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4234章 情敵上門!

第4234章 情敵上門!

 熱門推薦:
    程和平在遭受驚天噩耗,巨大打擊時,涪城一棟居民樓內,從客廳到臥室的地板上,依稀可以看到凌亂地丟著手提包、衣服、鞋子、襪子之類的東西。

    臥室內一張寬敞而舒適的大床上,赫然躺著兩道身影。

    床單上,還殘留著一抹干涸依舊的殷紅。

    “段浪,我餓了。”

    許可卿依偎在段浪的懷中,肚子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可憐巴巴地說道。

    他們兩個人,從早上進入這個屋子,就再沒出去過。

    準確地說,是躺在大床上,做著一件單調重復而讓他們樂此不疲的事情。

    “我也是。”

    段浪道,“要不,你去給我買點兒吃的回來吧?”

    “段浪,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大晚上的,竟然叫人家一個女孩子去買吃的,萬一遇到一個三長兩短,怎么辦?”

    許可卿一改常態,一副十足的柔弱小女人般的模樣,可憐巴巴地問道。

    “你,三長兩短?”

    段浪險些沒被許可卿這句話給笑死,若是其她女人說出這樣的話來,段浪或許還不會覺得有有什么違和感,但若是許可卿說出來的話,那就怎么聽怎么覺得別扭。

    “怎么,不行啊?”

    許可卿見到段浪的樣子,當即面色一沉,十分不悅地說道。

    “行,行,行。”

    段浪連忙說道。

    “哼,這還差不多。”

    許可卿冷哼一聲,說道,“你去,買點吃的回來。”

    “我?”

    段浪邪道,“大晚上的,你就不怕我出去,遇到一個什么意外嗎?”

    “滾。”

    許可卿見到段浪那一副十足的吊兒郎當,厚顏無恥的樣子,想都沒想,就直接罵道。

    “好了,好了,我就是單純地跟你開個玩笑,累了一天,你休息一下吧,我出去買吃的。”

    段浪說著,就翻身起床。

    “等等。”

    許可卿叫道。

    “干嘛?”

    段浪問。

    “還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許可卿道。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離開我。”

    段浪道。

    “我是怕你出去拈花惹草,禍害小妹妹。”

    許可卿很直白地打擊道。

    “我,是那種人嗎?”

    段浪一臉無辜,說道。

    “你不是嗎?”

    許可卿反問。

    “我……”段浪見到許可卿那眼神,瞬間一陣無地自容,只覺得自己簡直是比竇娥還冤啊。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洗了澡出門。”

    許可卿喝道。

    “是,是,是。”

    段浪現在在許可卿面前,可是完全沒有一點兒脾氣,連忙點頭哈腰,說道。

    半個小時后,兩個人終于走出許可卿的住宅,來到附近的一家火鍋店,點了一口鴛鴦鍋,有滋有味地吃了起來。

    不過,當兩人吃晚飯,隨便買了一些水果,再次回到許可卿居住的居民區時,只見居民區門口,停著一輛嶄新的保時捷敞篷跑車,里面裝滿了玫瑰花,一個二十來歲,西裝革履的男子,站在車前,見到許可卿跟一個陌生男子走回,眉心不免一沉,但他隨即就滿臉賠笑,走了上來,道“可卿,回來啦?”

    “你來做什么?”

    一見到這道身影,許可卿眉心一皺,冷冷說道。

    “可卿,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男子來到許可卿身前,說道,“我喜歡你,我不想在等了,那種每天竭力壓制,卻又完全壓制不住的相思,早已經讓我不能自拔,所以,我今天斗膽前來,懇請你能嫁給我,從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抱歉,徐凌云,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許可卿說著,還各地朝著段浪靠了靠,一雙手,更是將段浪的胳膊抓緊。

    “可卿,你在涪城這一兩年,究竟是什么狀況,別人不清楚,難道我還不清楚嗎?”

    徐凌云見到許可卿的舉動,并未生氣,而是說道。

    “你根本就沒男朋友。”

    “他,只不過是你為了躲避我,而臨時找的一塊擋箭牌罷了。”

    “可是,我想說的是,即便是你要找擋箭牌,至少也要找一個像樣的啊,就他這人模狗樣的,有哪一點配得上你?”

    “我知道,因為我的家世,因為我的英俊,因為我的不凡,你一直心存芥蒂,認為跟我在一起沒有安全感,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徐凌云從此以后,一定以你為中心,你說一,我絕對不說二,你說往東,我絕對不會往西……”“是嗎?”

    許可卿不屑地問道。

    “千真萬確。”

    徐凌云道,“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

    “好,我信。”

    許可卿道。

    “真的?”

    徐凌云頗為意外地問。

    “可是你說的,只要我跟你在一起,我叫你往東,你絕對不往西。”

    許可卿道。

    “對。”

    徐凌云道。

    “那好,我現在答應跟你在一起了。”

    許可卿道。

    “可卿,你,你不是鬧著玩的吧?”

    徐凌云有些受寵若驚地問道。

    “你看我像是鬧著玩的嗎?”

    許可卿問。

    “不像,不像。”

    徐凌云連忙滿臉堆笑,說道。

    “那不就對了?”

    許可卿道,“既然你說了,咱們在一起,你要以我為中心,我叫你往東,你絕不往西,那我現在叫你去死,你去吧。”

    “可,可卿……”徐凌云表情一滯,一時間,可完全不清楚應該說些什么啊。

    “怎么,辦不到了?”

    許可卿嘲諷道,“既然辦不到,那我還有什么必要跟你在一起?

    趕緊從哪兒來,滾回哪兒去,若是從此以后,你再敢騷擾我,可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許可卿,你對我說出這番話,都是因為他嗎?”

    徐凌云強烈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憤怒,指著許可卿身邊的段浪,問道。

    “對。”

    許可卿道。

    “他究竟哪兒比我強?”

    徐凌云十分不死心地問道。

    “好了,可卿。”

    許可卿再次準備開口,段浪卻上前一步,道,“這種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好。”

    許可卿沒有廢話一些什么,只簡單地回答了一個字,就規規矩矩地站在了一側。

    “你不是很好奇,我究竟那兒比你強嗎?”

    面對著徐凌云,段浪說道。

    “哼,你倒是說說?”

    徐凌云冷哼一聲,完全沒有將段浪當成一回事,道。

    “我能上天入地,呼風喚雨,手握日月摘星辰……”段浪說道,“你呢?”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