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157章 善意的忠告!

第3157章 善意的忠告!

 熱門推薦:
    “怎么,不行啊?”段浪見到馮雨芝無言以對又咬牙切齒的樣子,想了想,道,“要不,我就再犧牲一下,大不了,今晚陪你睡?”

    “段浪,你現在再怎么說,也算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覺得這么欺負一個弱女子,有意思嗎?”馮雨芝終究還是被段浪的無恥給打敗了,開口說道。

    “我哪有欺負你,我這是在彌補你,好吧?”段浪道。

    “好,好,好,”馮雨芝說著,嘴角浮現出一抹皎潔地笑容,揚了揚手中的手機,道,“你剛才說的話,都已經被我錄下來了,段浪,你說我要是將這則錄音發給安靜,亦或者是公布于眾,會有什么效果?”

    “什么?”段浪一聽到馮雨芝的話,面色瞬間一白,有些驚慌失措地問。

    馮雨芝這個女人,未免也太陰險了一些吧。

    她,她竟然錄音?

    “要不要聽聽啊?”馮雨芝再次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問。

    “哈哈,那個,雨芝,時間不早了,我先去睡了,要是你還有什么事情的話,忙完了也早點休息,”段浪說完,一溜煙地就朝著他的臥室奔去,“嘭”的一聲就關上了門。“膽小鬼,”見到段浪落荒而逃的樣子,馮雨芝的嘴角不免浮現出一抹戲謔的笑容,不滿地嘀咕了一句,一見到段浪放在門口的那個裝著他們底衣底褲的盆子,馮雨芝的小臉兒,不免再次一紅,緩緩俯下身

    ,端起盆子,拖著她那宛若水蛇一般的嬌軀,就朝著陽臺走去,當馮雨芝將衣服晾好之后,這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不在話下。

    ……

    翌日,位于香江維多利亞港的千禧新世紀大酒店門口,戒備森嚴,由香江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李家和呂家主導的首屆高峰論壇,即將在這里舉行。距離高峰論壇開始還有一個小時,酒店門口,就陸陸續續,有著許多豪車奔來,無數的人,在經過了層層安檢之后,就邁入了酒店,直接奔入高峰論壇召開的大禮堂,在無數的豪車車流中,一輛并不起眼

    的奧迪tt,緩緩駛入了酒店停車場,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將車泊好后,緩緩從奧迪tt車內走出,朝著酒店門口走來,準備邁入其中。

    “站住,”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保安喝道。

    “怎么?”段浪頓足,問道。

    “請出示邀請函,”保安說道,按照道理來講,酒店門口的這些保安,對待來參加高峰論壇的人,都是客客氣氣,畢恭畢敬的,但是,但凡來參加本次高峰論壇的人,有幾個不是社會名流,商界精英?

    而眼前這個年輕男子,未免也太年輕了一些吧?而且,他還開著一輛奧迪tt過來,奧迪tt,雖然也不算一般的車,但是較之于來參加高峰論壇的人的座駕,則是顯得太過于稀疏平常了一些。

    “怎么,沒有邀請函,就不能進去?”段浪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不悅,問道。“抱歉,沒有邀請函的話,還真不能進去,”保安冷冷地說道。在說話的同時,又一輛豪車,緩緩停下,一道身寬體胖的身影,從豪車內走出,拖著他那肥胖的身軀,就徑直地朝著酒店門口走來,這個男子

    在見到門口的段浪時,不免愣了一下。

    “先生,您好,請出示邀請函,”保安見到這個大腹便便的男子,一看就是一位成功人士,較之于對待段浪的態度,當即謙卑了不少,和顏悅色地說道。

    “給,”男子說著,就將掏出邀請函,遞了過去。

    “先生,邀請函沒問題,里面請,”保安檢查完后,說道。

    “他是我朋友,跟我一起來參加高峰論壇的,讓他跟我一起進去吧,”這個時候,大腹便便男指著段浪,道。

    段浪轉身一看,才見到這個男子,正是他來香江時,在飛機上讓他換座的男子。當時,他可著實沒給段浪留下好印象。但是在此刻,段浪卻沒想到,他居然會出手幫自己。

    “既然如此,兩位,請……”保安說道。

    “謝謝,”兩個人一起朝著酒店里面走去時,段浪客氣地說道。

    “相逢不如偶遇,”趙金山笑著說道,“上次在飛機上的事情,真是抱歉,還請不要放在心上,都是我那惡婆娘不爭氣,非要跟我坐一塊兒。”

    “一件小事而已,不足掛齒,”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段浪對趙金山的印象不好,但是,現在既然趙金山對他笑臉相迎,他也不至于讓他難堪。可是,他哪知曉,趙金山現在對他這般客氣,是因為當時趙金山準備報復段浪時,卻見到段浪乘坐著香江唯一的紅旗a770離開,再在潘湘江的一番解釋下,才深刻地意識到,那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

    身份地位,非同尋常,甚至,跟香江最為神秘的楊家,都有著或多或少的牽連。

    雖然潘湘江向他解釋過,楊家氣數已盡,但是,至少在目前來講,楊家氣數可還沒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想著跟這個年輕男子拉近一些關系的。

    事情沒到最終一步,誰又能料到結局呢?

    只是,讓趙金山疑惑的是,段浪既然跟楊家有著龐雜的關系,并且能夠讓楊家出動紅旗a770來接他,為什么想進入這高峰論壇現場,卻連入場券都沒有?

    不過,趙金山也只是好奇而已,他卻沒有要問的意思。

    “多謝,多謝,”趙金山說道,“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段浪,”段浪很隨意地回答。“我叫趙金山,”趙金山道,“是三晉的一家煤礦老板,這次有幸受邀,來參加這次高峰論壇,真是榮幸之至啊,不過,我也只是來湊一下熱鬧而已,像我這樣的人,在三晉本地,或許還能算上一號人物,但

    是在香江這一畝三分地上,就完全算不了什么了。”“原來如此,”段浪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看在你剛才幫了我的份上,我也提醒你一句,這次的高峰論壇,對于來參會的人來講,絕對是一場噩夢,既然你是來湊熱鬧的,趁著現在還沒進去,你及時離開,還來得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