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二十三章 熱愛自然沒有人

第二十三章 熱愛自然沒有人

 熱門推薦:
    合眾國不是大英帝國的對手,這還用博古德說么?精英階層對此有清楚的認識,他們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屁民,被輿論節奏一帶就呼啦啦的走上街頭,就是直接變成炮灰,很多人也是愿意的,為了美利堅昭昭天命,死一些人算什么?

    在這件事上安娜貝爾其實什么走做不了,甚至無法對民主黨施展影響力。因為民主黨從來就和和平沒什么關系。現在是十九世紀,直到古巴導彈危機前后的時間,民主黨都是標準的戰爭黨派,昭昭天命的命定擴張論,就是民主黨人和他們的擁護者提出,用來興建農業帝國,土地那是越多越好,永遠都不嫌少。

    和很多國家截然相反,合眾國的擴張支持者是農民,南方的迪克西人。甚至在南北戰爭正式打響之前,很多種植園主認為,如果注定和合眾國分道揚鑣的話。聯盟國一定要消滅墨西哥,把邊界推向赤道,興建農業大帝國。

    現在過去了三十年,安娜貝爾自然是知道工業對農業的絕對優勢,自然是不會在想。可是她也一樣對合眾國的影響力擴張到整個美洲充滿了興趣。

    因為這對南方各州是有利的,拉丁美洲在美國的南方,南方各州會因此受益,地利因素在這當中占據了很大的優勢。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奪回南北戰爭之前,迪克西人在合眾國當中的地位。

    這個時候謝菲爾德家族和大英帝國的友誼就不重要了,正如同她的寶貝繼承人所說的那樣,時至今日合眾國在經濟上面,不考慮尖端在規模上已經和大英帝國不相伯仲,更有七千萬人口做后盾,光比本土的話,對英國本土已經絲毫不虛,很長一段時間注定和英國關系不會改善。

    除了考慮到南方各州對拉丁美洲的地利,謝菲爾德家族本身也可以獲得利益之外,現在還有一個因素,當初在戰后移民巴西的種植園主,現在可都在看著委內瑞拉危機呢,如果合眾國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回來的決心會更加堅定。

    民主黨的理想,南方各州和自己家的利益,巴西回巢的種植園主,這里面哪一個不比和大英帝國的傳統友誼更加重要。

    博古德在安娜貝爾這里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心里其實也并沒有多么失望。這只不過是一招必然要走的棋而已,他相信就算是真到了最后的地步,大英帝國收拾掉這個不聽話的前殖民地還是不成問題的。

    羸弱的海軍加上更加羸弱的陸軍,大英帝國不管從全世界任何地方抽調一支分艦隊,都能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國家,明白誰才是當今世界的主人。

    “看在上帝的份上,希望美國人能夠清醒過來。”離開謝菲爾德莊園的博古德,隨便在報攤挑選了幾分報紙,只要提及委內瑞拉的事情上,上面無一例外都充滿了對英國的敵意。

    這讓博古德心中滿是疑惑,怎么這個國家對英國的敵意這么大?也不看看自己的軍事是多么的羸弱。

    “夫人,有警察剛剛來電話了,說我們的客人剛剛坐上火車離開了阿靈頓。”傭人推開房門微微低頭,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安娜貝爾匯報道。

    “走就走了!”安娜貝爾扶了一下眼鏡,渾然不在意的道,“我們家只是商人,尊貴的英國客人還是高看我了。”

    這個口氣敷衍的和狼外婆有一拼,她這樣的商人怎么可能不和政治掛鉤?不然民主黨的競選經費是怎么來的?就是因為和政治牽扯太深,才知道站在哪邊的獲利更大。

    “我的心情很差,告訴農牧協會哪邊,如果北方采購的數額并沒有下降的話,運往北方的肉類和谷物還要漲價。”安娜貝爾揉了揉干澀的雙眼,強調道,“一直給我漲到北方各州種植之后,緊跟著國會哪邊的政策,等到收獲季節之后,就給我傾銷。借著這次經濟蕭條,給北方的農戶一個學習的機會。”

    “楊基佬總覺得他們制造物品是最大的財富,今年應該讓他們明白,能吃飽飯才是最大的財富。給我盯著拉美各國,馬上發電報給我們的客戶,別在這時候給我添亂。不然等著獵奴隊上門做客吧。”安娜貝爾昂著頭道,“別忘了我嫁人之前是做什么的。”

    謝菲爾德是種植園主,安娜貝爾可不是,至少不全是,她的家庭原來是做運輸的,將非洲的勞動力運往美洲,在南北戰爭之后,這項生意并沒有結束。巴西不是還在么,那時候還兼有一些走私的性質。

    安娜貝爾的獵奴隊和拉丁美洲的很多種植園主都是客戶關系,一旦合眾國內農產品上漲,北方難免不會進行進口,因為民主黨政府下調了關稅。一旦南方農牧產品價格比進口高,就可能會出現打壓價格的事情。

    她現在要提前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讓傭人傳達這個意思。

    “現在英國佬欺負合眾國的頭上來了,國際局勢就是這么險惡,國內氣候異常,出現一些不法商販囤積居奇一點也不奇怪。”安娜貝爾招呼了就要離開的傭人,慢吞吞的道,“不可否認可能會有人不聽話,把不聽從農牧協會建議的名單記下來,到時候給我。”

    現在在她的眼中,不配合漲價,不和德克薩斯農牧協會采取一致立場的人,就屬于不法商販。國內農牧產品漲價原因就是這些不法商販的存在,應該予以嚴厲打擊。

    “就這樣了!”謝菲爾德放下鋼筆,還算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結業論文,讀了一段簡直連牙都要酸倒了,簡直就是一片集環保主義大成的文章,加入了從后世白左主張提煉的若干要素,牢牢的占據了道德制高點。

    文章從北美野牛的處境入手,控訴了人類在滅絕野生動物上的殘忍。并且發出呼吁,出手保護已經可能隨時滅絕的北美野牛,這種屬于北美的原生物種。

    “威廉,你怎么會關注這個問題,不過看起來似乎真的很嚴重了。要是野牛這種原物種滅絕,確實是很可惜的。”卡特拿著謝菲爾德的文章,給身旁幾個俱樂部的成員傳閱,幾個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謝菲爾德是一個熱愛自然的人?不像啊!

    “祖母就常常教導我,要對自然充滿敬畏!她就很熱愛自然。”謝菲爾德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謊。是熱愛自然,不是熱愛自然的人。這是兩個意思,卡特曲解了這個意思。

    熱愛自然并不包括熱愛自然里面的人,就如同環保主義者保護非洲環境,但是對非洲人類的饑荒視而不見一樣,環保主義者的眼中,畜生遠遠比人重要。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