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156章 扯平了!

第3156章 扯平了!

 熱門推薦:
    美!

    眼前的畫面,對于段浪來講,實在是太美了。

    馮雨芝這個女人,在香江可是有著“清純玉女”之稱,她的身材容貌,根本就不亞于韓嘉寧,現在她在洗完澡后,渾身上下只裹著一條浴巾出現在段浪的身前,這本身就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段浪的一顆小心臟,可都忍不住“撲通”、“撲通”直跳啊。

    “看什么看,時間不早了,還不趕緊去洗澡?”馮雨芝見到段浪那目不轉睛直勾勾地盯著她的樣子,一點兒也沒有生氣的意思,問道。

    “我,又沒換洗的衣服……”段浪有些為難地說道。他原本是打算今晚住楊家的,因此,自己的隨身行李,也都在楊家。“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馮雨芝瞬間明白了問題的關鍵,說著,就拖著她那曼妙的宛若水蛇一般的身軀,“咚咚咚”地沖著臥室奔去,沒多久的時間,就只見到馮雨芝拿著一套男人換洗用的底衣底褲,遞給

    了段浪,道,“去吧。”

    “這……”段浪掃了馮雨芝手中那套男士底衣,有些目瞪口呆,說道,“雨芝,你家里怎么會有男人換洗的衣服,莫非,你已經跟人同居了?要是這樣的話,我深更半夜,住在你家,有些不好吧?”

    “你……”馮雨芝一聽到段浪這句話,瞬間被氣的面紅耳赤,目瞪口呆,無言以對。

    “那個,你早點休息,我還是早些離開吧,”段浪說著,就準備起身。

    “段浪,你混蛋,”馮雨芝見到段浪的動作,沒好氣地罵道,“你才跟別人同居了呢。”

    “怎么,莫非,你沒跟人同居?”段浪佯裝著有些難以相信的樣子,瞥了馮雨芝手中的男士底衣一眼,問道,“那你這男士衣服,是從哪兒來的?”

    “段浪,你再說,信不信,信不信……”馮雨芝無語至極,怒道。

    “信不信什么,莫非,是因為我發現了你的秘密,你還想殺人滅口不成?”段浪問道。

    “段浪,你混蛋,”馮雨芝沒好氣地罵道,“這套衣服,是我逛街時,突然想到萬一有一天你跑到香江來,到我家來住,又沒換洗的衣服,專門,專門買的,商標都還在呢。”

    “是,專門為我買的嗎?”段浪問。

    “愛信不信,”馮雨芝將手中的底衣,一把塞入了段浪的手中,就頭也不回,朝著樓上跑去,“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我就是開個玩笑,瞧你……”段浪拿著底衣,笑呵呵地說道,“這女人,脾氣真是越來越糟糕了。”

    段浪雖然嘴上這么說,但他還是知趣地朝著浴室奔去,不過,當段浪一走入浴室時,他的目光,不免就瞪大了,浴室的洗漱臺上,竟然擺著馮雨芝剛才換下來的底衣,底褲,還有一雙絲襪……

    整個浴室內,還彌漫著馮雨芝的體香。

    這個女人,她是故意這么做的嗎?

    段浪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段浪也沒有多想,就脫掉自己身上的衣衫,打開熱水,就開始洗澡,而剛剛奔入房間的馮雨芝,這才猛然想起自己剛才洗澡時換下來的底衣底褲都還在浴室內,剛才因為生氣忘了收拾,整個人的臉,不免“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想都沒想,就風一般地朝著樓下奔去,一把將浴室門推開,緊接著,馮雨芝就見到了讓她今生難以忘記的一幕,只見段浪此刻,正光著屁股站在淋浴下沖澡,而段浪剛才雖

    然已經聽到腳步聲了,但是,卻完全沒想到,馮雨芝這個女人會想都不想,就直接推開浴室的門,四目相對,兩個人都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時半會兒,完全不清楚該怎么辦。

    “啊……”時間大概過了十多秒鐘,馮雨芝總算是從極度的震驚中緩過神來,“啊”的一聲慘叫,就將浴室的門給關上,大罵道,“段浪,你個流氓……”

    “……”還在浴室內滿目震驚目瞪口呆的段浪,一聽到馮雨芝的這句謾罵,瞬間就變得啞口無言了起來。他剛才好端端的在浴室內沖澡,馮雨芝突然打開門,將他看了個精光,居然還罵他是流氓?

    這天底下,還有如此顛倒黑白是非的事情嗎?

    段浪現在,可是只覺得一陣哭笑不得啊。

    若是他真耍流氓了,再被人罵流氓,他還覺得無所謂。可現在的問題是,他被人耍流氓了,還被人罵流氓?一時間,段浪只覺得自己很委屈,很無辜,很無助……

    經歷了剛才那一幕,即便是段浪這個久經風月的老手,不免也覺得有些尷尬。他和馮雨芝之間,雖然有些曖昧的關系。但是,兩個人畢竟中規中矩,沒有捅破那層避障。在浴室內磨磨蹭蹭大半天,段浪終于洗完了澡,換上馮雨芝買的底衣底褲,裹著一條浴巾,準備出門時,就見到自己剛剛換下來的底衣底褲以及馮雨芝換下來的底衣底褲,段浪遲疑了一下,就將之全部洗

    干凈之后,才拉開門,準備去陽臺晾衣服。“段浪,你,你……”在段浪拉開門的一瞬,本身就站在門口,有些惶恐的馮雨芝,一見到段浪手中端著一個盆,盆里放著的洗干凈的底衣底褲,本身就已經夠紅潤的面色,再次“唰”的一下就紅潤了起來,想

    說什么,可是,卻一個字也說不出,整個人在此刻,可是已經尷尬和難堪到了極點。

    “你剛才下來,不是就想洗底衣底褲嗎,既然你收留我過夜,我總是要幫你一點兒什么吧,所以……”段浪小聲地說道。

    “段浪,你個王八蛋……”馮雨芝咬牙切齒,羞愧到了極點,大罵道。“哎,馮雨芝,你這個女人,說話能不能講點兒道理,我一個堂堂的大男人,委曲求全的幫你洗底衣底褲,你居然還罵我王八蛋,我段浪長這么大以來,這可是第一次幫人洗……”段浪解釋道,“要是你覺得

    過意不去的話,大不了,明晚我看你一次,你再幫我洗,我們就算是扯平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