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441章 極度囂張!

第1441章 極度囂張!

 熱門推薦:
    八百里秦川塵土飛揚,三千萬人民齊吼秦腔!

    潼關西,黃土東,涇渭環繞下,一座沉寂千年的城池,卻擁有著無數的輝煌的曾經和過往。

    秦時明月,漢時關隘,隋時風華,唐時風流……

    這里,是關中!

    從古自今,都是一個無限繁華,又令人無限向往的區域。

    關中自在山,取自“自由自在,縱情山水”之意。在關中二環邊得一別墅如此,夫復何求?

    自在山,緊鄰及環境環線“南二環”,并以“世紀公園”為后花園,如此富饒的城市資源如何不讓人艷羨?

    城市核心中,自在山層別墅巍然而立,別具一格,身價斐然。

    誰能擁之,誰能居之!

    富有不再是唯一的標準,因為這里的別墅——不賣!

    而此刻,一道年輕的身影,正躺在別墅前面一張老式的藤椅上,心思復雜!他身前擺著一壺茶,可是,他卻根本沒有要喝茶的意思。他像是剛剛大病了一場,現在還根本沒有恢復元氣一般。

    “朱少……”半響,一道風塵仆仆的身影,在傭人的帶領下,來到了男子身前,恭敬地叫道。

    “嗯。”朱龍象鵬緩緩地睜開了眼,掃了身前風塵仆仆的男子一眼,指了身前對面的藤椅,說。“坐。”

    朱龍象鵬回到關中,已經有好幾天時間了。幾天以來,每天上門求見的人,不盡其數。

    但是,朱龍象鵬都一直閉門謝客!

    他最近的心情,可是十分糟糕的。

    他的此番香港之行,原本是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志在必得的,可是,讓朱龍象鵬乃至所有知曉此次爭端的人大為意外的是,朱龍象鵬輸了,而且,還輸的是如此慘烈。

    只是,讓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朱龍象鵬這次香港之行,差一點連命都沒保住,他完全沒想到,香港首屈一指的兩大家族,楊家和周家竟然會參與到這次紛爭中來。

    而且,楊家和周家,還清一色地站在了段浪的那一邊。

    在這樣的情況下,朱龍象鵬不得不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所以,才有了馬爾代夫酒店廣場上神兵天降的一幕。

    然而,朱龍象鵬算到了開始,并沒算到結局,他哪兒會想到,香港的社會名流,在面對幾百雇傭兵的圍堵,面色如土,一籌莫展的時候,竟然引來了馬爾代夫的政府軍……

    該死,這一幕,實在是太詫異,太恐怖,太驚駭,又太難以想象了。

    朱龍象鵬精心策劃的一切,頃刻之間,毀于一旦,那個一開始就被他們推向前列,沖鋒陷陣的楊光,更是慘烈無比。

    即便是他朱龍象鵬,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刻,用他的兩個伙伴鄭千帆和馮夢唐做擋箭牌,否則早就被馬爾代夫的政府軍給亂槍射死了,而接下來,如果不是自己機智,在駕駛著快艇逃跑時,早已經做了跳海的準備,他或許早也已經死了……

    “朱少,這是神農制藥首款產品‘桑白養肌膏’12個小時之內的銷售數據,他們在整個兩岸三地,一共只有100個代理,但是,他們的部分訂單,卻已經排到了5年以后,現在的預定數據,已經達到了22個億。”菲呂斌一臉驚駭,說道。

    他萬萬沒想到,一塊祛疤產品,竟然能有達到這樣的效果。

    這,簡直是太恐怖了。

    “是啊,這個勢頭,的確是令人始料未及……”朱龍象鵬掃了數據一眼,并未伸手去拿的意思。“二十一世紀的主題,注定是健康,一個桑白養肌膏,就足以證明一切,而且,我相信,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

    “是啊,朱少英明,在他們產品之前,注冊了咱們的產品……”菲呂斌滿是恭敬地說道。

    “英明算不上,在之前,我也沒想到這個領域,竟然有如此大的利潤空間。”朱龍象鵬說道。

    “咱們接下來怎么辦?”菲呂斌問。

    “華夏國不缺乏中醫,不缺乏中醫的養生之術,保養之方。”朱龍象鵬說道。“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將咱產品做大,做強,另外,你可以給相關當局打一個招呼,請求相關當局介入調查他們的產品……”

    “我明白了,朱少……”菲呂斌說道。

    ……

    安靜嬌艷的身軀,忍不住在顫抖。

    她的雙目中,更是彰顯著濃烈的憤怒。

    究竟誰山寨誰?

    是啊,憑借安靜的智商,自然是一早就料到,對方可能會如此回應,畢竟,這些人既然一開始就打算山寨他們的產品,那么,他們肯定也是做了充分的準備的。

    “哼,關于產品的事情,我原本是想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大家各賺各的錢,均憑本事吃飯,既然你們主動找上門來,無理取鬧的話,那咱們就只有走法律途徑了。”見到兩個人沉默,陸行天坐在老板椅上,大口地抽著雪茄,說道。

    “你說什么?”一直沉默的段浪,氣勢洶洶地上前一步,喝道。

    “你,你想干什么?”陸行天身體一顫,喝道。“我可警告你,這兒是我的辦公室,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可都是有監控的,如果你敢對我造成傷害的話,我一定叫你吃不完地兜著走,來人,來人……”

    轟隆隆!

    陸行天一聲叫下,十來個保安,已經站在了辦公室門口。

    “段浪,我們先走吧。”這些人,分明就是一早就盯住了他們,才鉆了法律和政策的空子,所以在眼下這種時候,才顯得如此的肆無忌憚,如果說,這背后沒有人推波助瀾的話,就算打死安靜,他也完全不可能相信。眼下,他們只有先回去,再商討對策。

    “好。”捏緊拳頭的段浪,最終,還是隱忍下來,沒有沖動。“我們走。”

    “走,這么快就走了?你們是心虛了,還是害怕了?”瞧著兩人離開,陸行天冷嘲熱諷,囂張無比,質問道。“我告訴你們,即便是你們現在想走,這件事也絕對沒完,我要告你們山寨,我要告你們假冒偽劣,我要告你們侵犯我的商標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