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668章 病毒發作!

第1668章 病毒發作!

 熱門推薦:
    龍飛揚、任天高、蔣偉忠幾個人,哪個不是名震一方的大佬人物?

    坐擁華南,他們幾個人又不曾想過?

    只是,他們雖然這么想過,但是,他們也都有自知之明,深刻地明白,憑借他們現在的能耐,在華南站穩腳跟沒問題,但是,想要站在華南的至高點,俯瞰華南的一切,讓華南無數家族紛紛臣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華南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葉家就不可能同意。

    而眼下,這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他竟然有這份雄心和魄力,想要恩威并施,獨占華南,先且不說他能不能成功,單是他擁有的這份傲氣和野心,就足以讓他們敬佩了。

    而現場,任天高和蔣偉忠兩個人,或許還對段浪持有一定懷疑態度,畢竟,想要占據華南,可不僅僅是你有這么一個藥方,就能夠做到的,與此同時,還需要更多的其它東西。

    但是,龍飛揚此刻的面色,則十分不平靜啊。

    在場的沒有誰比他再清楚不過,自己侄兒龍游,可就是死在段浪的手中,而且,整個龍家,集體保持了沉默。

    這沉默的根本原因,就是段浪身后的龐大能量,也是因為這樣的契機,他才取代了他哥哥龍飛舞的位置,在站在了家族前沿。

    畢竟,龍飛舞雖然是龍家的未來和核心,但在龍游這件事情上,他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怕是會喪失理智。

    段浪,或許,這個名字,在不久的將來,真會名滿華南。

    龍飛揚很慶幸,龍家在龍游的事情上,保持了冷靜的頭腦。

    否則的話,怕是就完了……

    幾個人在權衡的時候,段浪拒絕了幾個人派車相送,則是直接離開了珠江印象會所,而且,還一副很匆忙的樣子。

    他去的方向,同樣不是珠江印象的大門,而是,地下停車場。

    “噗咚!”

    段浪的身影,剛剛抵達地下停車場,就跌倒在地。

    他此時的表情,痛苦至極。

    如果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他現在的額頭上,脖子上,胳膊上,手臂上,腳踹上……但凡肉眼能夠看到的他身上的位置,均是一條條無比可怖的青筋。

    他的一雙手,死死地抓在停車場結實的地板上,如同在抓在稀泥表面上一般,十根手指,深深地陷入結實的水泥地面,一一劃過,就是一條條深深的凹槽。

    他渾身上下,豆粒大的汗珠,不斷滴打在地面上。

    “該死,病毒怎么又發作了?”

    剛才,如果不是自己走的快,怕是當著龍飛揚任天高蔣偉忠幾個人,自己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情呢。

    在感覺到身體不對勁的時候,段浪才一個勁兒的奔出會所,但是,他四下望去,這偌大的會所,空空蕩蕩,根本就沒有多少適合自己去的地方。

    他病毒發作后的樣子,簡直太嚇人了。

    無奈,段浪只有迅速奔去地下停車場,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他身體再也無力支撐!

    仔細想想,事情也真是可笑。

    他一身醫術驚人,可以研制出桑白養肌膏,可以研制出護闌寶,可以研制出藏象丸,可以治愈疑難雜癥無數,卻單單對體內的病毒,無計可施。

    他能救天下人,卻救不了自己,這,又是怎樣的凄涼呢?

    凱莉!

    段浪意識還沒徹底模糊的時候,腦子里,不由地就想到了凱莉。

    他慌慌張張地伸手去摸電話,可是,自己剛剛將電話掏出來,一只手戰戰兢兢的正準備解鎖,他的腦袋,就是一陣劇痛,段浪迅速丟掉電話,雙手朝著自己的腦袋抱去……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段浪腦袋的疼痛,才逐漸緩解。

    他意識雖然還算清醒,但是,段浪卻能夠感覺到,他正在逐漸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支配權。

    他看著不遠處的手機,就奮力爬去,想要抓起來。

    只不過,正在這個時候,一只高跟鞋則是擋在了段浪的手和手機之間。

    略微抬頭,段浪就不難見到,這是一只腳,一個人,而且,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跟自己有過過節的沐千尋。

    在沐千尋身旁,還站著一道嬌艷玲瓏的身影,當時在沐家靈堂前的時候,段浪也見過這道身影,好像是沐千尋的堂妹,沐千唯。

    該死,這個時候,這兩個女人來湊什么熱鬧?

    沐千尋和沐千唯跟朋友在珠江印象聚會,她們的捷豹剛剛在停車場停下,就聽到了這邊有動靜,隨意一掃,就見到一個人,正狼狽地跌倒在地。

    兩姐妹原本是不想理會這樣的場面的,不過,那道身影,可是讓兩個人覺得熟悉呀。

    定睛一看,那跌倒在地,十分狼狽,痛苦無比的,不是別人,正是整個沐家的仇人,尤其是她沐千尋這輩子都難以忘記,讓她顏面掃地的仇人,段浪!

    兩姐妹確定段浪現在是什么病發作,沒有任何攻擊性的時候,才走了過來。

    “呦,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前幾天還在我們沐家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那個沐千嬌帶回來的野男人嗎,怎么,一眨眼,就成了這么狼狽的樣子了?”沐千尋居高臨下,如同看一條狗一般的俯視著段浪,眼神中,遍布著濃烈的恨意,冷嘲熱諷地問。

    “滾開。”段浪強忍著疼痛,喝道,一只手,繞過沐千尋的腳,跑去拿電話。

    “吧嗒!”

    眼看著段浪的一只手,就要拿到電話時,沐千尋卻是一腳,直接將段浪的電話給踢開了,俯下身,譏笑道:“段浪啊,段浪,久走夜路遇到鬼,常在河畔走哪有不濕鞋,或許,你做夢也沒想到,在這這么狼狽的時候,居然會遇到我?不過,你盡管一百二十個放心,我沐千尋一定不會幫忙的,你想要電話干什么?打120?呵呵,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我警告你,滾……”段浪身體顫抖著,發出渾濁的警告之聲。

    “你叫我滾,我就滾?”沐千尋笑道。“做夢吧你。”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沐千尋雖然不算是什么君子,在當初的事情發生之后,她就想立馬報仇,可是,她卻沒那個能耐啊。可誰會想到,機會,這么快就來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