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510章 十分囂張!

第1510章 十分囂張!

 熱門推薦:
    雖然事情就是這么一回事,可是,這個警察的言行舉止,就是讓納蘭靜雯覺得不舒服。

    他們不是人民的公仆嗎?可是,眼下呢,這哪兒還有一絲一毫的公仆形象?

    “怎么,你們還不走?”警察見到幾個人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皺了皺眉,不善地問道。

    “我突然不想把證據交給你了,你把內存卡還給我。”納蘭靜雯道。

    “你說什么?”警察不善地問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這現在是證據,不可能還給你,如果你實在要,你可以到外面去買一款一模一樣的,然后憑發票我們給你報銷。”

    “既然如此,那我也要留下,我要看你們的處理結果。”一個內存卡才多少錢,不說是納蘭靜雯和韓嘉寧這樣的富婆,就算是一般的普通大眾,也不可能興師動眾,勞民傷財的跑去買一個內存卡,再拿到這兒來憑發票報銷呀?

    “隨便你們吧。”警察說完,拿著納蘭靜雯的內存卡,就朝著門外走去。

    “哼,簡直是氣死人了,這,這叫什么態度嘛。”納蘭靜雯憤憤不平的說道。

    “行了,行了。”韓嘉寧說道。“這些警察每天都要面對形形色色的人,處理各種復雜的案件,咱們也要理解理解。”

    “是啊,要不是我這么想的話,我剛才肯定不會對他客氣。”納蘭靜雯嘴上依舊十分不饒人地說道。

    幾個人正在說話,就聽到派出所院子內一陣腳步聲,循聲望去,只見剛才撞了人還打人的從路虎極光車里下來的幾個青年,在幾個警察的陪同下,已經走到了院子里。

    “馮少,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辦的妥妥當當的。”一個警察,滿是恭敬,道。

    “這就好。”一個年輕男子說道。“這個家伙簡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還口口聲聲說要告我,他媽的,也不看看他是個什么東西,竟然敢告我,開玩笑,簡直是開玩笑嘛。”

    “馮少,我明白該怎么做。”男子說道。“馮少,請。”

    “站住。”正在這個時候,納蘭靜雯就沖了出去。

    要不是自己跟到派出所,在送出了證據之后再留下來一探究竟,納蘭靜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眼前這一幕,再怎么說,也的的確確,太令人難以置信了一些吧?

    怎么肇事者現在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而真正的受害者,卻要關禁閉?

    “你是什么人?”一個警察,見到幾個人走了出來,當即問道。

    “我是見證了這起肇事打人事故的證人。”納蘭靜雯道。“你又是什么人?”

    “放肆。”一個警察,當即喝道。“這可是我們三河派出所的所長,潘建華,潘所長。”

    “所長?”納蘭靜雯的目光,不由地在潘建華身上多停留了那么幾秒鐘時間,道。“既然你是所長,那你為什么不將真兇繩之以法,而且,還讓他逍遙法外?”

    “這位同志,你說什么,我完全不明白。”潘建華眉心皺了皺,目光不由地被納蘭靜雯和韓嘉寧這兩個女人的美貌,略微震驚,但是,還是沉聲問道。

    “你不明白?”納蘭靜雯冷笑,她覺得今天的事情有問題,而且,問題還很大。“我的行車記錄儀剛好記下來了他們肇事的一幕,我就是到派出所來證明捷達司機清白的。”

    “是嗎,那你把證據拿出來呀。”潘建華道。

    “證據,我剛才已經交給你們的一個民警了。”納蘭靜雯道。

    “有嗎?”潘建華一臉迷茫,道。“小姐,飯可以亂吃,可是,話卻不能亂說,你口口聲聲說有證據,并且,還將證據交給了我們的警察同志,那么,身為這派出所所長的我,怎么聽所謂聽,聞所未聞呢?如果,你們是捷達肇事者的親屬,想要用這種手段把他弄出去的話,我勸你們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你胡說什么?”納蘭靜雯怒道。“我剛才明明把證據交到了你們警察的手上。”

    “是嗎?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交到了我們哪個警察的手上。”潘建華冷笑一聲,對著身邊一個警察說了幾句,不多時候,十多個警察,就已經整齊地站在了院子里,潘建華說道。“這是我們在編在冊的所有警察,小姐,你自己看看吧。”

    “這……”納蘭靜雯一一看完十多個警察,整個人的面色,不由地就十分難看了起來,因為,從這群人之中,她根本就沒發現剛才那個警察。

    而面對這一幕,站在兩個女人身后的段浪,倒是顯得十分淡定從容,因為,剛才那個警察出現的時候,他還特地掃了一眼門口處公示欄內貼著的所有在編在冊警察的相片一眼,當時就沒看到那個警察。

    段浪就覺得,這件事情是有貓膩了。

    沒想到,還果真有貓膩。

    那個警察,一定只是一個協警,或者臨時工,所以公示欄才沒有,而且,現在潘建華很明顯是在維護肇事者,他既然敢叫所有警察出來當面對質,那也就從某種程度上說明,那個警察,現在已經不在這派出所里面了。

    “這什么,你剛才不是口口聲聲地說,你將證據交給警察了嗎,怎么,現在所有的警察都在你的面前,你倒是告訴我,你究竟交給誰了呀。”潘家華說道。

    “他不在這里面。”納蘭靜雯道。

    “不在?”潘建華冷笑一聲,道。“像你們這樣的人,我可是見的多了,我現在警告你們,立刻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事情的是非曲直,我們警察自然會有判定。否則的話,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有意思,潘所長,你這可是知法犯法……”納蘭靜雯有些生氣地說道。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潘建華指了四周一下,道。“看到沒,這是什么地方?告訴你,這里是三河派出所,是老子的地盤,在這里,老子就是法,你們不滿是吧,要是不滿的話,你們有本事就出去告老子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