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一百六十章 言語交鋒

第一百六十章 言語交鋒

 熱門推薦:
    謝菲爾德本身并不介意別人怎么稱呼自己,不過卻引起了伊芙琳的同仇敵愾,她雖然被謝菲爾德評價有正義感,不過也是分對誰的。自己的老板無端端的遭受辱罵,讓她氣不打一處來,“這些人怎么這樣?”

    “如果我要是穿著警服去,估計就會受到非常大的尊重,不過我不是那幫穿狗皮的混蛋。”在謝菲爾德眼中,警察只不過是有制服的保鏢,屬于是為自己服務的一個部門,再多就沒有了。

    不過在歷朝歷代當中,哪一代的百姓對官府心里都有畏懼。中國人骨子里里面就瞧不起商人,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其實也不需要改變。實際上瞧不起商人才是目前世界的普遍現象,就連目前世界的中心歐洲,很多普通人也是瞧不起商人的。

    以為哪里都是資本主義燈塔呢?目前拜金占據社會主流的也就只有合眾國而已,海量的財富受到追捧,而不是謾罵。謝菲爾德一定會對得起這種追捧,早日完成自己的理想,把合眾國的天花板造的嚴嚴實實,讓這些屁民永遠都上不來。

    所以太平洋沿岸就變得極為重要,在謝菲爾德的眼中,自己現在的行為不亞于當初,祖父從新奧爾良舉家搬遷,在當時還非常荒涼的德克薩斯站穩腳跟。這是謝菲爾德這個本來不應該存在歷史上的家族至關重要的一步。

    而現在他要完成的是第二步,這一步走出去,成功的在太平洋沿岸站穩腳跟,他才有了和楊基佬一較高下的資本。一方面作為一個大公司的繼承人,他絲毫不知羞恥的往阿靈頓拍了一分電報,表示自己現在需要一定的人手,要的不是工人,而是黑金公司的職員。

    作為一個剛剛到達西海岸的迪克西人,他對兩百萬西海岸公民沒什么感情,就算是全死了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不過自己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該開口的時候就開口。

    更何況確實需要一點力量來震懾一些混球,比如說正在他面前大放厥詞,上半身白襯衫,下半身背帶褲的中年男子,正在喋喋不休的說話,一副我是本地人的混蛋做派。

    加利福尼亞工人黨,實際上是一個民間組織,類似于3k黨,不過主要集中在維護工人階級的利益問題,謝菲爾德不住地點頭,心想著關我屁事?

    老子橫行南方十三州,什么樣的人沒見過?和洛克菲勒、杜邦談笑風生?你算什么東西,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腳底下的泥巴洗干凈的了沒有?

    當然謝菲爾德也就是在心里面想想,天賦人權,人家為了本國工人階級的利益,過來和丑惡的資本家談談,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威廉先生,我們知道你是一個十分富有慷慨的人,但是能不能考慮一下本國的公民權益?為什么要雇傭一些外人呢?”淳樸的工人代表在謝菲爾德面前聲淚俱下,表示不能夠理解社會精英如此不顧大局的行為,顯然這一番說辭對方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然不會這么無縫連接,一點沒有口誤的說出來。

    謝菲爾德猜測的一點錯誤都沒有,這個工人代表真的已經對不同的資本家說過很多次類似的話了,最早一次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年前,對各種各樣不顧大局的資本家,人家同樣是見的多了。

    “那你想要怎么辦呢?”謝菲爾德看到這幅情景感覺有些好笑,真是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碰到這種事情,竟然站在了廣大工人階級的對立面,真是辜負了前世在學校時候老師們的教導。

    “老板,我們的工人也需要這一份工作!”最后工人代表義正辭嚴的開口道,“每一個勤勞的工人背后都是一個個家庭。”

    “哦?”謝菲爾德眨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然后把招工啟事的英文版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面,第一條,工作時長十六個小時,每個月薪水十五美元。看著工人代表拿起來招工啟事,謝菲爾德吧唧吧唧嘴道,“如果你們這些工人能夠做到,我馬上就停止招工,讓你們去工作。”

    “這?這種條件是不是太苛刻了?”工人代表認真的看著招工啟事,都有點懷疑是不是回到了十年前,這種條件也有人去干?

