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257章 “登月”!

第1257章 “登月”!

 熱門推薦:
    飽受分裂之苦,不甘于忍受歐洲強鄰欺凌的德意志人苦苦探尋民族崛起的光明大道。19世紀60年始,通過所向披靡的三次王朝戰爭,普魯士邦完成了統一德意志的歷史使命。

    德意志帝國的建立,完全改變了當時歐洲的國際政治格局,到20世紀初,它不僅擁有歐洲大陸最強大的軍事力量,而且形成了世界第二、歐洲第一的資本主義經濟強國,在國際政治中扮演著呼風喚雨的角色。

    但基于保守派操控的現代化改革,使社會經濟和政治發展的必要同步性難以實現。而這種不正常的現代化積累的諸多問題無法用和平方式解決,最終壓垮了這個雄霸一時的帝國。

    這就是《德意志帝國》!

    德意志帝國的成功與破滅,對于當今的人來講,有著太多的借鑒和反思。

    段浪能夠在紙張上寫下那句話,似乎讓韓嘉寧看到一個更加不一樣的他。

    一個不失野心勃勃和遠大抱負的他!

    “老婆,你在說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聽不懂,什么《天神下凡》,什么《德意志帝國》?”段浪笑著問。

    “那那句話是怎么回事?”韓嘉寧不依不饒,問道。她就要看看,自己的這個老公,究竟還要裝瘋賣傻到什么時候。

    “這個呀?”段浪眼珠子微轉,說道。“這是我前幾天晚上,在陌陌上看直播,偶然在直播室內看到的這句話,我就隨意一寫,僅此而已。”

    “是嗎?”韓嘉寧眼神中,滿是懷疑,問道。

    “是,當然是了。”段浪拍著胸脯說道。“難道,這樣的事情,還有什么需要懷疑的嗎?我段浪堂堂七尺男兒,敢作敢當,看了就是看了,我又沒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是嗎?”

    韓嘉寧這個女人,又不讓人碰,難道,還不允許自己在深更半夜,看一下直播,緩解一下內心的空虛和寂寞呀?

    “你,看直播?”韓嘉寧冷笑,說道。“其它方面,我不敢保證,但至少我清楚,你段浪不可能空虛寂寞到看直播的程度,難道,你以為我不清楚,你在外邊有著不少女人?”

    “那個,老婆,老婆,咱們能不能換個話題?”段浪滿臉慚愧,說道。

    “不能。”韓嘉寧否決掉。

    “哎呀,我突然覺得頭疼。”段浪一把抱著自己的腦袋,佯裝著很痛疼的樣子,說道。

    韓嘉寧沒開口,只目光十分不屑地盯著他。

    裝,她倒是要看看,段浪這個混蛋,究竟要裝到什么時候。

    為了他那句破話,自己看完了一本有開頭沒結尾的《天神下凡》,又看完了整部《德意志帝國》,她容易嗎?可是,現在呢,段浪居然在她的面前裝瘋賣傻。

    只是,正冷嘲熱諷地注視著這一幕的韓嘉寧,突然看到段浪剛才還好端端的面色,在眼下這種時候,直接性的一陣煞白,內心不由地一陣擔心,難道,他是真的頭疼?

    韓嘉寧再一想到段浪體內的病毒,就滿是擔心地上前,一只手,在他的腦袋上拍了拍,問:“喂,你,沒事吧?”

    段浪沒扣開口,只整個人的身體,不斷地顫抖著。

    韓嘉寧見此一幕,越發的心慌了。

    她一只手,再次在段浪身上拍了拍,聲音已經柔和了許多,問道:“段浪,你,你不要緊吧?”

    “我,我……”

    “恩?”

    “要死了。”

    “啊?”韓嘉寧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慌張起來,叫道。“段浪,你怎么了,你哪兒不舒服,你等著,我立馬打120……”

    韓嘉寧說著,這才慌慌張張的起身,跑去拿電話。

    而跌倒在地,面色煞白,十分難受的段浪,用眼睛的余光見到韓嘉寧這樣的舉動后,內心不由地就開心納悶了起來,尋思著,韓嘉寧這個女人,她該不會真打120吧?

    段浪正在如此尋思的時候,只見韓嘉寧對著電話,嘴里就發出了“喂”的一聲。

    這一幕,可是嚇得段浪迅速起身,一把從韓嘉寧手中奪走電話。

    “段浪,你瘋了?”韓嘉寧滿臉擔憂,說道。

    “那個,老,老婆……”段浪尷尬地笑著,說道。“我突然感覺,我頭又不疼了。”

    “真的嗎?”韓嘉寧不確定地問。

    “真的,當然是真的。”段浪說著,在韓嘉寧的身前轉悠了一圈,說道。“你看,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

    “段浪……”韓嘉寧的面色,一下子拉了下來,摩拳擦掌,咬牙切齒地叫道。

    “老,老婆,你,你想做什么?”段浪見到韓嘉寧的表情,內心一下子不由地有些慌張了,提心吊膽地問。

    “說,為什么騙我。”韓嘉寧氣憤地說道。

    “我哪有騙你呀,我的乖乖小寧兒,我段浪就算是騙盡天下人,也不可能騙你呀,我剛才,是真的頭疼。”段浪小聲地解釋,說道。內心卻在忍不住地聯想,難道,剛才韓嘉寧看出一些什么破綻出來了嗎?

    “繼續……”韓嘉寧有些不高興地說道。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段浪不得不求饒,說道。“你也清楚,我這個人一談到經商,一提及事業,就頭疼……”

    “那你想提什么?”韓嘉寧黑沉著臉,問道。

    “咱們結婚這么久,還沒有一起出去旅游過,要不,咱們一起出去走走吧?”段浪建議道。

    “走走?”韓嘉寧內心,不由地泛起一些期許,問道。“去哪兒?”

    “無論你想去哪兒,我都陪你啊。”段浪說道。“哪怕是天涯海角,哪怕是雪域高原,哪怕是當頭明月。”

    “行啊,我現在想去那兒,你帶我去。”韓嘉寧輕聲一笑,纖細而白皙的手指指著窗外的天際。

    一輪明月,格外耀眼。

    “現在?”段浪有些羞愧,自己剛才說什么不好,非要說月亮。

    “是啊,你不是無所不能嗎,我就要去那兒。”韓嘉寧固執地說道。

    “雖然有點兒難度,不過,既然你非要去的話,行吧,那我就破例讓你去一次。”段浪說著,就跑到衛生間,沒多少時間,用一個大盆,端出了一盆水,徑直地走向露臺,放好之后,才說道。“老婆,來吧,咱們登月。”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