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極品女老師 > 第七千八百三十九章 說話算話

第七千八百三十九章 說話算話

 熱門推薦:
    公孫藍蘭再次看了看我,隨后便輕笑了一聲繼續開口道“怎么?你要發揮你大老板的能力,強制性的遏制住你手里的集團的未來嗎?”

    “我可沒有這樣說過,你也不要亂說。”我回答道。“我只是覺得鳳凰集團跟誰談合作都可以,跟你談可不太行。”

    “為什么不能跟我談?”公孫藍蘭反問道。“我難道沒有這個資格與鳳凰集團進行合作?”  “你當然有著這樣的一個資格。”我回答道。“只是你公孫藍蘭是個什么樣的人品大家都知道,所以如果鳳凰集團真的要跟你談合作的話,那也得時時刻刻防備著你才對

    。”  “你還真不用防備我。”公孫藍蘭回答道。“我要索取的利益昨天我也已經跟你說過了,所以鳳凰集團如果能夠跟我合作的話,我需要的利益永遠是昨天我們約定好的那

    一塊,我也絕對不會多要,這一點你放心吧。”

    公孫藍蘭說得倒是挺大方的,看上去公孫藍蘭就像是做出了什么巨大的讓步一般,然而此時的我卻在心中冷笑不已,公孫藍蘭這個女人還真是挺會演戲?  要知道我今天為的就是公孫藍蘭昨天跟我說的三成利益而來,雖然我已經跟公孫藍蘭說好了反悔實在是有些太說不過去,但是我昨天完全是上了公孫藍蘭的當,我沒

    有想到公孫藍蘭這個女人竟然會用這樣的方法將周曉曉給誘騙到京城來,而且當讓周曉曉對五號項目起了如此大的興趣。  公孫藍蘭所提的三成利益原本就已經很過分了,我今天過來也正是想要跟公孫藍蘭商量此事,我要是表現出一副完全是上了公孫藍蘭的當的樣子,那么這件事情會很

    好談,說不定我還能夠收回昨天所說的話跟公孫藍蘭再次重新商量利益分配問題。  但是公孫藍蘭這個女人像是一開始就知道我是為什么而來一般,先是將我給晾在門外半個小時的時間,讓我心里氣上加氣,進門之后跟公孫藍蘭根本就沒有任何好脾

    氣,這導致我的腦袋慢了半拍。  然后公孫藍蘭所說出來的那番話看上去完全是無懈可擊的,倒是將自己的心機給甩了個干干凈凈,最后公孫藍蘭一副經過隆重思考之后的樣子表示自己只會要昨天約定好的那一份,看上去就像是公孫藍蘭吃了大虧我又撿了一個大便宜一般,實際上公孫藍蘭這個女人將所有的細節都把握得很好,如果這件事情就這樣敲定的話,那么公

    孫藍蘭毫無疑問是最大的贏家。

    而我當然是很清楚公孫藍蘭這些想法的,所以我又怎么可能會讓公孫藍蘭如此輕易的成功呢?

    “公孫阿姨,昨天我們有商量過關于利益分配的事情嗎?”我想了想之后便沖著公孫藍蘭如此開口道。

    公孫藍蘭瞇了瞇眼,隨后便看著我開口道“你不會是想要跟我耍賴吧?我昨天跟你通電話的時候可是全程都錄了音,這個你可賴不掉。”  “哦?阿姨你這么心機的嗎?跟我通個電話都要全程錄音,這擺明了是阿姨給我設了一些圈套要讓我往里鉆啊。”我冷哼了一聲開口道,公孫藍蘭可不就是給我設了個

    圈套讓我往里鉆嗎?而且看上去公孫藍蘭好像還差點成功了。  “我給你設什么圈套了?”公孫藍蘭自然是矢口否認這種事情。“我只是想著你如果會反悔的話那我豈不是什么證據都沒有就成為了空口無憑?所以我才會想著錄音,結

    果你現在果然是要反悔了,看來我提前預防的這一手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哼!公孫阿姨你可真是好手段呢。”我再次冷笑了一聲沖著面前的公孫藍蘭如此開口道。“不過我昨天就算是說了這樣的話,那也是站在我自己的立場上面說的這些話,而不是代表著整個鳳凰集團。剛才阿姨你自己都說了,我雖然是鳳凰集團的老板,但是我又不在鳳凰集團中任職,所以從某些方面來看我跟鳳凰集團其實是沒有什么關系的,你要談也是跟鳳凰集團的總裁周曉曉談。現在周曉曉就坐在公孫阿姨你的面前,在利益方面的問題你應該是找周曉曉談才對,而不是將我昨天隨隨便便說出來的一

    句話當成認真的。”

    “這么說來,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咯?”公孫藍蘭瞇著眼望著此時的我開口道。

    “如果阿姨覺得我這是在開玩笑的話,那就當我這是在開玩笑吧。”我笑著回答道。

    如果僅僅只是認定為開玩笑就能夠挽回三成利益的損失,那我還真能做到如此不要臉。  “我可不會將你所說的話當成玩笑來看待。”公孫藍蘭回答道。“咱們昨天可是商量得清清楚楚,如果你不進入五號項目之中那就當我免費幫了你一次,這對我來說自然是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你反悔參與到了五號項目的話,那么你就得分我其中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作為補償,因為你騙了我。事實上你的確是騙了我,不知道昨天是誰

    那么大義凜然的表示自己是絕對不會參與到這個項目之中去的?現在看來,你好像很熱衷這件事情嘛,合著你昨天跟我說那么多,都是在放屁?”  “公孫阿姨,你這話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吧?”我瞥了面前的公孫藍蘭一眼開口道。“這難道不是公孫阿姨你想盡一切辦法促成的嗎?我的確沒有過要參與到五號項目中去

    的心思,然而阿姨你卻直接將主意打在了周曉曉的身上,甚至直接繞過了我,這難道不能夠算是阿姨你犯規?”

    “所以你要說的是,鳳凰集團的決定不等于你的決定?”公孫藍蘭反問道。  “當然可以這樣說。”我趕緊點了點頭回答道。“不正是阿姨你剛才所說的那樣嗎?我雖然是鳳凰集團的老板,但是我在鳳凰集團之中并不任職,那么在這方面我的確影響不到鳳凰集團的決定。”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