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五十六章 各懷鬼胎

第五十六章 各懷鬼胎

 熱門推薦:
    謝菲爾德不知不覺已經稱呼上了對方的名字,捧高踩低的無恥嘴臉躍然紙上。對方可是美國首富啊,石油產業的皇帝。

    如果真要和北方的一個公司合作,謝菲爾德也想不出來有誰比洛克菲勒更加合適。其實在合眾國歷史的大部分時間內,摩根的實力其實都比洛克菲勒更加強大一些。畢竟摩根家族可比洛克菲勒早崛起了幾十年,不要小看早上這么幾十年,這能夠決定很多事情。

    要不是碰到了老洛克菲勒這個如同系統漏洞的存在,摩根可以說是橫行合眾國無對手。而洛克菲勒的后代,顯然沒有重蹈早期合作伙伴鐵路大王范德比爾特的覆轍,后代又出現了洛克菲勒五兄弟這樣的俊才。

    而現在的洛克菲勒家族,可以說是家族史當中最為強大的時期,老洛克菲勒直到去世都在腳步不停的擴張商業版圖,而現在距離老洛克菲勒病故,還特么有四十年。

    就像是老佛爺所說,謝菲爾德知道洛克菲勒家族的歷代掌控者只有兩個愿望,第一是賺錢,然后用用賺的錢長命百歲。自己對面的小洛克菲勒,已經是洛克菲勒家族最短命的掌控者,才享年八十五歲就過早地離開了我們。

    小洛克菲勒的五個兒子當中最小的一個,一直活到一百零一歲,成功破了老洛克菲勒的記錄,等到了心臟移植手術成熟,一生換了六個心臟,充分的體現了什么叫用錢買壽命。

    至于這些心臟的來路么,那誰知道?反正這個世界為錢用命換的人不是有的是?

    現階段而言并不存在比洛克菲勒更加有實力的盟友,謝菲爾德固然想要更進一步,確立自己家在合眾國的地位,但也不會頭鐵到直接把矛頭對準洛克菲勒。小兵都沒有清干凈,直接對上大oss,這種操作連想都不敢想。

    而且不同于可以引進歐洲技術就可以碾壓的產業,洛克菲勒的石油產業,還真不是這么好碾壓的,現代石油工業本身就起源于美國,當年石油產業剛剛出現的時候,洛克菲勒就是其中的一員,可以說要比石油工業的各種技術,謝菲爾德連找外援都找不到,就算是拉來了外援也打不過洛克菲勒家族。

    洛克菲勒這道產業護城河,可以說是無比牢固!完全的商業當中的帝國主義。

    對于合作的事情,謝菲爾德原則同意,小洛克菲勒的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家中早已經對進入德克薩斯規劃多時,要進入德克薩斯,謝菲爾德這個大農場主是繞不過去的。

    現在得到了這個德克薩斯農場主首肯,可以說事情就成功了一半,“能夠得到謝菲爾德家的幫助,是我的榮幸。”

    “只要有互相尊重的合作,這同樣也是謝菲爾德家族的榮幸。”謝菲爾德一語雙關的開口,可別想復制賓夕法尼亞擠垮競爭者的黑歷史。

    “當然是互相尊重!洛克菲勒有著自己的商業信用!一直非常尊重有實力的合作伙伴。”小洛克菲勒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同時也做出了自己的保證。

    面對面的兩人腦海當中都閃過了一個家族的名字,鐵路大王范德比爾特家族。一旦一個家族出現了衰落的跡象,競爭者就會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蜂擁而至。

    洛克菲勒早年有幾個伙伴,其中鐵路大王范德比爾特家族給與了洛克菲勒家很大的幫助,至于現在的范德比爾特家族則衰落趨勢明顯。之所以還很有存在感,只不過是范德比爾特家族留下的家底太龐大,一時之間敗不完罷了。

    在普通人眼中令人羨慕的范德比爾特家族,在很多同期創業的人眼中,現在只不過是茶余飯后的談資。自從十年前第二代的范德比爾特家族領袖威廉·亨利·范德比爾特去世之后,整個范德比爾特家族就陷入了無休止的炫富、宴會和興建豪宅當中。

    當然按照后世的說法,這樣的生活很歐氣,確實是很歐氣,范德比爾特家族還和英國貴族聯姻,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丘吉爾的表兄弟。

    范德比爾特的莊園布置的完全法國式,大廳是金碧輝煌的路易十四風格,起居室則鑲了修道院拆下來的彩色玻璃窗和硬木凳,等等。好多壁畫也是從法國鑿下來貼在天花板上。

    范德比爾特代表的是美國富豪的另外一面,崇拜歐洲國家貴族的生活,一如百年之后,很多共和國的商業巨子,想方設法過得更加美國一些。

    “其實你在合眾國之內還是很搶手的,會有數不清的富豪之子圍繞在你身邊。”為了這次溝通的成功,小洛克菲勒少見的舉行了一場小宴會,款待才剛剛回到國內的謝菲爾德家繼承人,這在老洛克菲勒在莊園的時候,絕對不會被允許。

    “是么,可在你面前我可從來沒感受到被重視和呵護!”安妮瞟了謝菲爾德一眼。

    “這不一樣!”謝菲爾德微微搖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洛克菲勒,心里念叨,要是這個洛克菲勒家族的繼承人和他姐姐一樣就好了。

    伊迪絲洛克菲勒是小洛克菲勒的姐姐,才剛剛嫁給了麥考密克,麥考密克的父親是收割機發明家兼國際收割機公司的創始人賽勒斯“麥考密克。洛克菲勒購買了國際收割機公司價值約三千萬美元的股份。

    不過這位洛克菲勒的家的公主,風評和范德比爾特家的繼承人差不多。最喜歡過歐氣的生活。

    幾乎在同一時間,小洛克菲勒隱晦的目光從簡直要酸倒牙的狗男女身上移開,心中腹誹道,“這個謝菲爾德家族的繼承人,要是和他在巴黎的父親一樣就好了。”

    “淺嘗一口就好,為了我以后最為親密無間朋友的招待喝一杯!”謝菲爾德掛著溫和的笑容舉杯示意。

    “好,我們兩個公司合作的話,肯定會起到令所有人震驚的效果。”小洛克菲勒站起來熱情的回應,砰!隔著長桌的兩人碰杯。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