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548章 說出真相!

第1548章 說出真相!

 熱門推薦:
    夕陽西下,夕陽的余暉,灑滿機場的每個角落。

    還有,氣憤無比、身體顫抖著的朱莉華。

    疼!

    她的臉上,無限的疼痛,一次又一次傳遍朱莉華的渾身神經。

    恨!

    她的內心,無窮的痛恨,一次又一次地涌上朱莉華的腦門心頭。

    兩次,兩次,在自己要報復沐千嬌的伺候,可都是因為這個年輕男子的搗亂,而讓自己陷入了無比尷尬和被動的境地。

    你不讓我好活,那么,我也一定不能讓你好過!

    簡單的一瞬間,朱莉華在內心,惡狠狠地想。

    “大伙兒都瞧瞧,大伙兒都瞧瞧……”朱莉華指著段浪,道。“這就是那個女人又在外邊養的小男人,你們瞧瞧,多么囂張,多么生猛,多么過分……”

    “這,真的還是假的?”

    “這未免也太狗血了一些吧?”

    “這個女人,本身都是別人的"qg  ren",居然還在外邊養一個"qg  ren",這,簡直太亂了。”

    ……

    現場,不少人均是紛紛議論,滿是不恥。

    不過,當他們此刻的目光,落在沐千嬌的身上時,則是多了一絲玩味的成分。

    他們沒想到,沐千嬌這個女人在那方面的需求,竟然是如此強烈,一個男人不夠,甚至,還要跑去找一個二十來歲的小男人。而且,這還僅僅是呈現在他們眼前的一幕,誰知道這個女人,還有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乃至第n個男人,他們不知道呢?

    “再胡說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段浪厲聲道。

    “我就說,我就說,我就說……”雖然內心有些害怕,但是,朱莉華現在也完全是豁出去了,蠻橫地道。“沐千嬌這個惡婆娘,不要臉不要皮,勾搭我男人,你,你想干什么?”

    朱莉華正在囂張地說話的同時,只見段浪的身體,再次朝著她靠近,當即閉緊嘴巴,滿是害怕。

    “喂,你一個堂堂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么本事?”

    “如果再不滾蛋,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里可是羊城。”

    ……

    這個青年男子的種種行為,可是讓現場許多人十分不滿,紛紛喝道。

    “都他媽閉嘴。”面對著一群人,段浪的腳步一滯,目光一一掃過叫囂著的人群,不悅地道。“你們知道事情的真相嗎,就在這兒胡言亂語?”

    “難道,剛才還不是事情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就是,我們只看到你在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

    “現在可是法制社會,打人不對。”

    ……

    不少人,繼續紛紛吆喝!

    “是啊,打人的確不錯,不過,人心都是肉長的。”段浪在說話的同時,箭步如飛,一把抓住一個叫囂地最兇的中年男人的衣襟,道。“如果,你在新婚當天面對所有親朋,發現你女人懷了別人的孩子,而這個別人,就是你的伴郎,你說,你怎么辦?”

    “你,你胡說什么?”中年男人面色不悅,身體退后了一步,問。

    “回答我的問題。”段浪咄咄逼人,問。

    “這種現象,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中年男子道。

    “回答我的問題。”段浪再次道。“我說的,只是一種假設。”

    “要真是那樣的話,老子打死他們兩個。”中年男人瞬間滿腔怒火,喝道。

    “你剛才不是還口口聲聲地說,打人不對嗎?”段浪問。

    “我……”中年男子面色難看,一時間,根本就不清楚該怎么回答。

    “我知道,你,還有你們……”面對著一群人,段浪道。“都覺得我打人不對,都覺得他們才是占理的一方,對不對?那好,我現在就讓你們知道,這個讓你們口口聲聲維護的女人,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段浪來到朱莉華身邊,俯下身,手中把玩著剛才切掉梁汗青兩根手指的匕首,道。“演戲演夠了,現在,你可以告訴大家真相了。”

    “我,我不清楚你在說什么。”朱莉華內心雖然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現在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段浪應該不敢做什么,于是板著一張臉,道。

    “真不知道?”段浪玩味地問。

    “不知道。”朱莉華堅定地回答。

    “喀嚓!”

    “啊!”

    一陣穿心的疼痛,瞬間彌漫朱莉華全身,定睛一看時,自己的一根手指,已經被段浪手中鋒利的匕首給切掉,驚的朱莉華險些直接暈過去,而如此一幕,也是讓現場無數人,在紛紛吸了一口涼氣的同時,驚訝的合不攏嘴。

    “現在,知道了吧?”段浪問。

    “……”朱莉華面色難看,喘著粗氣,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但是,卻沒開口。

    “喀嚓!”

    又一跟手指,被段浪手中的匕首切掉。

    “現在呢?”段浪問。“你還有八根手指,如果你還不說的話,我們可以繼續切,但是,我覺得一根一根的切,完全沒有意思,畢竟,時間對于咱們來講,都是十分寶貴的,那,咱們兩根兩根的切好了,如果你什么時候想清楚了,可要說哦。”

    段浪說著,再次一揚匕首,準備朝著朱莉華另外兩根手指切下。

    “別……”朱莉華神色慌張地叫喊道,因為疼痛,淚水大滴大滴地流淌了出來,道。“我說,我說……”

    “這不就對了?”段浪將帶血的匕首,在朱莉華身上擦了擦,這才緩緩起身,懶散地從口袋里摸出一根煙點燃,"yun  xi"了起來。“該怎么說,該怎么組織語言,我想,不需要我再教你了吧?”

    “不,不需要……”朱莉華結巴地說著,這才在段浪的威逼之下,當著一群人的面,將事情的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遍。

    “……”

    當朱莉華將整個事情講完,現場就徹底沉默了下來。

    無數人的面色之上,彌漫著的,都是濃烈的憤怒,尤其是剛才那些無端指責、嘲諷、謾罵沐千嬌的人們,在這個時候,則更是覺得汗顏無比。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親口講出事情的真相,他們就算是做夢,也完全不敢相信,這件事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可惡,這個女人,簡直太可惡了。

    她搶了別人的男人,還口口聲聲地說是別人在勾引她的男人。

    有雞蛋嗎?有板磚嗎?有鵝暖石嗎?

    “啪!”

    一只鞋子,就砸在了朱莉華的臉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