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434章 出乎意料?

第3434章 出乎意料?

 熱門推薦:
    “什,什么,何姐,你說,館長找我?”許可卿聞言,滿是驚詫,問道。

    她來到身圖書館工作,已經有一周的時間了,省圖書館的館長,可是從來不曾找過她啊。

    現在在這個節骨眼,省圖書館的館長找她,究竟是什么事?

    莫非,又是張瑋在做手腳?

    他已經讓自己成了一名圖書館管理員了,現在,莫非還想讓自己去掃大街不成?

    雖然掃大街這種事情存在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張瑋要通過自己手的權力,再給自己一點兒苦頭吃,卻是完全不存在問題的。

    一想到這里,許可卿現在可是恨不得將張瑋粉身碎骨,挫骨揚灰啊。

    他這不是擺明了,要逼死自己嗎?

    “是啊,剛才我到館長辦公室交材料,他親口說的,讓我教你過去,”何明玉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何姐,我這過去,”許可卿站起身,十分感激地對何明玉說道。

    她來到省圖書館這一周時間以來,省圖書館的人,幾乎都心知肚明,她許可卿是招惹了招惹不起的人,被貶到了省圖書館這種清水衙門。

    因此,大家躲她都還來不及,又有誰敢跟她說話呢?

    至于何明玉,卻是一個例外。

    “快去吧,”何明玉道。

    “咚咚!”

    許可卿來到圖書館館長何光倫的辦公室門口,在門口敲了敲。

    “請進,”何光倫說道。

    “館長,您找我?”許可卿進入館長辦公室,小心翼翼地問道。現在的許可卿,因為工作連番變故,再因為許家的事情,早已經沒有了昔日的鋒芒。

    “小許,你來了,快,請坐,請坐,”何光倫一見到是許可卿,連忙站起身,滿臉賠笑,說著,要去給許可卿沏茶,何光倫這樣的舉動,可著實是將許可卿嚇了一跳。

    不說是現在的許可卿,只是圖書館一名小小的管理員,算是昔日還是蓉城市警察局副局長的她,官職也要何光倫低一級。

    何光倫在她的面前,完全沒有必要這么客氣啊。

    “館長,您這是……”許可卿連忙阻止。“哎,”何光倫見到許可卿要阻止,瞬間變得有些不悅了起來,說道,“小許啊,你來到了我們省圖書館,身為館長,我之前也沒來得及好好招待你,原本尋思著,來日方長

    ,這不,你工作馬又要調動了,在調動之前,我這個館長親自為你沏一杯茶,這點兒面子,你還是要給的吧?”

    “什么?”許可卿聞言,整個人的身體,不免是一顫,小臉兒也是一陣煞白啊。饒是許可卿在來的路,已經知曉自己的工作,極有可能因為自己昨天招惹了張瑋,會再次出現變動,而且,只好不壞,但是,當許可卿親耳從何光倫嘴里聽說過后,那

    又是另外一回事啊。“這個,不急,不急,”何光倫是什么樣的人物?早已經是久經沙場的老人物了,在眼下這種時候,哪兒還不明白許可卿在想些什么?當即說道,“你先坐,我一會兒跟你慢

    慢說。”

    何光倫說著,沏了一杯竹葉青,擺在了辦公室的茶幾,這才在許可卿的對面坐了下來。

    “館長,我這次的工作,是要往哪兒調動?”許可卿忍耐不住,問。

    “你猜猜?”何光倫故作神秘,問。

    “史志辦,”許可我問。

    “不是,”何光倫搖了搖頭,道。

    “黨史辦?”許可卿再次問。

    “也不是,”何光倫再次搖了搖頭,道。

    “檔案局?”許可卿接著問。

    “算了,算了,我也不賣關子了,我還是自己告訴你吧,是涪城,”何光倫道。

    “涪城?”許可卿一聽,更加感覺不妙,說道,“莫非,這次是要將我掉到涪城山區?”一想到這里,許可卿緊皺的眉頭,不免舒緩了過來。涪城一些偏遠山區的工作,雖然少數民族聚集,工作難度大,一般人,是根本不愿意去的,更別說她這位曾經在年

    紀輕輕,爬到蓉城市警察局副局長,分管刑偵工作,可謂是前途無量的女強人了。

    但是,這對于許可卿來講,未免也不是一件好事。她若是真到了涪城的偏遠山區,這可是從某種程度說明,她已經擺脫了張瑋了。

    在暗暗慶幸的同時,許可卿的內心,不免又泛起了一絲疑惑。憑借她對張瑋的了解,張瑋什么時候會如此好心了?算是張瑋要再次調動自己的工作,不是應該還在他的眼皮底下,去的單位,基本都是史志辦,黨史辦,檔案局,

    科協,婦聯,老齡委這種真正的養老清水衙門嗎?

    “山區?看來,你還沒收到消息啊,”何光倫說道,“這次,涪城市警察局常務副局長楊忠軍即將退休,是安排你去接替他的位置。”

    “什,什么?”許可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聲道,“館,館長,您說的是真的?”

    這個消息,對于許可卿來講,未免也太意外了一些吧?

    涪城市警察局啊。

    而且,還是常務副局長。

    這,在許可卿看來,無論如何,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有必要騙你嗎?調令都已經下來了,”何光倫說著,將桌子的一份件,推給許可卿,說道,“要是不信的話,你自己看。”

    “這,這……”許可卿拿過件,滿臉難以置信,這個答案,對于她來講,可是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啊。

    什么情況?

    張瑋不是想將她往死里整嗎?現在,怎么突然要調她到涪城?許可卿現在,可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之前,你工作的調動,是張瑋在背后暗使壞,不過,據我所知,今天一大早,張瑋被按察使的人帶走了,而且,據說這件事,是巡撫大人親自下達的命令,小許,你

    跟巡撫大人認識?”何光倫問道。提及巡撫大人的時候,何光倫那一雙已經目空一切的眼眸,不免亮了一下,何光倫,今年才五十歲年紀,已經守在圖書館,他又何嘗甘心呢?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