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2876章 契機!

第2876章 契機!

 熱門推薦:
    誰曾想到,本身已經化為灰飛的雪域之王,會再次復活過來,而且,渾身下的氣息,還只強不弱?他對段浪的進攻,也迅速到了一種空前的程度。品書網()或許,雪域王是在段浪的身,看到了巨大的危機吧,

    否則的話,他也不至于如此。

    畢加索一群人,見到雪域王對段浪施展的致命一擊,尤其是在雪域之戟即將攔腰斬在段浪身時,均是忍不住閉了眼。

    接下來的場面,他們可是沒有勇氣再看下去啊。

    因為,憑借他們這么多年的戰斗經驗,他們可是十分清楚,段浪在眼下這種時候,想要躲開雪域之王這種半步罡勁強者的致命一擊,是一件多么不現實的事情。

    更何況,段浪以丹勁之力,硬抗步入半步罡勁的雪域王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已經是跡的跡了。這樣的一場戰役,他們根本不需要多想,已經明白,一定算得是曠古絕今了。

    “哈哈,撒旦小兒,我雪域之王現在讓你知道,究竟誰才是這雪域高原的王者,你闖入我的領地,搶奪我的資源,打擾我的清修,屠殺我的族人,去死吧……”雪域王陰沉的一陣笑聲之后,厲聲喝道。

    他是的的確確,再沒想過讓段浪活下來。雪域之戟直接砸在段浪的腰部,段浪整個人的身軀,瞬間“撲通”一聲,跌倒在地,劇烈的疼痛,使得段浪險些昏迷。而正在這個時候,段浪卻分明感覺到,一陣疾風從天而降,他的身體,迅速躲開,只

    聽得“轟隆”一聲響,自己身體剛剛跌落的地方,已經被雪域王一戟擊出一道深坑。

    深坑四周結石的冰雪地面,瞬間裂開,一道道胳膊粗的裂縫,朝著四周彌漫開來。

    雪域王一擊不,再次揮舞著長戟,朝著段浪擊來,段浪再躲,雪域王再擊……

    最終,段浪的身體,已經被逼迫到了山腳處。

    “哼,撒旦,我看你現在還往哪兒躲……”雪域王將段浪逼到絕境,再無退路時,冷聲一聲,眼殺氣騰升,手長戟指著段浪,說道。

    “雪域王,你當真以為,你步入半步罡勁,我將你沒辦法了嗎?”面對步步緊逼的雪域王,段浪拖著遍體鱗傷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冷冷地問道。

    “怎么,你還有底牌?”雪域王戲謔地問,這短暫的交鋒,段浪先后施展出了佛怒火蓮、天罡七星陣、魂決……

    這,可都讓雪域王覺得十分意外了呀,他現在,可完全不相信,段浪除了這幾張底牌外,還有其它的底牌。“你信,我有,你不信,我沒有,”面對雪域王那戲謔的聲音,段浪不慢不禁,淡淡地說道,“但是,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完全沒有通過這樣的戰斗,最終落得一個兩敗俱傷的下場,所以,雪域王

    ,如果你現在此離開,之前你對我的冒犯,我可以既往不咎。”

    “哈哈哈,”一陣狂笑,從沉寂的山谷內響起,雪域王感覺,這是他幾百年以來,聽到的最好聽的笑話,可笑,簡直是太可笑了。

    若是他雪域王現在還處在丹勁大圓滿,面對段浪之前那一系列的進攻,或許,他早見閻王去了。但是,實際呢?連雪域王自己都不曾想到,在關鍵時刻,他的修為,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突破了。這對于雪域王來講,可是一件十分難能可貴的事情啊,他現在可是罡勁,罡勁啊,讓雪域王沒想到的是,段浪在面對他這個絕對的強者,在被他逼到絕境時,竟然還會在他的面前,天真地說出這樣一番話

    。

    “撒旦啊,撒旦,你是在癡人說夢嗎?如果不是之前的那番話,我可還真會懷疑,你是智商有問題呢。”

    “雪域王,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段浪嘴角,帶著一抹嗜血的笑容,目光冰冷,說道,“行,那我成全你……”

    “白癡,受死吧,”雪域王根本不想再跟段浪廢話,手的雪域之戟,一戟揮出,直擊段浪咽喉,在雪域王看來,段浪在他面前說這么多,無非是想多茍延殘喘一會兒罷了。

    他,雪域王是絕對不會給段浪這樣的一次機會的。“哼,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較之于雪域王再次擊來的長戟,段浪冷哼一聲,伸手一抓,那一把被雪域王擊飛的北冥劍,瞬間牢牢地落入了段浪的手,一劍揮出,劍刃觸碰到長戟,發出沉悶的一聲響

    以及無耀眼的火光。兩股強勁能量撞擊在一起,段浪和雪域王的身軀,均是被擊退數步,不過,雪域王迅速站穩了腳跟,而段浪的身體踉踉蹌蹌,好半響之后,才算是站穩了下來,嘴里一口鮮血,卻是“撲哧”一聲,又吐了出

    來。

    “真沒想到啊,撒旦在強大的雪域王面前,竟然能硬抗這么久。”

    “是啊,此役,即便是撒旦敗了,也雖敗猶榮。”

    “撒旦手,應該沒什么底牌了吧,否則的話,他早施展出來了。”

    ……

    畢加索一群人,十分震驚地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現在,倒是很想前幫忙,只可惜,他們這點兒本事,在雪域王面前,完全是不堪一擊的。“真沒想到啊,在臨死關頭,你都還能夠迸射出如此強勁的力量……”雪域王嘴角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笑容,說道,“老夫一開始,還的確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在如此年紀,不但能夠達到丹勁,而且,還

    具備了硬抗半步罡勁這么久的實力,但是,我要說的是,你這所謂的硬抗,也只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永別了,撒旦……”

    雪域王手持長戟,再次沖著段浪奔去,渾身下迸發的能量,堪稱恐怖,看樣子,雪域王是沒再準備跟段浪耗下去,而是要一擊必殺了。

    面對雪域王的攻擊,段浪紋絲不動,森冷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雪域王。雪域王這樣急切地進攻,似乎讓段浪看到了一絲契機……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