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五十五章 橄欖枝

第五十五章 橄欖枝

 熱門推薦:
    謝菲爾德理直氣壯,他本來就是受害者,英國的農產品出口也確實是被制裁了。這難道就不算是為國犧牲了么?自己家的農產品損失這么大,一群楊基人才吃了這么一點小小的虧,就從這哭天搶地的,這算什么?你窮你有理,又不是快餓死了。

    “關于謝菲爾德家族的損失,通過英美石油公司我自然是知曉的,不過通過德美石油公司,我也知道謝菲爾德家族成功的打開了德國市場的大門,有了長久合作的關系。”小洛克菲勒一副我要不是也做國際貿易的,差點就信了的樣子。

    人家大英帝國本來就不缺乏糧食供應商,德意志帝國在農業上才是真正的老大難,糧食自給率一直不怎么樣,雖說看起來數量是差不多,但實際上競爭者就少了很多。英國的農產品市場,謝菲爾德家族還要和拉美國家,以及大英帝國的殖民地相競爭。

    而德意志帝國根本就沒有多少殖民地,原來都是依靠帝俄解決糧食問題。少了很多競爭者競爭,在小洛克菲勒來看這就是最大的好處。要知道合眾國第一家托拉斯是誰建立的,就是標準石油的創始人洛克菲勒,正是他爹。他比誰都知道,競爭者稀少的日子有多好。

    這套謝菲爾德家族因為制裁損失慘重的說辭,結合現在的國際局勢確實能夠蒙騙一些吃瓜群眾,甚至和國際貿易不沾邊的公司。但這不能作為糊弄自己的借口,標準石油也是沖出美洲走出世界的存在,這個謝菲爾德家的繼承人太不老實了。

    “也不能這么說,誰不愿意和長久以來的合作伙伴繼續做生意呢,在德國的業務拓展還需要時間,而時間才是最大的財富。”雖然被當場揭穿了謊言,謝菲爾德卻沒有一絲羞愧之色,他這種白皮黑心的混蛋怎么會有那種東西,“我想,洛克菲勒先生肯定不是和我談農產品價格的問題,就算是要談,我也還是一樣的態度,年初糧價上漲是也因為北方經銷商哄抬物價,現在則也因為出口受阻,我家、德克薩斯州甚至整個南方都是受害者,這種指責是毫無道理的,這是英國人的錯。”

    謝菲爾德現在知道,為什么把英國的出口份額丟了,老佛爺一點不著急。原來是打著這個主意,趁著現在和英國的關系緊張,調轉槍口收拾一下北方的糧食供應商。外有國際局勢掩護,內有實力支撐,把北方的農民擠破產。

    不過顯然,要么這招不是第一次用,要么就是合眾國的頂尖精英都很聰明,已經看出了這一手,既然洛克菲勒家能夠發現,其他家族也會發現這一點。

    現在小洛克菲勒提及這件事,就是要引出其他的問題,想到這謝菲爾德無比淡定,伸手握在了安妮的素手之上,擺出洗耳恭聽的姿勢靜待下文。

    “不出意外,這次糧食波動會蔓延到年底,要是貪心一些的話,可能還會對明年造成影響!”小洛克菲勒給出了自己的判斷。

    “不會、不會!”謝菲爾德干巴巴的笑著道,“糧食放時間長就不好吃了,那不是石油和煤炭,找一個地方放多久都沒事。”

    “石油和煤炭也不能放的時間太長,石油會揮發、煤炭會風化。而農產品也不都是放不住,糧食放個一兩年不是問題。”小洛克菲勒伸出手指搖晃道,“整個合眾國的公民,他們吃的好不好,要看你的心情。原來父親就說過,你們家就喜歡從個體上賺錢,比如早年間在大西洋兩岸販賣勞動力。”

    “至少我家沒有給工人吃毒品提供勞動效率!”謝菲爾德面帶嘲諷的揶揄道。

    “其實你并不知道,南北戰爭之前,合眾國最大的毒販就是你家。弄的多少北方工人家破人亡?”小洛克菲勒正襟危坐,慢吞吞的道,“不信威廉少爺可以回家問問,當年在哥倫比亞一望無際的種植園里面,種的都是什么東西?當年的獵奴隊,現在的黑金職員的工資都是從哪來的?”

    有這事?謝菲爾德還是頭一次聽到,不過小洛克菲勒也說了,那是南北戰爭之前,誰家起步的時候還不做一點見不得光的事情了?“那都是以前了,誰家白手起家的時候,還不承擔一點惡名?洛克菲勒先生難道不是報紙口誅筆伐的對象么?”

    這叫一點黑歷史么?小洛克菲勒心里吐槽,和眼前的繼承人相比,自己家的奮斗史完全可以用天使般純潔來形容。不就是擠垮了幾千家石油作坊么,又沒把你們賣了做奴隸。

    “停!”謝菲爾德伸手阻止道,“現在客廳有外國友人,我們本國企業家艱苦奮斗的歷史,就不要說的太詳細了。”現在算什么?互相揭短么?

    安妮白了謝菲爾德一眼,做出沒有聽懂的樣子,挪動了一下屁股起身道,“我想參觀一下莊園!不知道可以么?”

    小洛克菲勒叫仆人過來,把安妮帶了出去,贊賞道,“威廉少爺準備成婚了么?一個很合適的女主人!”

    “我今年十六!”謝菲爾德疲憊的搖搖頭道,“可不可以直接說出目的?就算是客套,都客套這么長時間了。”

    “既然威廉少爺想要直奔主題,我也有自己的建議,可以請你先聽聽!”小洛克菲勒笑笑,“其實年初標準石油的經理曾經去過阿靈頓,提出想要在德克薩斯進行勘探。不過安娜夫人說,可以讓家里的繼承人來商談這件事。當時我還沒有進入公司,你也沒有大學畢業,這件事就耽擱了。現在你已經開始去歐洲洽談業務,而我的父親準備在明年退休,雙方合作的事情,其實已經可以談一談了。”

    “合作?”謝菲爾德眼中閃過一絲思考之色,心里真的在為洛克菲勒的提議思考。如果要有一個盟友的話,其實洛克菲勒真是一個在合適不過的合作對象。

    這是毋庸置疑的,能夠和美國首富進行合作,又有幾個人能夠拒絕?而且以洛克菲勒的實力,合作起來可以讓很多事情減少掣肘,并沒有拒絕的理由。

    “商業不是戰爭,戰爭你贏我輸,而商業可以做到雙贏!”小洛克菲勒眼見謝菲爾德處在猶豫當中,不慌不忙的加碼道。

    “有洛克菲勒這樣的伙伴,有幾個人會拒絕呢?”謝菲爾德由衷的感嘆,但話鋒一轉道,“但是很多細節,不是我們兩人就能夠敲定的,約翰你應該知道,這涉及到很多東西。”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