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2733章 瘋狂的計劃!

第2733章 瘋狂的計劃!

 熱門推薦:
    “不可能?”向龍來到郭廣聞的身邊,說道,“郭先生,你之前不是都還口口聲聲地說,你沒有派人私下跟綁匪接觸嗎,但是你剛才那番話,應該做何解釋?”

    “向隊,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郭廣聞道,“我說‘不可能’,并不代表著我私下就跟綁匪有交易,而是我相信,這些綁匪都是單純的為了盛唐系統而來,他們先抓我女兒,再制造縱火案,還威脅我若是不交出盛唐系統,他們就會有更大的手筆,他們做出這一切,唯一的目的,就是盛唐系統,我想,若是我真將盛唐系統交給他們了,他們一定會信守承諾,不再做出一些過激的事情出來的。”

    “我想,事情怕不是這樣的吧,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向龍說道,“郭先生,你已經派人在跟綁匪接觸了,對嗎?”

    “對,”郭廣聞知道,自己剛才已經說漏了嘴,這個時候,若是再一口咬定,自己私下沒跟綁匪接觸,向龍等人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還不如索性承認了下來,現在,事情大局已定,說不定,他手下的人,都已經接觸到綁匪了,也不一定,饒是沒有,郭廣聞等人想阻止,也已經根本來不及。“我的確是派人跟綁匪接觸,準備將盛唐系統交給他們了,我知道,盛唐系統對華夏國,對軍隊很重要,但是,它對我郭廣聞,難道就不重要了嗎?所以,我希望你們也理解我的難處,類似于地中海影院這種縱火案,我可是再承受不起第二次了。”

    “原來,你真派人私下跟綁匪接觸了?”向龍面色巨變,道。

    “對不起,向隊,”郭廣聞道,“事情是我一人造成的,只要這件事,能夠讓我的員工和企業,免遭浩劫,我郭廣聞一人,愿意承受一切的后果,至于軍方那里,我會給他們一個圓滿的解釋道,再則,軍方的存在,本身就是保障國家和人民的切身利益,綁匪如此瘋狂的舉動,制造出如此大的傷亡,我想,也是軍方完全不愿意看到的吧,你覺得呢?”

    “此事事關重大,我必須立馬上報局里,”向龍說著,趕緊掏出電話,翻出一串號碼,就準備撥打出去。

    “向隊,慢著,”段浪阻攔道。

    “怎么?”向龍問。

    “郭先生的擔憂,并非毫無道理,若是他不將盛唐系統交給綁匪,那么,綁匪隨時隨地,都會發出第二次行動,咱們到目前為止,可是都還沒搞明白,‘tq’究竟代表著什么,也就自然而然不可能在短暫的時間內,精準的做出預判,但是,根據地中海影院的傷亡數據分析,綁匪的第二次動作,傷亡數據一定要比地中海影院大的多,”段浪說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咱們與其讓綁匪牽著鼻子走,倒還不如將計就計,趁著這次私下交易,精準定位綁匪位置,將他們一網打盡。”

    “一網打盡,你說的倒是輕巧……”向龍心煩氣躁地道。

    “郭先生是聰明人,即便是在私下交易,將盛唐系統拿給綁匪,也絕對不可能沒有留有后手,對嗎?”段浪蠱做神秘地掃了郭廣聞一眼,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盛唐系統里面,一定內置有一塊定位追蹤系統,這套定位追蹤,采用全球最高規格的加密處理,即便是世界上最強的解密機構,也至少需要耗費一周時間才能將之破解,對嗎?”

    “你怎么知道?”郭廣聞驚訝地看著段浪,問。

    “猜測,”段浪笑瞇瞇地說道,“當然,這并非重點,重點之處這在于,綁匪一旦拿到這套盛唐系統,他們的行蹤,就完全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咱們豈不是可以將這次的綁匪,一網打盡?”聽到兩個人的談話,向龍可是發自內心地松了一口氣,問。

    “原則上來講,的確沒問題,”段浪道,“不過,向隊,也不是我說你,你在明珠警局已經待了這么多年了,怎么都不用腦子想想問題?”

    “什么意思?”向龍有些沒理解過來,問。

    “在盛唐系統內置了定位系統的情況下,咱們為什么一定要將綁匪一網打盡呢?就算一網打盡了,又算多大的事兒?”段浪道。

    “不將綁匪一網打盡,那將誰一網打盡?”向龍忍不住問。再說,這句話,可也是段浪剛才說的啊,他現在再說出來,有什么問題嗎?

    “幕后操縱者,”翻了翻白眼,段浪道。

    “這……”向龍一時間,可是被段浪這句話,給驚訝的完全合不攏嘴啊,將幕后者一網打盡?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太瘋狂了一些?“如果,幕后操縱者在華夏,這件事情還好辦,可萬一幕后操縱者在世界其它國家和地區,咱們怎么將他們一網打盡?”

    “這一點,你就不必擔心了,我只問你,想不想抓到幕后真兇,通過這起案子,不僅確保民眾的性命安全,還能夠一舉抓捕幕后黑手,徹底奠定你在明珠警局的地位?”段浪問。

    “我要說不想,你會不會說我很虛偽?”向龍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他現在在內心,對于段浪的身份,可是更加奇怪了起來。

    “不會,”段浪道,“我只會罵一句:賤人。”

    “如果真能夠達到你所說的效果,不說是罵一句賤人,就算是罵十句,乃至百句,我也無所謂,不過,此事事關重大,我必須向局里匯報,”向龍道。

    “不行,”段浪道,“局里一定不會同意這么瘋狂的想法的。”

    “你的意思是,先斬后奏?”向龍一個哆嗦,問。

    “不然呢?”段浪翻了翻白眼,才問郭廣聞,道,“郭先生,我想,你一定會告訴我們,究竟該如何利用你的追蹤系統,定位到綁匪的位置吧?”

    “一定,一定……”郭廣聞趕緊說道。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番談話,可是,郭廣聞難免對眼前這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已經刮目相看了。

    “郭先生這兒沒問題,現在就看你了,”段浪對向龍道。

    “這件事,實在是太瘋狂了,一旦計劃失敗的話,你會怎么樣,我不敢肯定,但是,我向龍的人頭,一定是沒有了,”向龍神色復雜地說道。

    “廢話那么多干什么,一句話,到底干不干?”段浪問。

    “干,”向龍有些羞澀地說道。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