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拜金者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拜金者

 熱門推薦:
    加利福尼亞州,百年之后這是合眾國經濟最強的州,白左大本營,硅谷和好萊塢都在這里,既代表著合眾國的高科技產業,也代表著合眾國的流行文化。簡直就是魔都和帝都在同一個省,把本土面積最大,農牧業最強,還有強大石油儲備的德克薩斯又壓了一頭。

    但在這個年代,加利福尼亞州只不過是合眾國各州當中的一個一般貨色。連同加利福尼亞州在內的太平洋沿岸,合眾國的公民也不過兩百多萬。這個人數并不包括非法移民,而這個非法移民的數量,在十年前就已經超過十分之一的合眾國公民了。

    站在一處山坡之上,謝菲爾德遙望遠方,太平洋的對岸就是他前世的祖國了。

    這個舉目遠眺足足維持了十分鐘左右,就連陪在身邊的伊芙琳就懷疑,自己的新老板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大海,這個月份的海風還有些涼意,站時間長她都有些受不了。

    好半天謝菲爾德才收回目光,完成了自己的發呆之旅,就如同前世在課堂上,他明明在發呆,表面上還能做出一副正在思考正確答案的樣子。

    “加利福尼亞比我想象的更加荒涼一點!”順著小路走下山坡,謝菲爾德早已經把太平洋對岸的事情拋之腦后,他知道前世的祖國會鳳凰涅,以后的日子會很好,并不需要自己的關心,自己不去干擾本來的路線,就已經是對前世祖國最大的尊重。

    帶著憐憫的思維覺得自己可以做點什么,本身就是瞧不起華夏大地上的數億人民。那片土地上的人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他們一定會依靠自己的能力站著還把錢賺了。

    不干擾就是最大的尊重,謝菲爾德覺得自己還是別上去添亂了,先把合眾國里面的事情搞明白比什么都強。不過現在加利福尼亞的基礎還是太差了一點,別說不如北方了,距離南方各州都相差很遠,所以才有此感嘆。

    “自然是比不過芝加哥那種大城市了!”伊芙琳小心翼翼的回答著,剛開始被自愿辭職的她,還以為自己碰上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燦爛的人生即將在最為美好的年紀凋零,終止與十九歲,現在看來自己的小老板,似乎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人。

    “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楊基人,芝加哥只不過是我來的地方,我的家鄉載德克薩斯,知道自己的老板來自哪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下次不要犯這種錯誤,小心一點!”謝菲爾德指著山路上的碎石,小心翼翼的牽著女孩的手,成功的讓老板的威儀半途而廢。

    如果安妮在這里的話,肯定會回想起來,謝菲爾德這種十分注重細節的紳士作風,是讓自己心動的重要原因之一。可她肯定想不到,自己的心上人對所有女人都是這樣的。

    渣男牌中央空調,就是這么有博大的胸懷,能夠全方位無死角的對所有女性發光發熱。現在又成功讓伊芙琳卸下了心中的防備,成長當中的花朵會更加的茁壯成長,直到綻放出最為美麗的光華。

    甚至伊芙琳都忘記了在兩人左右,幾十個身上帶槍的保鏢,正在一邊走一邊觀望著附近的動靜,一旦有風吹草動,就會毫不猶豫的把這里變成哥譚。

    從伊芙琳的口中得知,目前的洛杉磯大概有十萬以上的人口,謝菲爾德對這個人口規模大概有一些了解,前世他的家鄉也是本省比較大的鎮,大概也是十萬人口。自己從鎮南走到鎮北,大概也需要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考慮到洛杉磯的高層建筑其實并不多,因為地處太平洋火山地震帶,該地震帶直接成因是板塊的移動和碰撞,地況復雜總是地震。所以沒有高層建筑的情況下,謝菲爾德認為自己兩個小時時間,差不多就能摸清楚十九世紀洛杉磯的大概情況,以后絕對不會迷路。

    目前的洛杉磯甚至整個加利福尼亞,也是以農牧業為主,自然也被設立了一個農牧協會在這里,不過謝菲爾德并沒有去不務正業,他現在有正經事要做,比如先了解一下自己的新任女助手在哪住。

    伊芙琳的家和現在合眾國的普通家庭差不多,表面上是中產實際上是古羅馬的自由民階層,日子過得去甚至比較清貧,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貴之家,不然怎么會讓自己的女兒這么早就去上班?而不是去上大學!

