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2241章 兩個客人!

第2241章 兩個客人!

 熱門推薦:
    咚咚!

    正在這個時候,韓嘉寧的辦公室房門就被敲了兩聲,一道身影,推門而入。

    只不過,當這道身影,才邁入一只腳的時候,她就敏銳地發現了不對勁。

    “寧寧,你怎么哭了?”納蘭靜雯一瞧見韓嘉寧眼角的淚花兒,就幾個箭步,直奔韓嘉寧,關切地問道。

    “沒,沒什么。”韓嘉寧也沒想到,納蘭靜雯會在這個時候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她雖然想盡量地保持冷靜,可是自己眼角的淚花兒,卻十分地不聽指揮啊,一個勁兒的往外流。

    “不是吧,寧寧,你都哭成這個樣子了,還說沒什么?”納蘭靜雯質問道。“說,是不是段浪這牲口欺負你了?”

    “沒有。”韓嘉寧擦干了眼角的淚水,說道。

    “沒有?哼,我看,十之,都是段浪這牲口欺負你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你一直都是好端端的,怎么他這才剛剛回來,你就哭成這個樣子?”納蘭靜雯說著,就怒氣沖沖的面對著段浪,道。“段浪,你個牲口,是個男人的話,有什么事情,就盡管沖著我來,不要欺負我們寧寧。”

    “沖著你來?”段浪有些哭笑不得,問。不得不說,納蘭靜雯一進入韓嘉寧的辦公室,就前一個牲口,后一個牲口的,聽的段浪只覺得內心一陣不爽,若真是自己將韓嘉寧氣哭的,那也就罷了,可這次的事情,真的跟自己無關啊。

    “對。”擋在韓嘉寧的身前,納蘭靜雯十分女孩子地說道。

    “這個,恐怕不行。”段浪上下掃了納蘭靜雯一眼,說道。

    “什么不行,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莫非,你還想繼續欺負我們寧寧,哼,段浪,我告訴你,有我納蘭靜雯在,欺負我們寧寧,門都沒有。”納蘭靜雯厲聲說道。

    “這個,怕還真是不行。”段浪佯裝著有些為難的樣子,道。

    “為什么?”納蘭靜雯有些沒鬧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問。

    “因為,我剛才本來是想跟寧寧在辦公室解決一下生理問題的,你說,要是我不和寧寧一起解決,而是跟你一起解決,那不就亂套了嗎?”見到納蘭靜雯一臉狐疑的樣子,段浪一本正經,義正言辭地說道。“再說了,就算是你愿意以身相許,你總得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吧?我段浪再怎么說,也是一個發育健全,身心健康,審美標準的男人,要是跟你這樣一個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兒沒臉蛋兒要氣質沒氣質的女人真發生一點兒什么的話,我還不如直接撞墻死了算了。”

    “段浪,有種你再說一遍……”納蘭靜雯氣憤無比,厲聲說道。

    “再說一遍?”段浪若無其事地笑道。“不說是再說一遍,就算是再說十遍,百遍,也根本不存在問題,長的丑就是長的丑,你還要堵住我的嘴呀,還想強行跟我發生一點兒什么關系不成?”

    “段浪,你……”納蘭靜雯郁悶不已,高高的揚起拳頭,一時間,卻不清楚究竟是該怎么辦。

    “好了,好了,你們……”韓嘉寧這個時候,已經恢復如常,趕緊站在段浪和納蘭靜雯中間,說道。“你們兩都不許吵了。”

    “寧寧,不是我想跟他吵,而是這牲口,實在是太過分了,我丑嗎,我丑嗎?”納蘭靜雯都快被段浪給氣哭了,道。

    “你不丑,我們靜雯就像天仙兒似的,怎么會丑呢?”韓嘉寧安慰道。

    “那他還說我丑?”納蘭靜雯眉心緊鎖,問。

    “他那是嫉妒。”韓嘉寧在安慰納蘭靜雯的同時,呵斥道。“段浪,還不趕緊向靜雯道歉,你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可以向任何人道歉,就是不向她道歉。”段浪道。“誰叫她那么沒有口德,一進來就前一個牲口后一個牲口的不斷叫囂著?”

    “你……”韓嘉寧這次,也被段浪給氣著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段浪沒再廢話,在兩個女人十足的憤怒的目光中,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公司。

    “寧寧,你看他,你看他……”納蘭靜雯可是被段浪這行為氣的站在原地直跺腳,不斷叫囂。

    “好了,好了。”韓嘉寧有些無可奈何地說道。“他就是這樣的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

    “哼,混蛋,下次別落在我納蘭靜雯的手里。”納蘭靜雯惡狠狠地說道。“對了,寧寧,剛才是不是他將你氣哭的?”

    “不是。”韓嘉寧道。

    “那你怎么哭了?”納蘭靜雯有些不理解地問。

    “他給我講述了一個悲慘的故事……”韓嘉寧小聲地道。

    段浪并沒有要回自己辦公室的意思,乘坐著電梯,就來到了嘉寧國際地下停車場,鉆入了他那輛久違的大眾波羅車里面,這才點燃一根煙,慢慢地"yun  xi"了起來。

    他和韓嘉寧之間的誤會,總算是解除了,這對于段浪來講,再怎么說,也是一件十分興奮的事情。

    “嘟嘟!”

    正在懶散而悠閑地"yun  xi"著香煙,段浪的手機則是響了起來。

    “安安?”段浪接聽了電話,道。

    “安安,段總,你還知道我叫安安啊,不錯,真是不錯……”電話那端,傳來一個十足的誘人的聲音,只讓坐在車內的段浪,忍不住一陣神魂顛倒,安靜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妖精啊。

    “什么叫我還知道你叫安安,簡直是胡說,你安靜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化成灰,我段浪也能認出來,好吧?”段浪說道。

    “你是想說,我體內殘留著你的體液,就算是我化成灰,骨灰中,至少也應該還殘留著你的體液的體味,對嗎?”安靜問。

    “我……”正在"yun  xi"著香煙的段浪,險些沒被安靜這句話給嗆死,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而且,說話的尺度,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什么叫她的體內,殘留著自己的體液?

    “在蓉城?”安靜絲毫沒理會段浪尷尬的樣子,問。

    “是的,剛回來。”段浪道。

    “那勞煩你現在就來一趟神農制藥,我這兒有兩個客人……”安靜道。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