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狂少 >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 大哥在此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 大哥在此

 熱門推薦:
    鬼劍客東方若白,這個名字在帝都的小字輩眼中并沒有什么出奇的,畢竟這個名字的主人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就連掌握著藍劍資料庫的納蘭晴兒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也并沒有太多的波瀾。

    但對于白天和白衣這兩位白家的內門長老來說東方若白這個名字卻讓他們記憶猶新。

    畢竟在帝都待的時間長了,也就知道了太多太多不為人知的秘辛了。

    葉修羅、東方若白以及后來葉家的葉夢凡,這三個人算是帝都黃金家族千百年中所出現的三個另類存在,同樣這三人也是除葉謙以外帝都黃金家族曾經共同對付過的妖孽型人物。

    只是東方若白并沒有葉修羅那般的運氣,因為帝都十大黃金家族在大舉對抗葉修羅的時候,葉修羅早已是羽翼豐滿,修羅殿更是已經建立,所以十大黃金家族并沒有能夠奈何得了葉修羅。

    同樣東方若白也沒有葉夢凡的背景,葉夢凡多少和天道隱門的昆侖道宗有關系,算得上是背景人士,所以礙于昆侖的面子十大黃金家族也沒有敢對葉夢凡下死手,最后也只是封印了他的修為而已。

    相比較葉修羅和葉夢凡這兩位葉家的妖孽,東方若白的命運就凄慘得多了。

    東方若白本是東方家的第一順位人,他和如今的東方家家主東方正雄是堂兄弟。

    少年時的東方若白就表現出了驚人的武道天賦,八歲靈蛇,十歲牛虎,十五歲龍象,二十歲邁入先天,不到而立之年就已經跨越了人道束縛進入了地元境界,可以說是風光一時無兩。

    只是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東方若白一夜瘋魔。那一夜的東方家血流成河,東方家宗主一脈幾乎被東方若白屠殺殆盡,其中還包括東方家的一位內門長老,當然那也是東方家唯一一位內門長老。

    從那一夜之后東方家由盛及衰,而東方若白也成為了黃金家族之中的眾矢之的,人人喊殺。

    “東方若白,沒想到你這家伙居然還活著,你,你不是早就應該命喪雪原了嗎?”

    白天攔住了東方若白的一劍,然后臉上露出了萬分驚恐的表情。

    而東方若白卻是冷笑了兩聲,道“白天,你就這么盼著我死嗎?不過可惜啊,當年你們黃金家族八大內門長老圍困我于冰山雪原之上,卻依舊沒能要了我的命,而且我還一直好好的活到了今天,你們是不是特別失望啊。”

    “說起來當年我東方家的血案也少不了你白家的手筆,這筆賬今日咱們就一起來算一算好了。”

    從東方若白的言語之中不難聽出,當年東方家的那場血案應該不是偶然,更不可能如外界傳言的那樣因為東方若白一夜瘋魔導致的,這其中的蹊蹺現如今也就只有這些個活著走過來的老家伙們知道了。

    “哼,算賬,就憑你這條喪家之犬也配和老夫算賬?”

    白衣衣袖一動,掌心忽然發力,直奔著東方若白打了過來。

    而東方若白這套劍法身形詭異飄忽,雙劍更是如花如雨,讓白天完全摸不著頭腦。若非東方若白這么一套詭異的身形和劍法,當年帝都黃金家族八大內門長老圍困冰山雪原的時候又如何能讓他逃過一劫呢?

    現如今幾十個年頭過去了,東方若白的修為可謂更進一步,離天元只是咫尺之遙了,就算是白天對上他也是頗有壓力。

    兩人就這樣你來我往的纏斗著,但白天卻是越打越覺得束縛,因為東方若白的劍實在是太快了,有時候白天甚至看不到東方若白的身影,他只能憑借自己的感覺去感受東方若白的劍意。

    很快的,白天就已經被東方若白打得沒有招架之力了,他的周身上下幾乎是同時出現了不少劍傷,雖然這些劍傷都不致命,但卻讓白天血流不止。

    “該死,這家伙的劍怎么會這么快呢?”

    白天一邊和東方若白對戰,一邊苦思冥想破敵之策。

    只是他現在每耽擱一秒他的身上就會多出幾道劍痕來,不知不覺之間鮮血早已經染紅了白天的衣衫。

    而另一邊白衣的狀況比白天好不到哪里去。

    如今的納蘭晴兒早就已經不是那個初出茅廬的吳下阿蒙了,她也是地元境界的強者,同時她手中那對法器在她境界提升的同時威力也更加凸顯。

    此刻的白衣根本就不敢近納蘭晴兒的身,因為一旦靠近納蘭晴兒,那法器的力量就會將他震開。

    白家的功法向來就是以近身肉搏為主,如今白衣連納蘭晴兒的周身都靠近不了,這場戰打起來自然是無比的吃力。

    相比較而言此刻的納蘭晴兒就舒服太多了。

    狹小的辦公室內,納蘭晴兒手中那對手環是上下翻飛,而且這對手環在納蘭情況的操縱之下還不止是兩個而已,這法器的數量可以瞬間激增。

    望著漫天飛舞的金色光圈,此刻不僅僅是白衣,就連白天都倍感壓力。

    白天和白衣這對兄弟如今萬萬沒有想到,本是手到擒拿一次襲殺卻忽然平添了這般多的變數。而且現如今秦海僮殺不掉不說,自己兄弟兩人居然還深陷其中。

    前有東方若白的詭異劍法,后又納蘭晴兒的恐怖法器,似乎此刻的白衣和白天已經沖不出帝都大廈這座監牢了。

    退,一路后退,白衣和白天兩人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一直是退到了辦公室的門口,此間他們已是傷痕累累退無可退了。

    兄弟二人就這般依靠著墻壁,相互對視了一眼,齊聲問道“怎么辦?”

    下一刻,兩人眼中又是兇光畢露,咬著牙,死死道“算了,不過一死而已,和他們拼了。”

    說話間,兩人這周身上下罡風大作,大有一種同歸于盡的架勢。

    而與此同時一道金色的刀芒忽的從天而降,硬生生的將這間不大的辦公室給切成了兩半,辦公室的地面上更是出現了一道讓人無法逾越的鴻溝。

    緊接著一個人影從門外飄然而至,對著白衣和白天輕然道了一句“兩位賢弟休慌,大哥在此。”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