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088章 眾叛而親離!

第3088章 眾叛而親離!

 熱門推薦:
    “混蛋,混蛋……”陳少林見到段浪離開的身影,不斷謾罵,他現在,可是將段浪挫骨揚灰的心都有了啊。

    可惜,他現在又完全沒有那個能耐。

    “楊院長,楊院長……”陳少林在不斷謾罵段浪的同時,他的目光,瞬間注意到了軍區總醫院的院長,楊永健,整個人的雙眼,不由地一亮,瞬間來到楊永健的身前,哀求道,“我求求你,救救我兒子……”“陳主任,”楊永健冷冷地說道,“事先,我可是告訴了你的,不說是我們醫院,算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醫院,也不一定能夠救你的兒子,而在這個世界,唯一能夠救你兒子的人,剛才已經被你氣走了

    ?”

    “你說段浪?”陳少林問道。

    “是的,”楊永健道。

    “他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怎么可能救我兒子?”陳少林道。“他有沒有行醫資格證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在一個小時前,我們醫院送來一位病人,當時已經停止心跳了,被我們醫院宣告了搶救失敗,他兒子現在的情況還要糟糕,但是,卻被那個年輕人

    救活了……”楊永健很誠懇地說道,但是,眼神,卻不免流露出一絲不屑。

    “你,你說的是真的?”陳少林十分震驚地說道。

    “如果你懷疑我的話,之前現場這么多的醫生可都是親眼見到了的……”楊永健有些不悅地說道。“這……”陳少林見到一群醫生,紛紛點頭,整個人,瞬間徹底無語了起來,陳少林現在,可是恨不得狠狠的給自己幾個耳光啊,他的兒子,他的兒子,本來還是有一線生機的,可是,這一線的生機,卻被他自己白白的浪費了,這,難道不是一件十分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嗎?一想到自己那已經失去心跳的兒子,陳少林瞬間覺得,自己該做一點兒什么,于是,他狠狠一咬牙,說道,“不行,我得去將他追回來

    。”

    “陳主任,你覺得,你現在去將他追回來,他會回來嗎?”楊永健冷冷地說道。

    “我可是金牛衛生局的主任,他能不回來?”陳少林固執地說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龍魂主教,青年將軍,一人之下,萬人之,掌握生殺大權,不說你只是一個小小的衛生局主任,哪怕你是國家總統,人家說不治療,不治療,你能奈何得了人家?而且,他剛

    才,可是準備邁入搶救室,救治你兒子的,是你自己將人家攔了下來,再說了,你剛才那么恩將仇報的對人家,人家沒一巴掌拍死你,那已經算是你的幸運了……”楊永健冷冷地說道。

    他剛才接了一個電話,是住院部傳過來的,楊永健也從電話里,徹底知道了段浪的身份,他現在,還有必要站出來,為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小的衛生局主任說話嗎?

    “什么,你說,你說他是一位將軍?”陳少林失聲說道。

    “不信的話,你還可以去打聽打聽,”楊永健道。

    “撲通!”

    陳少林的身軀,再次癱坐在地,面色煞白,難看之極。他現在才算是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究竟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不但害死了自己的兒子,而且,還招惹了一名將軍……

    “楊院長,你,你可要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陳少林一緩過神來,明白了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他現在,已經完全顧及不自己的兒子了,哀求道。

    “陳主任,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雖然我很同情你現在的遭遇,但是,請原諒我的的愛莫能助,”楊永健有些遺憾地說道。

    “……”陳少林面色煞白,徹底的咬口無言。

    “你好之為之吧,”楊永健冷哼一聲,離開了搶救室。

    “楊院長,楊院長……”陳少林不斷哀求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在楊永健的身后響起,可是,楊永健卻根本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而現場的其他醫生和護士,現在也軍像是看瘟神一般地看著陳少林。

    在他們看來,陳少林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人群紛紛散開,沒多久時間,偌大的搶救室門口,瞬間只剩下了陳少林和薛剛兩個人。薛剛不是不想走,而是在得知段浪的身份后,整個人直接性的被嚇住了。較之于陳少林,他薛剛也是得罪了段浪啊

    。“薛剛,”陳少林看到還站在自己身前的薛剛,憤怒的一下子站起身,來到薛剛的身前,一把抓住薛剛的衣襟,大罵道,“你個王八蛋,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怎么會招惹段浪這樣的人物,我兒子又

    怎么會喪命?”

    “陳少林,你他媽不要像一條瘋狗一樣,見著誰咬誰,”薛剛見到陳少林現在將所有的憤怒,全部發泄到了他的身,當即十分沒好氣地罵道。

    “你說誰是瘋狗,你說誰是瘋狗?”陳少林本來已經足夠的憤怒了,現在一聽到薛剛這句話,整個人,可謂是更加的憤怒,一發不可收拾了起來,喝道。

    “我說誰,你自己心里難道沒有一點兒數嗎?”薛剛撇開陳少林抓著他衣襟的手,喝道。

    “你,你,你……”陳少林現在,整個人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道,“薛剛,好,很好,不怕實話告訴你,我楊永健這輩子,一定跟你沒完。”

    “哼,神經病,”薛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根本沒理會陳少林,心思復雜地離開了。

    “薛剛,你個王八蛋,你個畜生……”陳少林一陣歇斯底里地罵道,而陳少林整個人的身體,也隨著薛剛的離開,緩緩地蹲下,雙手抱頭,痛苦無。

    “陳主任……”賈峰和張軼兩個人,來到陳少林的身前,小心翼翼地叫道。

    “滾,”薛剛指著門口,怒喝道,“都他媽的滾。”賈峰和張軼兩個人,較之于陳少林這樣的態度,內心也是一陣窩火,遲疑了幾秒鐘,便紛紛離開。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