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550章 羊城沐家!

第1550章 羊城沐家!

 熱門推薦:
    羊城的早晨,比蓉城要早上許多。

    一大早,幾個人在酒店匆匆吃過早餐,就走出酒店,邁入一輛出租車里。

    昨晚,在段浪的一再詢問之下,沐千嬌才告訴了段浪,她這次來羊城的目的。

    沐千嬌的爺爺去世了!

    段浪一早就知曉沐千嬌是羊城人,并且,是在羊城讀的大學。

    可是,段浪一直以為,沐千嬌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沐小妖,就再無其他親人,沒想到的是,沐千嬌竟然還有一個爺爺,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勉強在血緣關系上,還算是親人的人。

    羊城,沐家,他怎么一早就沒想到呢?

    二十多年前,沐千嬌的父母在一場車禍中身亡,只剩下十來歲的沐千嬌。

    沐千嬌一直由爺爺沐增鈺撫養,爺孫兩感情深厚無比。

    后來,沐千嬌上了大學,喜歡上了大山里走出來的梁汗青,并且,在大學畢業那年,懷上了梁汗青的孩子。

    這件事,不知怎么的,被沐家人知道了,一時間,沐千嬌成了整個沐家的恥辱。

    她被殘忍地逐出了沐家!

    因為,沐千嬌的父母過世后,唯一疼愛沐千嬌的爺爺,在當時已經身患中風,完全保護不了她。

    離開羊城的時候,沐千嬌最為割舍不下的,除了自己的爺爺沐增鈺,還是沐增鈺。

    這十多年來,她一直扎根蓉城,雖然不曾回過羊城,可是沐千嬌內心,還是時時刻刻,分分秒秒的牽掛著自己的爺爺。

    而就在昨天下午,她突然從沐家一個堂妹口中得知,爺爺沐增鈺過世了。

    這對于沐千嬌來講,簡直猶如晴天一個霹靂,她在大哭了一場之后,盡量保持著鎮定,向韓嘉寧請完假,就立刻買了機票,帶著沐小妖直奔羊城。

    沐家可以逐出她,并且,這么多難來,一直對她不聞不問,不管她的死活。

    她也可以和這個家族徹底斷掉來往。

    可是,在自己爺爺死這件事情上,沐千嬌一定要回來奔喪。

    爺爺生前的時候,她身不由己,不能盡孝,現在爺爺辭世了,哪怕是千山萬水,刀山火海,她沐千嬌也是一定要帶著沐小妖,在爺爺沐增鈺的靈堂前,磕上幾個響頭的。

    否則的話,她沐千嬌這輩子,都不會安寧。

    昨晚,聽完沐千嬌講述的段浪,緊緊地摟住沐千嬌,險些沒忍住,直接哭了出來。

    他完全沒想到,沐千嬌這個女人,居然還有這樣的傷心過往。

    他以為,他以為……

    曾經過去的事情,他不能再左右一些什么。

    但是,今后,他不會再讓這個女人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轟!”

    四十來分鐘的時間,出租車就在沐家宅邸外停下。

    放眼望去,高高的圍墻里面,是一排排歐式兩層別墅。

    “媽,這,就是我們家?”掃了一眼別墅群,沐小妖有些咋舌,問。

    “曾經是,但是即將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了。”沐千嬌淡淡地說道。她只是帶著沐小妖去爺爺的靈堂前拜一拜,了卻這么多年的一樁心愿,從此以后,就再和這個家族,沒有一絲一毫的瓜葛。

    “哦。”嘟了嘟嘴,沐小妖知道自己母親這幾天心情不好,這個時候,知趣的沒再說話。

    神色復雜地凝視了一會兒別墅群,沐千嬌才對段浪道:“段浪,你就在外邊等一下我們,我們很快就出來。”

    “好。”段浪本來想陪著沐千嬌進去的,但是仔細一想,自己現在進去,算怎么一回事?怕是反而會給沐千嬌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吧,沉思了一下,就果斷地回答。

    “謝謝。”沐千嬌十分感激,說完,帶著小妖,就朝著別墅大門走去。

    “哎。”望著這對母女的身影,段浪有些擔心地叫道。

    “怎么?”沐千嬌轉身,問。

    “小心一點,如果有什么不對勁,立馬給我打電話。”段浪道。

    “我知道。”沐千嬌說完,就帶著沐小妖,朝著大門走去。

    “站住。”兩人剛剛抵達沐家宅邸的大門,就被兩個門衛給呵斥住。“什么人,竟然敢闖入沐家?”

    “你眼瞎了?”沐千嬌冷冷地問。

    “你……”最先阻攔沐千嬌那個保安,被沐千嬌一句話嗆的直難受,看這兩個女人,可是身著不凡,難道說,是沐家的什么親戚?可是,保安在自己腦子里,仔細想了又想,還是想不起來,才板著一張臉,道。“這位女士,我們也只是奉公辦事,如果沒有沐家的邀請,你們是不能進去的。”

    “我是你們沐家的大小姐。”沐千嬌耐心地解釋道。自己離開沐家已經有十多年了,這多年年來,沐家換了多少批保安,怕是數都數不過來了吧?這些人不認識自己,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大小姐?”幾個保安在腦子里沉思了一會兒,再上下在沐千嬌身上掃了一眼,道。“抱歉,我們沐家只有一位少爺沐千與和一位小姐木千尋。”

    “你,你們……”沐千嬌面色一沉,喝道。“叫你們管家出來。”

    “抱歉,我們管家,可是日理萬機,哪有時間搭理你?”

    “趕緊走,否則的話,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冒充沐家其她人,或者是沐家的其她什么親戚朋友之類的,我們倒是還有可能被搪塞過去,但是,你竟然冒充沐家大小姐?我看你是瘋了吧?還是這輩子做小姐做上癮了?”

    ……

    幾個保鏢,你一句,我一句。

    簡單的幾句對話,他們已經能夠判斷,這兩個相貌不凡,衣著不凡的女人,應該是什么騙子之類的,要是她們真與沐家有什么關系,怎么可能根本就沒人迎接?

    再說了,他們剛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這個女人是從出租車上下來的。

    試想一下,沐家的人,或者沐家的親朋,有幾個會坐出租車?就連他們這些保安,也都開轎車了,好吧?雖然只是開的奧拓qq一類的人,但是好歹也是轎車啊!所以說,有了判定之后,這群保安,就再沒有對沐千嬌母女客氣的意思。

    ≈quot;

    ≈quot;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