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887章 步步死棋?

第1887章 步步死棋?

 熱門推薦:
    第1887章步步死棋?

    袁智英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她在法學領域,卻頗有建樹,二十四歲從華夏政法大學研究生畢業,一直從事律師工作!

    這次,段浪的案件,沐千嬌在初次找到她的時候,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參加辯護的。

    因為,她不僅是一個年輕而優秀的律師,她還是一個年輕而原則性又十分強的律師。但是,當沐千嬌耐心將段浪的人品以及這起案件的始末大致介紹完的時候,袁智英就同意了。

    因為,這起案件雖然鐵證如山,但是,同樣也疑點重重!

    而現在,辯護雖然才剛剛開始,袁智英就已經感受到了濃烈的火藥味。

    至于法官大人,雖然現在不好說,可是,袁智英有一種直覺,那就是法官大人明顯有所偏袒。

    或許,這是一場硬仗!

    或許,這起辯護,本身就是輸多贏少。

    可饒是如此,袁智英也必須盡心竭力!

    “法官大人,我要求詢問證人問題。”袁智英道。

    “同意。”法官道。

    “這位先生,你是出租司機?”袁智英問。

    “對。”司機回答。

    “你確定事發當日,是我的當事人上了你的車?”袁智英再次問。

    “確定。”司機道。

    “據我所知,身為一個出租司機,每天載客數量驚人,那么,我想請問這位先生,你能說出事發當日,10個上你出租車的乘客的外貌特征嗎?”袁智英問。

    “我……”司機一下子啞然了,不清楚該怎么回答。

    “法官大人,我反對。”唐思力當即說道。“辯方律師這是故意在給證人設置思考障礙,遠遠超出了本次庭審詢問的范疇。”

    “我只是就事論事。”袁智英道。

    “反對有效。”法官道。

    “法官大人……”袁智英據理力爭。

    “檢方律師,你在詢問的時候,不得故意刁難證人。”法官道。“否則的話,就剝奪你詢問的資格。”

    “是,法官大人。”袁智英說完,這才問。“這位先生,既然你那么肯定我的當事人是上了你的車,請問你有證據嗎?”

    “有,我的車上裝有監控。”司機道。

    “那么,請問你能否提供當時的監控視頻?”袁智英問。

    “抱歉,我車上的監控數據只能保存三天,而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了。”司機回答。

    “我想,不是你車上的監控只能保存三天,而是,根本就沒有我的當事人的監控吧?”袁智英一下子下了定論,道。

    “你瞎說。”司機喝道。

    “這位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作偽證的后果可是非常嚴重的……”袁智英道。

    “法官大人,我反對。”唐思力道。“辯方律師這樣的行為,分明是在威脅證人。”

    “反對有效。”法官道。“請問辯方律師,你還有什么問題嗎?”

    “沒有了。”袁智英道。“但是,按照檢方律師和司機所說,在事發當時,我的當事人乘坐出租車逃離,而根據我的當事人提供的線索和我們掌握的證據,在事發當時,我的當事人不但沒有逃離,而且,還在世紀城大廈救人,現場的受傷群眾可以作證,還有消防的同志可以作證,為此,我懇請傳喚二號證人。”

    “同意。”法官道。

    這個時候,一個女人,走上了法庭!

    這名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事發當時,那個在世紀城大廈,苦苦哀求朱龍象鵬,又苦苦哀求段浪的孕婦!

    被告席上的段浪,在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

    “這位女士。”袁智英道。“根據我的當事人描述,和昨晚你對我講的事情的經過,你能在法庭上再講一次嗎?”

    “我……”孕婦怯怯的目光,掃了人群一眼,最后落在法官各位評審身上,顯得十分慌張。

    “別怕,你如實講述事件經過就可以。”袁智英鼓勵道。

    “法官大人,各位評審員……”孕婦一下子,“噗咚”一聲,跪在地上,哭泣道。“我有罪,我有罪……”

    “快快起來,有什么事,你盡管說吧。”法官道。

    “昨天晚上,這位小姐找到我,要求我在法庭上作證,說是這位先生將我救出來,并且替我接生的……”女人說道。

    這,什么情況?

    整個法庭內,無數的人,一陣面面相覷。

    故事的節奏不對呀,這可是被告找來的證人,而現在,證人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你說什么?”剛才還自信滿滿的袁智英,一下子就懵了,一臉難以置信,問。

    “辯方律師請保持安靜。”法官一臉嚴肅,對女人道。“這里是法庭,公平正義無私的法庭,有什么事,你可以盡管講,大膽說出來,法律,一定會給你一個公道。”

    “是,法官大人。”女人四下掃了一眼,這才一臉擔心,道。“昨晚,這位小姐給了我100萬,要求我作偽證,我當時本來不想答應的,但是,我害怕他們對我進行報復,所以,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的。”女人說完,從身上摸出一張銀行卡,繼續道。“這是那一百萬的銀行卡。”

    “拿上來。”法官一個助手道。

    “是。”助手當即將銀行卡拿了上來。

    “去查詢一下……”法官道。

    “是。”助理隨即,離開了法庭。

    “辯方律師,這,你怎么解釋?”法官問。

    “法官大人,這是沒有的事,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和良心,以及法律的尊嚴擔保……”袁智英更加的懵了,道。也因為眼前的這一幕,她才更加發現,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他們竟然,他們竟然給自己下套?

    “法官大人,在檢測結果出來之前,我請求詢問二號證人幾個問題。”檢方律師道。

    “同意。”法官道。

    “這位小姐,請問是誰給你100萬,讓你作偽證的?”檢方律師問。

    “是,是這位小姐。”女人指著袁智英,道。

    “當時,有人將你從大廈內救出來,并且替你接生嗎?”檢方律師再次問。

    “有。”女人回答。

    “是誰?”唐思力問。

    “是,是那位先生……”女人指著旁聽席后排座位的朱龍象鵬,道。“他不但將我從大廈內救出來,替我接生,而且,大廈里面所有的傷員,都是他一個人背出來的,我們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