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五十四章 英國人的陰謀

第五十四章 英國人的陰謀

 熱門推薦:
    “這些楊基佬要下了我們的槍!”約翰康納來到已經在金錢面前彎腰的謝菲爾德這里,面色難看的開口道。

    你能不能分一下場合?謝菲爾德的腦子嗡嗡的,討厭楊基人是不是也分一下場合?這可是洛克菲勒家族大本營,不是客輪上面。

    “沒關系,相信在洛克菲勒莊園我們的安全不會出問題!到了別人的地方,總要保持基本的禮貌!”謝菲爾德有氣無力的示意,這可是美國首富,而且是合眾國的后起之秀,一登場就超越了眾多老牌家族。

    后起之秀想要沖出老牌家族的圍剿,要么創始人天縱奇才,要么抓住了一個其他人還沒有重視的產業,迅速就確立了自己的優勢。洛克菲勒家族抓住的就是石油產業,創始人也確實是一個天縱奇才。

    不能因為這兩年洛克菲勒家族在洗白,就覺得對方是良善之輩,謝菲爾德可不愿意在別人的地盤上,來展示自己桀驁不馴的性格,也要看看對方是誰。

    莊園既然是休閑場所,自然就不會有大量的建筑,主別墅談不上輝煌壯麗,一般貨色而已。在仆人的引導之下,謝菲爾德進入主別墅,成了仍然在建立當中莊園的一位客人。

    心里念叨了好幾遍腹稿,準備盡量在對方面前,表示自己并不是沒見過世面,然而好長時間,這里的主人卻并沒有出現。

    “你好,謝菲爾德先生,不對,你好,威廉少爺!”就在距離謝菲爾德直線距離并不遠的對方,同樣一個二十出頭西裝革履的男青年,同樣和即將見面的客人差不多,在進行最后的突擊準備,以期達到已經身經百戰見的多了的效果。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站在客廳的謝菲爾德磕磕巴巴,對著空氣進行演練。安妮臉上閃過一絲古怪之色,用的著這樣?

    幾個深呼吸,小洛克菲勒下定了決心,第一次獨立在父親不在的情況下主導局勢,和南方德克薩斯州的八爪魚好好談談。他也知道這是父親專門給他留出來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小洛克菲勒這么告誡自己,出現在了謝菲爾德兩人面前。

    怎么是兩個人?原來是石油大王的繼承人!驟然見面,謝菲爾德和小洛克菲勒兩人都楞了一下,剛剛準備的腹稿差點都忘了。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我是威廉的朋友!”安妮伸出白皙的小手,笑意盈盈的打招呼道,“你好,洛克菲勒先生,標準石油的產業和你們家族的名聲傳到了全世界,今天能夠見到石油王國的控制著,我感到十分幸運。”

    “哦!”小洛克菲勒楞了一下,才伸手握住了伸過來的手,“美麗的女士,見到你很高興,歡迎來到洛克菲勒莊園。”

    “嗯!合眾國沒有吻手禮的習慣!”謝菲爾德的目光游離在兩人的手上,不慌不忙的提醒道,安妮不著痕跡的抽回了手道,“少女的手也是不能吻的。法國的吻手禮,和英國人的并不一樣。”

    我剛剛要是什么了的?小洛克菲勒清了清嗓子伸手道,“兩位尊貴的客人,請坐!”

    兩人落座,小洛克菲勒詢問了一下謝菲爾德的朋友,也就是剛剛喧賓奪主的女士到底是什么來路,寒暄了片刻才道,“之所以讓兩人乘船過來,是因為現在紐約出現了罷工,內河會更加安全一點,急是急了一點,希望我的客人不要怪罪。”

    “這倒是不意外,我幾乎經常在報紙上見到工人罷工,當然也不排除是流氓在當中串聯,擾亂正常的生產秩序,這些人就不明白,是我們創造了財富,保證他們的就業。”謝菲爾德呵呵一笑,便開口安慰道,“對這些不明所以的流氓,就應該采取強力措施,留著也是對合眾國的威脅。”

    這一番話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聽的依偎在身邊的安妮雙眸異彩連連,頻頻點頭。

    “這次罷工的是工人,不過是鐵路沿線的工人,原因其實是因為糧食價格暴跌。”小洛克菲勒看了一眼謝菲爾德,意味深長的道,“威廉少爺,這件事的源頭是德克薩斯。”

    美國總統林肯批準通過了第一個建設太平洋鐵路法案,該法案規定由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共同承建橫貫大陸的太平洋鐵路。聯合太平洋鐵路的起點站是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中央太平洋鐵路的起點則是加利福尼亞州的薩克拉門托。兩個公司東西相向鋪筑鐵路。

    而北方最早期的耕地的開墾,其實就是鐵路沿線的土地,這些土地供應了北方的糧食。現在南北戰爭都過去了三十年,開墾的土地自然是更多了。但是沒有改變在農產品這個領域上,南方話語權更大的事實。

    小洛克菲勒的意思很簡單,今年年初農產品價格開始暴漲。讓很多北方的農民感覺到種植糧食有利可圖,紛紛擴大了種植面積。然而就在要收貨的時候,高漲的價格開始全線暴跌,首當其中就是這些擴大種植面積的農民,之所以紐約出現了罷工,那是因為這里人口密集,受到的沖擊尤其強烈。

    “天有不測風云,而且說話要講證據,這件事和德克薩斯無關。”謝菲爾德臉色瞬間就是一變,先把糧食問題推到了天氣上,古今中外的失敗者都喜歡這么干,他干一次也沒關系,然后雙手一攤無奈的道,“別的公司不知道,我想標準石油是應該知道的,你家和我家都是建立在國際貿易上的家族,和其他只能在國內呼風喚雨的公司不同,國際貿易是有風險的,因為目前委內瑞拉的事情,我們家還遭受到了制裁,這都屬于為國犧牲。”

    “年初的糧食暴漲是因為普通人夸大了天氣的危害,造成了經銷商抬價。現在糧食暴跌是因為英國的制裁,這是英國對合眾國的經濟攻擊,這和我們這些樸實的生產者無關。”謝菲爾德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道,“德克薩斯也是受害者,這都是英國人的陰謀。”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