    第一次上門謝菲爾德還專門挑選了一點禮物,帶著兩瓶酒,倒是有一點第一次去見家長的意思,和伊芙琳乘坐一架馬車,停留在了一處不大的房子面前。

    在路上謝菲爾德已經能夠對大街上的行人進行初步的觀測,簡單來說現在的洛杉磯魚龍混雜,和德克薩斯并不太一樣,這不是說德克薩斯多好,而是在大環境上德克薩斯的排外并目的明確,因為內戰的關系,南方各州的排外排的是楊基人和黑人。

    因為土地條件很好加上本身人口只有北方的一半,倒是并沒有太過于受到外來移民的沖擊,北方各州和大西部各州排外排的就很雜了,不像是南方各州排外排的這么團結。

    洛杉磯同樣魚龍混雜,對于生活空間和職位競爭也日趨激烈,這些都促成了一些恐懼心態害怕外來移民工人取代本地工人讓薪資水平下降、讓居住區變得凋敝、破壞傳統道德以及威脅原有的政治秩序等。人們的刻板印象、認為意大利人大多皮膚黝黑而且很蠢,認為有愛爾蘭人懶惰酗酒,認為猶太人貪婪狡詐,更不要提對從東亞過來的非法移民了。

    走下馬車讓人在外面等候,謝菲爾德就拎著禮物進入了伊芙琳的家中,一個很平常的五口之家,除了父母之外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看起來像是剛剛放學。這一點就比謝菲爾德莊園強,算上人在巴黎十年失聯的老頭子,自己家有血緣關系的一共才四個人。

    見到衣冠楚楚人模狗樣的謝菲爾德,伊芙琳的父親現實一陣錯愕,但是馬上眼前一亮,就熱情的迎接謝菲爾德進來,滿臉的笑容道,“我作為一個父親知道遲早也有這么一天,女兒長大了。我們家的管教很嚴的,伊芙琳是一個好女孩!”

    “還很有正義感!”謝菲爾德點點頭,還給伊芙琳的父親補充了一些優點。

    “爸爸!”伊芙琳雖然作為女兒不想這么想,但是真的面對此情此景覺得十分丟人。自己的父親和很多人一樣,很希望結交一個有錢人。

    拜金!這也是謝菲爾德的感受,不過這并不算是什么大錯誤,作為資本主義之燈塔,人類之希望,我大合眾國自有國情在此,拜金十分正常,清教徒的那套逆流,必將隨著社會進步而被徹底碾壓。

    “不知道你的家里是做什么的?”笑呵呵的讓謝菲爾德坐下,伊芙琳的父親仍然在繼續著自己的把關之旅,想要從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少年嘴里套出更多的信息。

    “我家是開農場的,來到加利福尼亞也是因為剛好買了一塊地,繼續開農場!”謝菲爾德想了一下坦誠的回答道。他從來不會去故意騙人,除非騙人能夠獲得利益,顯然從對方這種家庭,他騙人是沒有意義的。

    本來就是實話實說,艾麗阿姨去年就已經在加利福尼亞購買土地,只不過他今年才有時間過來考察,說不定土地購買還要繼續,比如大灣附近的土地就很有升值潛力。

    目前的加利福尼亞對謝菲爾德而言,就是一處可以隨便自己怎么樣的處女地,雖然很荒涼,可是經過自己的手,一定會慢慢的走上正軌。

    “開農場好啊,現在像是威廉你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很多男孩好吃懶做,一點也沒有奮斗之心。我就很看不上某些青年的態度。”伊芙琳的父親很是滿意的贊嘆,不過謝菲爾德聽著,怎么一副你要對我女兒好的意思?

    “爸爸!”忍無可忍的伊芙琳不得不開口,這都是什么?要是自己的父親知道,火車上這群人殺人不眨眼的事實,還敢把自己的女人送給別人么?

    “當然,以后我會好好照顧伊芙琳的,這樣有正義感的女孩可是不多見。”謝菲爾德沒管伊芙琳的抗議,直接開口就把事情定了下來,“我也是剛剛到達洛杉磯,正好需要一個本地人幫助熟悉情況,伊芙琳是一個在合適不過的人選,每個月三十美元的酬勞。”

    一聽到三十美元的酬勞,伊芙琳的父親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一副我終究是沒有看錯人的姿態,詢問謝菲爾德這頓飯吃的怎么樣。

    “老板,我的父親都是瞎說的,他要是知道你真正的……”吃完飯,跟著謝菲爾德出來的伊芙琳想了半天,沒有找到合適的詞匯形容火車上的一幕。

    “他一樣會這么說的,我敢肯定!”謝菲爾德輕笑一聲,心里道,“你父親一樣會選擇讓你羊入虎口,因為他就是這種人。”

    很多婦女盡管有工作、有財產、或者搬到了好地方,她們的社會地位多半還是由她們生命中的男人來決定的譬如丈夫、父親還有其他親友。許多婦女嫁給有錢的或者至少看上去有苗頭的男人,期望借此改善她們的經濟狀況,因為其他的致富路徑幾乎都對她們關閉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