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727章 二爺爺!

第3727章 二爺爺!

 熱門推薦:
    林閉月所關心的問題,實際上也是韓家眾人所關心的問題!

    段浪和韓嘉寧的求婚儀式,都別出心裁,獨一無二,震撼海內外。

    他們的訂婚儀式,一定不能太遜色許多啊。

    否則的話,怕是就淪為笑柄了。

    雖然韓懷勇的不少下屬,都紛紛表示,要前來訂婚儀式,但是,韓懷勇畢竟從軍中退休多年,用一句“人走茶涼”來形容,也再恰當不過。再則,段浪之前,可是斬殺了在軍中頗有影響力的方家老祖方頌堯,韓懷勇的舊部,若是要來的話,必然還要顧及方家的態度。

    還有一點,段浪雖然貴為當世神話,跟五大國比肩,被人戲稱為“段六國”,但是,他這幾年以來,的確是樹敵太多,誰要是在這個時候跑來參合的話,毋庸置疑,就跟段浪的敵人們,站在了對立面啊。

    萬一有朝一日,段浪撒手人寰的話,他們豈不是要遭到瘋狂的報復?尤其是段浪在前幾日,橫掃十大隱秘組織,震撼天下的事情,更是讓無數人聞之色變啊。

    既然都稱之為十大隱秘組織了,有誰清楚,十大隱秘組織,是否還有高手殘留,有朝一日,王者歸來,血染江湖?

    “是啊,段浪,寧寧,你們發出去的請柬,日期沒有問題吧?”韓懷勇問道。

    韓自成,馬麗兩人,也是將目光齊齊投向了段浪和韓嘉寧。

    “我們沒有發請柬”段浪和韓嘉寧對視了一眼,這才對著眾人說道。

    “什么,沒有發請柬?”韓懷勇一愣,滿是不解。

    “對,沒有發請柬,我和寧寧訂婚的消息,我只通知了我師父為數不多的幾個人,等他們一到,訂婚儀式就可以正式開始了,我和寧寧這些年來,本身就沒幾個朋友,至于親人,也差不多就你們這些,在我們看來,我們的訂婚儀式,有你們的見證、祝福,就已經夠了,至于其他人,只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段浪很隨意地回答。

    “錦上添花,好,好一個錦上添花啊,”韓懷勇滿是欣慰,說道。他的雙眸之中,對于段浪,可是流露出濃烈的欣賞之情。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幾個人正在談話時,幾輛車在頤和原著門口停下,門口早已經有門童報告:“金陵馬家到。”

    門童話音落下,就只見到馬由疆帶著馬明道,馬明理兩人,已經出現在了訂婚儀式現場!

    “親家,爸,外公”隨著馬由疆的到來,一前一后幾道聲音,瞬間響起。

    “嗯,”馬由疆一一點頭回應后,這才來到段浪和韓嘉寧兩人身前,滿臉笑容,說道,“段浪,寧寧,今天是你們大喜的日子,我也不清楚該說一些什么,總之,祝福你們天長地久,恩愛永遠,白頭偕老吧。”

    “謝謝外公,”段浪和韓嘉寧兩人,齊聲回答。

    “明道,明理,還不將事先準備的東西拿出來?”馬由疆道。

    “是,父親,”馬明道和馬明理兩人,連忙上前,分別打開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你們大喜的日子,我呢,也沒什么好送給你們的,這兩個盒子,一個里面是福壽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一個里面是金陵的一處物業,還請你們務必收下,常回家看看”馬由疆說道。

    “謝謝外公,”段浪和韓嘉寧兩個人,也沒有客氣,便命人接過禮物,攙扶著馬由疆來到賓客區坐下,不在話下。福壽股份百分之十的股份,金陵物業?馬由疆這可是下的一步妙棋啊。段浪現在可是當世神話,段六國,他拿出福壽集團百分之十的福分,再配上金陵物業,表面上看是一份重禮,實際上則是將金陵馬家,跟段浪牢牢地綁在一起了。

    “明珠郭家到!”

    “羊城沐家到!”

    “潭州曹家到!”

    “香江楊家,周家到!”

    隨著金陵馬家到場之后,華東,華南,華中,華西等區域,陸續有著許多家族,紛紛到場祝賀!這其中自然是包括了姑蘇慕容家,渝州納蘭家,春城霍家乃至西北的格薩家族等等。剛才還賓客寥寥的訂婚宴現場,瞬間就來了一大半人。林閉月和韓懷勇兩人,見此一幕,可都是發自內心地松了一口氣啊。

    這些來者,可都是華夏各地的名門望族,怕是這樣的訂婚宴,在整個全國來講,都已經數一數二了吧?

    雖然段浪說了不需要錦上添花,他們也非常同意段浪的觀點,但是,他們或多或少,未免還是想在這種大喜的日子,略微有些場面。不過,隨著幾輛軍車在頤和原著別墅群門口停下,龍王帶著鄧鴻鵠、九尾狐、萬劍一等龍魂眾人出現的一瞬,可是在整個婚宴現場,掀起了一股啊。

    段浪和韓嘉寧兩人,更是親自上前迎接!

    “師父,您老人家要是再晚來一會兒,可就喝不上喜酒了”段浪來到龍王身邊,調侃道,不過,在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還不時落在龍王身后的九尾狐身上,面色之上,不免流露出一絲尷尬之色,而九尾狐此刻,或多或少,也有些刻意回避段浪目光的成分。

    “哼,喜酒?當初若不是老子的一道命令,你小子會娶這么漂亮的一個媳婦?現在不知道還在世界上哪個角落,跟哪個女人一起滾床單呢,”龍王不屑地說道。

    “咳咳,咳咳,師父,今天畢竟是我大喜的日子,您這么說,有些不恰當吧?”段浪干咳兩聲,說道。

    “哈哈哈,丫頭啊,我就是跟段浪開個玩笑,你可千萬不要往心里去,段浪這孩子,我是看著他長大的,為人正直,感情專一”龍王連忙對著韓嘉寧說道。

    “是啊,這件事情,我還沒好好謝二爺爺您呢,否則的話,我怎么會挑到如此一個為人正直,感情專一的老公,”韓嘉寧難得地對著龍王甜甜一笑,一只纖纖玉手,卻是在段浪的胳膊上狠狠地擰了一下,道,“段浪,你說是吧?”

    “是,是,是”段浪連連點頭稱是,不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驚呼道,“你剛才稱呼我師父什么,二,二爺爺?”

    “怎么,不可以嗎?”韓嘉寧問道。

    “這個”段浪一臉錯愕,龍王是韓懷勇的弟弟,韓嘉寧的二爺爺?難怪,當時龍王給自己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跟韓嘉寧成親,而韓家上下,除了韓嘉寧,再沒任何一個人反對這樁婚約,敢情龍王是韓嘉寧的二爺爺。

    他這么做,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