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155章 美人出浴!

第3155章 美人出浴!

 熱門推薦:
    望著段浪和馮雨芝離開的背影,何可兒站在原地,內心充滿了苦澀、復雜。饒是在何可兒幾個人親眼目睹了呂爭先幾個人對著段浪匍匐下跪的場面之后,她們內心,卻依舊對段浪招惹香江四大家族,殺死

    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公子哥李百順的事情,而充滿了害怕。

    她現在,雖然相信段浪的確是具備一些能量。

    可是,何可兒卻不相信,這樣的力量,已經足以強大到可以對抗香江四大家族的地步。

    “可兒,你就不必擔心了,段浪剛才不是已經告訴呂少他們了嗎,殺死李百順李少的事情,是他一人所為,跟咱們沒關系的,”何可兒心思在復雜的同時,高海琳在何可兒耳畔,小聲地說道。

    “我能不擔心嗎,他殺死的,那可是李家的李少,招惹的,可是香江四大家族……”何可兒現在,委屈的淚水都快要出來了,她就是想安安靜靜地過一個生日而已,誰會想到,事情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那,咱們現在怎么辦,離開香江嗎?”高海琳有些心有余悸地說道。“離開?”何可兒苦澀一笑,說道,“憑借香江首屈一指的幾大家族的能量,怕是就算咱們逃到天涯海角,他們也一定有辦法將咱們抓回來的,現在,咱們唯一能做的,怕是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李家

    真的將這件事情的責任,全部算在段浪的頭上……”

    “段浪,你當著他們的面殺了李百順,不會有什么事情吧?”何可兒幾個人在心思復雜的同時,馳騁在遼闊馬路上的奧迪tt里,坐在副駕駛上的馮雨芝,有些小小的擔憂,詢問道。

    “一個跳梁小丑而已,不足掛齒,”段浪風輕云淡地說道。

    “那……”馮雨芝想了想,說道,“段浪,可兒她們畢竟只是一般的人,之前哪兒見過這樣的場面啊,她們之前的表現有些過激,還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她們是你的朋友,我怎么會跟她們一般計較呢?”段浪道。

    “段浪……”馮雨芝神色復雜地凝視著段浪,叫喊道,段浪這句話,可是讓馮雨芝內心深深一顫啊。剛才,何可兒的表現,可的確是令人生氣的。

    不管怎么說,段浪都是為了幫何可兒,才挺身而出的。可是,何可兒不但不感激,反而還對著段浪說出那樣一番話。但是,讓馮雨芝意外的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段浪不但沒發作,反而對何可兒和顏悅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僅僅是因為何可兒是自己的朋

    友嗎?

    兩行矜持不住的淚水,就要從馮雨芝的眼眶奪眶而出。

    “怎么,是不是感動的稀里嘩啦,一塌糊涂,準備以身相許?”段浪見到馮雨芝就要哭出來的樣子,開著玩笑問道。

    “誰對你這個臭流氓感動的稀里嘩啦,一塌糊涂,準備以身相許了?”一聽到段浪這句話,馮雨芝忍不住破涕為笑,十分哀怨地瞪了段浪一眼,不滿地嘀咕道。

    不過,她的面頰上,卻是泛起了一絲紅霞,整個人的內心,也是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緒,坐在副駕駛上的她,一雙白皙的大腿,更是忍不住夾緊了一些。

    “沒有就好,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段浪聽到馮雨芝這番話,整個人可是發自內心地松了一口氣,說道。

    “你……”馮雨芝瞬間啞口無言,咬牙切齒,段浪這個混蛋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按照他這么說,莫非,自己就是一個隨便的女人嗎?

    “怎么,我不愿意,莫非,你還想對我用強?”段浪笑呵呵地問道。“臭流氓,”馮雨芝嘀咕了一句,就扭過了腦袋,一雙美眸,凝視著車窗外的無邊夜色,不過,她此刻的面色上,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生氣的意思,反而是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沒多久時間,奧迪tt

    就回到了馮雨芝所在的山頂別墅,進入別墅,馮雨芝問,“要喝點兒什么?”

    “你先說說,你家里有什么?”段浪問道。

    “我……”馮雨芝一聽到段浪這句話,不免面色就是一紅,她雖然住在這里,但是,馮雨芝的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在外面解決的,因此,家里也沒有什么可以吃的,或者可以喝的。

    “一杯白開水吧,”段浪道。

    “好的,我這就去燒,”馮雨芝立馬跑到廚房,從冰箱內拿出一瓶未拆封的礦泉水,這才倒入燒水壺,沒多久的時間,就端著一杯白開水,來到了段浪的身邊,道,“段浪,你先喝著,我去洗澡……”

    洗澡?

    馮雨芝這樣的行為,不免讓段浪一陣胡涂啊。

    什么情況?

    自己剛來到她家,屁股都還沒坐熱,她就要去洗澡?在段浪思索的時候,馮雨芝已經奔入了浴室,沒多久的時間,段浪就分明聽到,浴室已經響起了嘩啦啦的流水聲。

    段浪現在即便是修為已經達到開光大圓滿,可是,再怎么說,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一個對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有著強烈需求的男人,再說了,他體內還有那該死的病毒。可是,自己一到了馮雨芝的家,馮雨芝就要去洗澡,這對于段浪來講,或多或少,都不免有些心潮澎湃,難以自拔,尤其是當浴室內響起嘩啦啦的流水聲時,段浪的腦子里,不免就閃現出了馮雨芝站在淋

    浴下沖刷身體的場景。

    雖然,按照他現在的修為,要窺探馮雨芝的,并非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但是,段浪卻不至于這么做,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他可不想用自己的術法,來做那些下三濫的事情。如此想時,段浪就從身上摸出一根煙點燃,悠閑地"yun  xi"了起來,一根煙還沒"yun  xi"完,段浪就聽到浴室門,“咯吱”一聲打開,一道嬌艷欲滴的身影,渾身上下只裹著一條浴巾,就出現在了浴室門口,深邃的溝壑,白皙的臂膀,修長的大腿,一一呈現在了段浪眼前……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