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2332章 洪門震動!

第2332章 洪門震動!

 熱門推薦: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怒江兩岸,這才漸漸平息下來。

    但,兩岸的人,則依舊沉浸在震驚之中。尤其是龍魂的一群人!

    司徒俊秀,那可是一名化勁大圓滿的武道高手,化勁大圓滿,不是丹勁之下,最為強勁的存在嗎?可是,段浪怎么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之滅了?

    難道說,段浪已經突破化勁,步入丹勁了嗎?

    這,這怎么可能?

    要清楚,在這個世界上,化勁宗師,都是鳳毛菱角的存在,至于丹勁,一直只存在于傳說,可是,卻根本沒有幾個人見到過啊。

    “至于你們……”一百二十刀,段浪在極端殘忍地解決了司徒俊秀之后,他的目光,這才轉向怒江對岸,司徒俊秀帶來的數十個駕馭著美式坦克的雇傭兵,道。“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現在,你們的主子都已經死了,若是你們要仗著自己裝備精良,人手眾多,想要貿然挑釁地話,大可以來試一試。”

    “我們現在怎么辦?”

    “不知道剛才你們有沒有聽到一條訊息,那就是他在和司徒俊秀戰斗時,最后似乎告訴司徒俊秀,他是撒旦……”

    “什么,撒旦?”

    ……

    一群雇傭兵,用英語不斷交流著。

    當他們一聽到“撒旦”這個詞匯,均是被嚇得面色蒼白,魂飛魄散啊。

    撒旦是什么人?是他們敢招惹的對象嗎?

    一群雇傭兵,一想明白這一茬之后,便紛紛逃竄。他們可是不敢肯定,繼續在這里待下去,會迎來一個怎樣的后果。

    華夏國本身就是雇傭兵的禁忌,他們這次斗膽來到華萬邊境,企圖進入華夏,都是因為司徒俊秀巨額的利益誘惑,否則,他們會來?

    再則,他們也不清楚司徒俊秀這次招惹的對象,竟然是撒旦啊。

    否則的話,不說是給他們豐厚的報酬,讓他們來,就算是給他們一座金山銀山,他們也不一定愿意來啊。他們雖然是在血腥和殺伐中求得生存,但是,若是他們為此,連命都沒有了,還要金山銀山,有什么用?

    “主教。”一群雇傭兵逃竄之后,段浪這才來到龍魂一群人身前,一個士兵,率先叫喊一聲,緊接著,就聽到一聲聲整齊而嘹亮的聲音:

    “主教。”

    “主教。”

    “主教。”

    ……

    他們現在,對于眼前的段浪,那才叫一個佩服的五體投地,敬若神靈啊。同時,也從根本上激發了他們的斗志,激發了他們對力量的渴望和敬畏。

    “嗯,這次任務完成的不錯。”面對著龍魂一群人,段浪說道。“都回去吧。”

    “主教,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是啊,主教,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你。”

    “主教,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

    一群人,紛紛請求。

    “我對你們的訓練任務,已經結束了……”面對著一群人的請求,段浪說道。

    “主教……”一群人鐵血方剛留血不流淚的大老爺們,此刻的聲音,不由地就哽咽了起來。

    當初,段浪在離開時,他們在內心,雖然就已經有了準備,可是,當段浪此刻,親自告訴他們這樣的事情之后,他們只覺得,他們的一顆顆心,是那般的忐忑和難受。

    他們現在,內心可是無比的后悔啊,后悔當初段浪還在龍魂的時候,他們沒有珍惜時間,好好訓練。

    現在,當他們知道好好珍惜時,剩下的,卻只有追憶。

    “不過,有時間的話,我會來看你們的。”在一群人懊悔不已,滿是失落的時候,段浪突然補充了一句。“還有,根據龍魂的安排,我還有一次訓練任務,但是,你們必須好好安排,爭取正式進入龍魂,因為,只有真正通過龍魂選拔的隊員,才有資格參加這次訓練。”

    “是。”怒江之畔,一時間,就響起無比嘹亮的聲音。

    龍魂,畢竟是華夏國最神秘的組織,特種兵中的至高榮譽,它的考核,也是異常嚴格的。

    他們這么多經過層層選拔,層層淘汰的特種兵戰士,最后真正能夠進入龍魂,成為龍魂正式成員的,只有6人。

    但是,面對著段浪剛才那番話,他們在場的每個人,都斗志昂揚,意志堅定,想要在千軍萬馬中,擠過那唯一的獨木橋,只為在將來的某一天,站在人群中,再對看你一眼!

    “許局長,我們走吧。”段浪道。

    “好……”依舊沉浸在震驚中的許可卿,好半響才從自己的嘴里吐出一個字。

    她一直只覺得,段浪身份神秘,是一個軍人,可是,許可卿卻沒想到,段浪竟然是龍魂這么神秘的特種部隊的主教。

    許可卿雖然只是一個警察,但是,從小都抱有一顆從軍之心的她,對于龍魂,也是略有耳聞,同樣充滿了崇敬之心的。

    “主教……”段浪和許可卿,正準備離開,夏雨則是叫喊一聲,幾個箭步,走了出來,滿臉賠笑。

    “有事?”段浪問。

    “因為派的事情,我想向主教說一聲抱歉……”夏雨十分認真地說道。

    “派?”段浪在嘴里咀嚼著這個詞匯,道。“你不說,我都差點兒快忘記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一個派別的存在了,派是派,你是你,曾經的事情,過了,也就過了,你也不必要耿耿于懷,安安心心,踏踏實實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是。”夏雨道。

    望著段浪離開的身影,夏雨內心,則是騰升起許多的懊悔。

    有些事情,過了,就真能過了嗎?

    他對派,究竟是無視,還是不在乎?

    或許,更多的,還是無視吧。

    至于自己,一步錯,步步錯,現在,即便是想彌補,也沒那個機會了。

    美利堅,安大略湖畔,一位老者,手持魚竿,正在閑情逸致地垂釣。

    “掌門……”張克全,洪門的大長老,站在老者身后,恭敬地叫道。

    “怎么,俊秀那邊傳來消息了?”司徒美堂問。

    “是的。”張克全道。

    “這種小事情,就不需要向我匯報了,憑借俊秀的身手,若是還解決不了一個無名小卒的話,那還得了?”老者說道。“下去吧。”

    “不是。”張克全并沒有離開,道。

    “什么?”司徒美堂問。

    “任務失敗。”張克全說道。

    “什么?”司徒美堂握著釣魚竿的手,猛烈地顫抖了一下,魚線在平靜的湖面不停地蕩漾著,驚起一串一串的漣漪。“司徒俊秀,可是一名化勁大圓滿的強者,在這個世界上,是絕對鳳毛菱角的存在,他怎么可能失敗,哼,等他回來,叫他立馬來見我。”

    “恐怕,他回不來了。”張克全道。

    “怎么回事?”司徒美堂問。

    “據司徒俊秀帶去的雇傭兵稟報,在華萬邊境,怒江之上,司徒俊秀和段浪展開了一場大戰,但幾乎從戰斗的一開始,段浪就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他輕描淡寫,就將司徒俊秀擊敗,并且,以元力為刀,足足一百二十刀,才將司徒俊秀斬殺,場面極度殘忍,堪比凌遲,卻,勝過凌遲。”張克全道。

    “……”

    司徒美堂手中的魚竿突然從手中滑落,整個人,目光呆滯,神情麻木!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