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537章 漢窖!

第3537章 漢窖!

 熱門推薦:
    “美女,什么價位?”在無數人驚訝又鄙夷的目光,段浪來到了任佳佳身邊,嬉皮笑臉地問道。三寸人間

    “……”

    沉默!

    此時此刻,機場外無數人,一聽到段浪這句話,均是紛紛陷入了沉默。

    你大爺啊,你眼瞎嗎?

    這么身材性感,嫵媚窈窕,舉世無雙的一個女人,是出來賣的嗎?而且,算人家是出來賣的,你那窮酸樣,玩得起嗎?

    流氓,這,簡直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流氓。

    機場外許多人,在對段浪暗自鄙夷,十分唾棄的同時,不免又有些在內心感激他的出現。

    他們正愁沒有機會,也沒有理由跟這個氣質美女搭訕時。

    段浪這個臭流氓出現了。

    而且,他一開口直接問人家什么價位。

    這,不是恰巧給了他們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嗎?

    現場無數的雄性牲口,在此時此刻,可是紛紛頓足,只等著任佳佳一呼叫,便第一時間前,直接將段浪給拿下!“588包鐘,888包亱,先生你要哪種?”然而,讓人無大跌眼鏡,意想不到的是,面對那個臭流氓的流氓行為,那位氣質美女不但沒有大聲呼叫耍流氓,反而是如此回答

    了一句。

    “包鐘時間太短,至于包亱嘛,現在大白天的……”段浪笑瞇瞇的在說著話的同時,還抬頭掃了一眼天空懸掛著的那輪火辣辣的太陽,道,“怎么包啊?”

    “那包日唄,”任佳佳道。

    “成交,”段浪說著,徑直地邁入了副駕駛。而任佳佳在此刻,則是直接邁入了駕駛室,迅速啟動車子,一腳將油門踩到底,白色沃爾沃轎車,猶如一道閃電,迅速消失在機場,只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膛目結舌,

    不知所以。

    什么情況?

    什么情況?

    現在,如此極品的美女,都是出來賣的?若是他們一早知曉的話,哪兒還能輪到那個臭流氓?一想到這里,許多人可是懊悔不已啊。而此時此刻,沃爾沃轎車內,任佳佳在開著車的同時,則是咬牙切齒地掃了

    段浪一眼,道:“段浪,才多久沒見,你可是越來越能耐了呀。”

    “彼此彼此,我只是隨口一問而已,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熟絡……”段浪道。“你……”任佳佳聞言,握著方向盤的手可都是忍不住一抖,白色沃爾沃在馬路一斜,險些跟一輛飛馳而過的黑色奔馳撞擊在一起,嚇得任佳佳面色不免是一白,連忙小

    心翼翼地開車。

    而段浪在此刻,則是有些幸災樂禍地坐在車內。

    他的確只是看到無數人的目光都落在任佳佳的身,當時想調侃一下任佳佳,可是段浪哪曾想到,任佳佳竟然吐出“包鐘”、“包亱”、“包日”這一些列的詞匯?

    這可是讓段浪對任佳佳這位氣質女神,有些刮目相看啊……

    不過,女神是女神,這幾個詞匯從任佳佳嘴里說出來,可是遠街頭發廊那些發廊妹說出來,要讓人覺得蕩氣回腸許多啊。“笑,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閹了?”認真開著車,有些氣急敗壞的任佳佳,眼睛的不時落在段浪的身,見到段浪坐在副駕駛,嘴角卻掛著掩飾不住的笑意,氣得任佳

    佳對他直接發出了警告。

    “閹了?我說任大美女,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現在可是還沒后人,你要是將我閹了的話,我們段家列祖列宗,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段浪道。

    “若是你真成了太監,那我委屈一下,勉為其難做你老婆,算是對你的補償,你們段家的列祖列宗應該不會為難段家的媳婦吧?”任佳佳斗膽說道。

    “我已經有老婆了,”段浪強調道。

    “我是說,在你成了太監,韓嘉寧不要你的情況下,”任佳佳道。

    “那也不行,”段浪道。

    “段浪,你什么意思,我任佳佳在你心目那么沒有分量嘛,哪怕你成了太監,韓嘉寧不要你,你也不要我做你老婆?”任佳佳不滿地問。

    “別激動,別激動,我不是那個意思……”段浪見到任佳佳要發飆,連忙解釋。

    “你不是那個意思,那你告訴我,你是幾個意思?”任佳佳不容置疑地問道。

    “我是,我是……”段浪一時半會兒,可完全不清楚該怎么回答任佳佳這個問題啊。

    “回答不來了吧?”任佳佳不滿地道。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要是我真成了太監的話,你這么漂亮的女人嫁給我做我老婆,我只卻能看不能用,那對我來說,不是折磨嗎?”段浪小心地解釋道。

    “怎么,給你看,你還覺得不夠,還想用?”任佳佳問。

    “不用,那娶老婆干嘛?”段浪裝著若無其事地道。

    “你,”任佳佳瞬間語塞,說了幾秒鐘,才說了一句,“膚淺……”一路,兩個人都再沒有說話,都在思考著一些東西。沒多久的時間,車子到了大邑縣三泗鎮漢窖酒廠外,任佳佳按了一下喇叭,門衛見到是任佳佳,直接打開了門

    ,讓任佳佳進去。

    任佳佳駕駛著沃爾沃,來到辦公樓下,將車泊好后,兩人這才下車。

    “這里是你叔叔的酒廠?”段浪四下掃了一眼,問道。

    “是啊,”任佳佳說道。

    “看起來還不錯嘛,”段浪道。“這家酒廠,二叔已經經營了十個年頭了,他一生的心血,可都全在這里,只是,二叔這次一下子鉆入了死胡同,段浪,待會兒,你一定要使出你的三寸不爛之舌……”任

    佳佳道。

    “等等,等等,我可不喜歡男人……”段浪道。

    “什么意思?”任佳佳一時半會兒,還沒反應過來,忍不住問。

    “你叫我對你二叔使出三寸不爛之舌,任佳佳,你不覺得那樣的畫風,有點兒太那個啥了嗎?我的性取向一向可都是很正常的,我怎么可能對一個男人……”段浪道。

    “段浪,你能不能正經一點?”段浪的行為,讓任佳佳不免又是一陣咬牙切齒。甚至,在某個時候,任佳佳都有些懷疑自己這次叫段浪來,是一個錯誤了……但是,任佳佳卻也不清楚為何,段浪這吊兒郎當的樣子,倒是讓她在現在的段浪身,看到了他昔日的幾分味道。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