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 第113章 被狗咬不能咬回去

第113章 被狗咬不能咬回去

 熱門推薦:
    蘇萌這邊已經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上了樓。

    比起樓下熱鬧喧嘩的場景,頂層顯然隔音效果很棒,安安靜靜的一點動靜都聽不到,甚至有點令人頭皮發麻。

    很快服務生敲了敲房門,進去說了一聲便請蘇萌進去。

    蘇萌倒也沒有停頓,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然后就對上囂張狂妄的黃毛。

    黃毛一臉獰笑的看著她,“臭女人你真有膽,信不信本少爺今天讓你進的來出不去?”

    不得不說,黃毛大馬金刀的坐在桌子上,加上那頭耀眼的黃毛,還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尤其是包廂內一眾人虎視眈眈,氣氛還是有幾分緊張的。

    蘇萌頓時仿若被嚇到般,捂著胸口退了兩步,一臉驚懼的道,“你,你們想做什么?”

    “你說呢?”黃毛獰笑,手中的酒瓶子突然‘咔嚓’一聲碎成碎片,被他握住瓶口。

    “上回的賬你說咱們是不是該好好算算?還有我兄弟的賬!”

    黃毛看著挺像那么回事,但蘇萌一想到這群人上次被顧言楚一打五,就忍不住想笑。

    雖說這批小弟明顯不同,但一看那身板就是軟腳蝦,實在構不成威脅。

    想著,面上便忍不住浮現笑意,再也裝不下去。

    黃毛頓時勃然大怒,“臭女人,你笑什么?”

    蘇萌無語的瞥了眼,扶額,“你電視劇看多了?臺詞倒是學的不錯。”

    這黃毛看上去也就跟她一般大的年紀,再加上那瘦猴似的身板,實在是很沒有威懾力啊!

    聞言黃毛頓時怒了,“你說什么?”

    蘇萌這回卻不搭理他,大喇喇的走到一旁的沙發上,無比自然的坐了下來。

    她這邊是夠淡定的,卻把包廂除去顏臣勛外的其他人都給嚇了一跳。

    這女人,太膽大了吧?難道就真的不怕嗎?

    顏臣勛若有所思的瞥了她一眼,隨即開口,“蘇小姐果真好膽識。”

    “還好。”蘇萌雙手環胸,“打開天窗說亮話,顏少這次找我來到底有什么事?”

    然而顏臣勛還沒開口,邊上被無視的黃毛卻怒了,“臭女人你竟敢無視本少爺!到底是誰給你的膽量?”

    蘇萌像看傻子似的看著他,一臉無

    語,“有病的話趁早治啊!”

    “你特么的!”

    “黃連。”顏臣勛打斷黃毛的話,遞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

    黃連便是黃毛的本名,他雖然心中仍舊憤怒,卻知道不能打亂計劃,只好惡狠狠的瞪了蘇萌一眼。

    這一幕看的蘇萌不由咋舌,沒想到顏臣勛這個紈绔子弟還是有點本事的嘛!

    等黃毛老老實實坐下,顏臣勛這才笑了笑,“蘇小姐不要見怪,小黃他性情向來如此,蘇小姐大人大量,想必不會跟他一般計較吧?”

    這頂高帽子戴的,蘇萌要說跟人家計較,那豈不是說她小氣咯?

    蘇萌瞧著顏臣勛淺笑晏晏,眸中卻似有深意,整個身子窩在沙發內,多了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蘇萌抬手捋了捋秀發,面上同樣掛著淺笑,“自然,本姑娘當然不會計較什么,畢竟……”

    話說了一半,蘇萌突然停頓片刻,眼底笑意更甚,“畢竟狗了我一口,我總不能反咬回去,你說是吧?”

    這已經不是暗諷,而是赤果果的諷刺,并且還把黃連跟狗做比較。

    當即,黃連蹭的一下站起來,眸中似要噴火,聲音猛然拔高,“臭女人,你說什么?”

    除去顏臣勛外的其他小弟,同樣面色不善的盯著眼前的女人,仿佛黃連一聲令下就能將人拿下。

    蘇萌看的很清楚,黃連這人沒什么腦子,這點不僅從上回,進門到現在都看的一清二楚。

    壓根就是個炮仗,還是一點就著的那種。

    若顏臣勛當真有什么目的,這黃連倒是個突破口。

    這也是為什么蘇萌不斷激怒對方的原因。

    對上黃連咬牙切齒,恨不能將她碎尸萬段的視線,蘇萌驚呼一聲捂住唇,隨即一臉無辜,“我沒說什么呀?黃少這是做什么?”

    那眼神無辜的不能再無辜,捂唇的動作更是欲蓋彌彰。

    還有,某人那微微上挑的眉眼,眼底的挑釁再明顯不過了,仿佛在說‘我就是故意的,咬我呀咬我呀!’簡直不能更欠揍!

    黃連本就不是忍氣吞聲的主,這下哪里還能坐的住?

    當即就猛地沖過去,擼起袖子說道,“勛哥,你別攔著我!今天我不收拾這個賤人,我就不姓黃!”

    其余人也瞬間圍了過來,將沙發上的蘇萌團團圍住,氣勢洶洶,一副要動手的模樣。

    黃連更是獰笑著道,“挺牙尖嘴利的啊,本少爺今個就讓你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這地方,小爺說的算,小爺想讓你死,就沒人能攔得住!”

    聞言蘇萌挑了挑眉,做驚恐狀拍了拍胸口,“那我真是好怕怕呀~”

    “哼!現在知道怕了?晚了!小爺今個兒……”

    黃連得意囂張的話沒說完,突然被蘇萌打斷,“那你有沒有想過,本小姐敢來赴約,能沒有點倚仗?”

    此時她的面上哪有半點驚恐?明顯剛才不過是裝的。

    只見她雙手環胸,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老神在在半點都沒把黃連看在眼中。

    一直觀察著她的顏臣勛眸光微微一動,心中已經有所了然。

    原本那人找上他,顏臣勛并不想答應,畢竟他表面紈绔,卻不是個蠢的。

    得罪蘇家,還有可能霍家這種事他又不傻,何必去做?

    但那人開出的條件太誘惑,又有別的許諾,顏臣勛這才幫忙試探。

    只是,這女人的倚仗會是什么,霍家?蘇家?還是別的?

    顏臣勛不動聲色看著,直到此時才緩緩開口,“好了小黃,有什么事我們之后再說,別忘了我們今天的目的。”

    這是在提點黃連,索性后者并不是真的沒一點腦子,想到什么便隱忍了下來。

    然而卻還是狠狠瞪了蘇萌一眼。

    顏臣勛替他倒了杯酒,隨即朝著蘇萌舉杯,“請蘇小姐別在意,我們今天請你過來確實是因為上次的事情道歉。

    上次唐突了蘇小姐還請見諒,小陽如今還在看守所也算受了教訓,黃連也被關了三天,對此也有深刻的教訓。

    在這里給蘇小姐賠不是,不管怎樣都是我們不對,蘇小姐若能不計前嫌,咱們的事便一筆勾銷。

    蘇小姐以后若有什么事,隨時說一聲,我必定幫忙。”

    顏臣勛這場面話說的真漂亮,若非見過剛剛黃連那般囂張狂妄的模樣,估計都快信了這番鬼話。

    見顏臣勛向她敬酒,蘇萌更是一臉警惕,微微一笑拒絕道,“抱歉,我不喝酒。”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