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482章 肯定而唯一的答案!

第1482章 肯定而唯一的答案!

 熱門推薦:
    “哎呀,大叔,我就是問你在哪兒嘛,我好來找你……”沐小妖說道。

    “別……”段浪趕緊阻止,說道。

    “為什么?”沐小妖的聲音,頓時變得有些生氣,滿是納悶,問道。

    “小妖,你說你一個黃花大閨女,這大晚上的,跑來找一個男人做什么?”段浪說道。

    這倒并不是他要疏遠沐小妖,而是段浪的確要同沐小妖保持距離才行。

    “找你玩啊。”沐小妖笑嘻嘻地說道。

    “玩你個頭啊,趕緊回家,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段浪對著電話,十分不客氣地喝道。

    “大叔,你,你對我就這么暴力嗎?”沐小妖的聲音中有些委屈,小聲地問道。

    “這算什么,要是你再不聽話,還有更加暴力的呢。”段浪嚇唬道。

    這妮子,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要是不給她一點兒顏色瞧瞧,讓她發自內心,發自靈魂的對自己產生畏懼感,那還得了?

    “咯咯,是嗎?”沐小妖突然一改常態,笑瞇瞇地問。“既然大叔喜歡暴力,那就來的更猛烈些吧。”

    “額……”段浪無語了,這沐小妖,可還真是一個妖孽啊。

    “大叔,咱們認識這么久了,難道你還不清楚,我就喜歡你的野蠻,喜歡你的暴力,喜歡你的不羈嗎?”沐小妖咯咯地笑道。

    “……”

    “大叔,你倒是說句話呀。”見到段浪沉默,沐小妖再次說道。

    “說個屁,小屁孩沒事趕緊回家。”段浪喝完,就準備掛上電話。

    “嗚嗚嗚,大叔你也不要我了。”只是,段浪這聲喝下之后,沐小妖意外的沒有反駁,而是整個人,直接性的嗚咽了起來。

    “小,小妖,你怎么了?”心思細膩的段浪,在怎么說,在這個時候,也能夠聽出一些不對勁兒,滿是擔心地問道。

    “我剛跟媽媽吵了架,現在離家出走了。”沐小妖有些傷心地說道。

    “什么?”段浪一驚,離家出走?這,貌似的確跟沐小妖的性格有些相像啊。“小妖,你冷靜,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你都不要我了,還問那么多干什么,讓我自生自滅吧。”沐小妖依舊十分傷心,說道。

    “誰說不要你了?”段浪問道。他現在要是不順著沐小妖的性子的話,指不定這妮子又會鬧出一些什么幺蛾子來呢。“快,告訴我,你在什么地方?”

    “你真肯要我?”沐小妖抽泣的聲音,戛然而止,奇怪地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嗎?”段浪說道。

    “你發誓。”沐小妖道。

    “好吧,好吧,我發誓。”段浪有些無語地說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在什么地方了吧?”

    “可以倒是可以。”沐小妖道。“不過,如果我媽媽問你,你不許告訴她,否則,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也永遠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

    “我不告訴,你趕緊說吧。”段浪說道。

    “我在火車東站。”沐小妖道。

    “你跑東站去做什么?”段浪問道。

    “離家出走。”沐小妖道。

    “啥?”段浪要瘋了,說道。“你還真要離家出走啊,你老老實實在那兒待著,我馬上就過來,記得,哪兒也不許去,要是我來了沒有找到你沐小妖,哼,等老子找到你,老子一定抽爛你的屁股。”

    “咯咯……”沐小妖破涕為笑,道。“大叔,你好野蠻,不過,為什么是抽爛,不是操爛?”

    “插。”段浪要瘋了,都什么時候了,這妮子都還有心情開玩笑?

    只不過,沐小妖最后那句話的最后兩個字,可實實在在,讓段浪內心一陣蕩漾啊。這妮子,越來越口無遮攔了。

    他再次警告了沐小妖一番,這才掛掉電話,迅速打轉方向盤,賓利車子,直接朝著火車東站奔去。

    沒行駛多遠,段浪的手機,再次振動了起來。

    “沐小妖,我告訴你,給老子在那兒老老實實地待著。”段浪喝道。

    “段,段浪,小妖,小妖聯系過你了?”電話里傳來的并不是沐小妖的聲音,而是沐千嬌那滿是擔心又忐忑的詢問聲。

    “嬌嬌,是你呀?”段浪尷尬一笑,說道。

    “小妖是不是聯系過你了?”沐千嬌再次問。

    “是啊。”段浪說道。“她告訴我,你們吵架了,她要離家出走。”

    “什么,離家出走?”沐千嬌的聲音一顫,充滿了難以置信。“段浪,你要留住她,你要留住她,小妖這孩子,簡直任性慣了。”

    “放心吧,她在火車東站,我這會兒就過去。”段浪寬慰道。“不過,嬌嬌,好端端的,你們怎么吵架了?”

    “這……”沐千嬌的聲音中,遍布著為難,道。“還不是因為你的事情,這妮子就一個勁兒的一根筋,非要跟你在一起,我不同意,她就說我想把你占為己有,然后,就吵了起來……”  banfu-()shengo特種兵痞在都市

    “這……”段浪一時間,就不清楚該怎么回答了。

    “段浪,要不……”思索了幾秒鐘,沐千嬌的聲音中,遍布著遲疑,說道。“要不我們算了吧。”

    “你說什么?”段浪要瘋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沐千嬌竟然說出這樣一句話。

    “我是認真的。”沐千嬌道。“我雖然對你割舍不下,但是我能夠看得出來,小妖喜歡你,作為一個母親,不能給小妖一個完整的家,這一點,本身就已經夠讓我愧疚了,現在,如果我再跟自己的女兒爭一個男人,那還叫怎么一回事兒,段浪,我累了,我選擇放手。”

    “沐千嬌,你他媽瘋了?”段浪喝道。他完全沒想到,沐千嬌打電話,竟然給自己說著……

    “我沒瘋。”沐千嬌道。“我現在清醒的很,我放手過后,雖然你也不能給小妖名分,但是,只要你能真心對她,這對我來說,就是極大的滿足了。”

    “夠了。”段浪喝道。“雖然我不清楚你腦子里想的是什么,但是我的答案是肯定而且唯一的,我不同意,我現在就去找小妖,放心吧,晚上12點之前,我肯定將她完整的送回來,她剛才打電話說不讓我告訴你她在什么地方,所以,你現在就裝著不知道,好好在家里待著吧。”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