然后她悄悄的滑動身子,兩條腿在下方支撐著,小腦袋直接從他腋下鉆出去,然后就要溜之大吉。

    可她人都還沒跑出去一步,身后忽然一陣拉扯,緊接著兩人就換了一個位置。

    蘇萌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將傅瑾煜壓在門上……

    “呵呵。”低沉暗啞的笑聲傳來,緊接著戲

    謔道,“原來你喜歡這樣。”

    傅瑾煜平素有些冷,清貴爾雅,冷面修羅,私底下卻總是愛逗她,用那把好嗓子撩人。

    蘇萌本就不是乖巧的,被逼的急了反而亮了爪子。

    那雙漂亮的杏眸亮的驚人,甚至反過來主動的勾住他的脖子,紅唇一點點湊近,“那你喜歡嗎?”

    吐氣如蘭。

    甜膩,嬌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帶著女孩獨有的,仿佛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體香,熱氣不斷的往他耳朵里鉆。

    傅瑾煜黑眸逐漸瞇起,落在腰間的手不斷收緊,嗓音暗啞,“喜歡,傅太太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在勾引我嗎?”

    那帶著揶揄的聲音,明顯心情非常不錯,微微低頭便要封住她的唇。

    可他都還沒來得及動作,某個死丫頭就忽然一把扯住他的領帶,然后一點點收緊,“我勒死你個混蛋!想得美!”

    蘇萌也不敢扯的太用力,但仍是非常不舒服,最起碼讓他沒有作案動機。

    傅瑾煜保持著一動不動,看著那丫頭一臉得意,眸光微閃,手不自覺的就松開。

    蘇萌頓時得意非常,仍舊扯住他的領帶,甚至逼近囂張的威脅,“哼!讓你再欺負我!下次就勒死你!”

    那雙杏眸瞪得很圓,扯住他的領帶微微用力,張狂的模樣像極了某種小動物。

    “呵呵。”傅瑾煜低低笑著,趁她打算放手時,忽然猛地再次將人扯進懷里。

    “啊!……”

    一聲驚呼,不等她反應,傅瑾煜低頭捏住她的下巴,霸道的封住那張小嘴。

    直到她整個人渾身無力,靠在他懷里大口的喘氣,頭頂才傳來某人不要臉的聲音。

    “傅太太,這才是欺負。”

    蘇萌眼角一抽,伸手就想甩他一巴掌:臭不要臉!

    然而,她的手才剛有行動就被某人緊緊握住,“好了不鬧了,待會帶你出去。”

    蘇萌頓時氣得要死,什么叫她別鬧了?她分明是被欺負那個,這人要不要臉?

    她氣鼓鼓的沒好氣道,“去哪?”

    “宴子林說請你出去玩。”傅瑾煜改為握住她的手,語氣平淡的說道。

    說著,已經拉開房門,跟蘇萌一起往樓下走。

    那面不改色的模樣,真是看得人牙癢癢,蘇萌握了握拳努力壓下心頭的羞憤。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