    “做不到把招工啟事拿回來,一張紙也挺貴的!”謝菲爾德不客氣的把招工啟事收回,一臉嫌棄的道,“整個加利福尼亞,這么多的土地,你們完全可以購買一塊自己種地,完全用不著和非法移民搶飯碗,歸根究底還不是自己懶?我看那些華工要是和你們一樣可以有購買土地的權利,你們別說吃飯了,連喝風都喝不上。”

    “是不是覺得我太不瞧不起你們了?我告訴你,連這點錢我都不愿意拿出來,當年我們家的勞動力都是免費的,槍頂在腦門上,誰敢不干活?哪有像是你這樣的流氓,在我面前這么說話?”謝菲爾德掐著腰站起來,義正辭嚴的指責著加利福尼亞工人黨的貪婪,簡直不給資本家留下利潤,只知道一味地指責和仇富,而不思考自己哪里沒有做好。

    “合眾國的公民都是以奮斗立國,有著清教徒的節儉和勤奮,至少在你們身上我并沒有看到,反而從華工身上看到了這一點。”

    作為加利福尼亞工人黨的代表,來者覺得自己已經見慣了資本家的無恥。但是像是這么無恥而且知識積累如此巨大的資本家,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還沒有反應過來,謝菲爾德就已經做好了送客的準備,就在這個時候一身小制服的伊芙琳扭動著身姿走了進來,友好的對著來客笑了笑,把電報遞給謝菲爾德的道,“是阿靈頓發過來的電報。”

    “全部都是?”謝菲爾德一挑眉毛還不少呢?對著還沒走的工人代表道,“你們這些人,連眼前的危險都看不到,天天就盯著那一點蠅頭小利,我問你,華工隔著太平洋,而且這個群體本身不會再合眾國定居,他們干完活就走了。而邊界另外一邊,說西班牙語的墨西哥人,來了之后不但不走,還要在這里定居,你覺得誰的威脅比較大?”

    “那些墨西哥人就不搶你們的工作了?華工有什么可怕的,我一眼就能認出來誰是華工,可墨西哥人我一眼看不出來,卻一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搶奪你們的工作機會,都是挨著墨西哥,怎么你們加利福尼亞人就一點警覺的心思都沒有?嗯?”

    “這個?”工人代表愣住了,這和他設想的談判不一樣,似乎某些事情上,這位年輕的老板,還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只不過是更為宏大的角度。

    “這個什么?連邊界都看不住,合眾國眾多優秀軍人的流血犧牲,再讓人把老家偷了,這就成了一個笑話了。”謝菲爾德不耐煩的指責著,包括加利福尼亞工人黨在內的一眾人,目光短淺,“把華工都解雇,然后都換成墨西哥人,這樣你們是不是就高興了?可一樣你們還是沒有工作,你要是能告訴我,現在加利福尼亞有多少墨西哥非法移民,下次我就和你好好談這個問題。我現在挺忙,知道門在哪吧?請便!”

    這一次資本家和工人代表的交鋒,謝菲爾德以老牌奴隸主,新生資本家的強勢作態取得了完勝,不過他知道這只是剛剛開始,想要降服這些加利福尼亞人,還要下一番功夫。

    伊芙琳見證了這次交鋒的后半段,丑惡資本家全程吊打工人代表取得完勝,戰敗者顏面羞愧的事實,明明不大的年紀卻這么強勢。

    “看什么,我臉上長花了?”謝菲爾德手拿著電報忽然抬頭看著伊芙琳的漂亮臉蛋,自鳴得意的道,“我看出來了,你已經被我深深吸引,雖然我首先開口讓你不好意思,肯定不會承認這個事實,但事情就是如此,你的心不會騙你。”

    “老板怎么這么說話!”伊芙琳瞬間脖頸都變得通紅,快速蔓延到了臉上,不好意思道,“我雖然受到了你的雇傭,但可沒有多想。”

    “有沒有多想只有你知道!”謝菲爾德很是自戀的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以前我上大學的時候,總是有女孩子和我表白。”

    “上大學?”伊芙琳仔細的看著謝菲爾德,看起來似乎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當然不是在說謊,奧斯汀的女校一般人進得去么?謝菲爾德就沒事進去,一個女校他一個男生經常出現,自然能夠收獲很多好感。

    怪不得說話這么有道理,連能言善辯的大人都說不過他!伊芙琳的眼中閃過一抹羨慕,對方比自己還小都上過大學,自己卻沒有上過。

    “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招聘你就多費心一下,不過文秘工作我只要女性,男人不太適合做這個事情,招聘回來之后我親自考察一番。人數不夠的話,家里的電報上也說了,奧斯汀分校的畢業生會有一部分要過來。”謝菲爾德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道,“現在事業剛剛起步,以后的事情多著呢。”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