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794章 一言九鼎!

第794章 一言九鼎!

 熱門推薦:
    下午6點,準五星級酒店嘉寧酒店貴賓包廂,韓嘉寧、秦沛、沐千嬌、紀曉琳、段浪等人,一一坐在包廂內。

    他們對面坐著的,則是李長虹和張康明。

    “李市長,我代表嘉寧國際,對蓉城市當局以及李市長對三大項目的大力支持,表示誠摯的謝意。”韓嘉寧率先提杯,說道。

    “不客氣,不客氣。”李長虹拿著酒杯,趕緊站起身,說道。“為民務實,清正廉潔,本身就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李長虹心里是忐忑的,他經過一再斡旋,韓嘉寧才決定,將三大項目留在蓉城。

    這,也不由地讓李長虹心底的一塊巨石,總算是落地。

    韓嘉寧這個女人,雖然年輕,可是,她的言談舉止,商業頭腦,的確是讓李長虹刮目相看。

    果然是“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啊。

    一杯酒下肚,簡單地閑聊了幾句,李長虹才提杯,說道:“韓總,段總,這第二杯酒,請容許我敬一下你們二位,非常感謝你們選擇留在蓉城,既然你們對蓉城市當局如此信賴,那我李長虹也保證,無論是我李長虹在任還是不在任,蓉城市當局,都會用最具法律性的合約,保障嘉寧國際三大項目正常進行,蓉城當局針對嘉寧國際三大項目的優惠政策,長期、有效。”

    “謝謝李市長。”韓嘉寧說道。“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好。”李長虹舉著酒杯,說道。“也預祝嘉寧國際事業蒸蒸日上。”

    又一杯酒下肚,李長虹并未選擇坐下,而是將自己的酒杯倒滿,拿著分酒器,直奔段浪。

    “段總,無論如何,這第三杯酒,我要敬你。”李長虹將段浪的酒杯添滿,說道。“這次,若不是你提前告訴我旭東有問題,說不定,我還被蒙在鼓里呢……”

    “李市長哪里的話。”段浪客氣地說道。“李市長清正廉潔,執政為民,不同流合污、隨波逐流,是廣大官員的標桿和楷模,至于像旭東升這種害群之馬,本身就應該除掉……”

    “所言極是,所言極是。”李長虹一邊喝酒,一邊說道。

    當時段浪跑到他辦公室找他,說旭東升有問題,他表面上雖然信誓旦旦,義正言辭,可實際上,卻根本沒當成一回事。

    直到段浪離開幾分鐘后,許雙江邁入他的辦公室,輕描淡寫地透露了一點兒段浪的背景,李長虹整個人,才徹底陷入了震驚和慌亂之中,再一聯想媒體鋪天蓋地對嘉寧國際三大項目的事情進行報道,李長虹就不難判定,這個段浪,的確不簡單。

    在旭東升與段浪之間,他不得不認真權衡,做出選擇!

    最終,李長虹通知了省第三巡視組的甘群!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后來發生的一切,尤其是在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一幕幕,的確是讓李長虹深深地震撼了。

    他再一次確定,許雙江說的沒錯,這個段浪,的確不簡單,段浪身后隱藏的能量,可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市長,就能夠輕易撼動的。

    他也更加慶幸,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否則的話,現在被巡視組帶走,正在執行“雙規”政策的,怕就不止旭東升一個人了,極有可能,還包括他李長虹。

    “老張。”一杯酒喝完,李長虹才對張康明叫道。“你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我們一起敬段總一杯吧。”

    “好。”張康明趕緊起身,絲毫不敢怠慢,端著茶杯,就走到了段浪和李長虹身邊,道。“段總,我跟李市長,一起敬你一杯。”

    “張局,你身上這傷……”掃了張康明一眼,段浪不由地有些愧疚,說道。

    “不礙事,不礙事。”張康明趕緊說道。“這叫什么?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若不是段總當日不留余地,不留情意,怕是也沒那么容易瞞過易華,更沒那么容易知道一直跟旭東升接觸的人是誰了……”

    “老張,你放心,你這次的打,是為蓉城市老百姓挨的,是為蓉城市當局挨的,是為我李長虹挨的,無論是蓉城的老百姓,還是蓉城市當局,亦或者是我李長虹,都不會忘記的。”李長虹拍著張康明的肩膀,安慰道。“來,咱們一起,干一杯……”

    一杯茶水下肚,雖然身上依舊疼痛,可是,有了李長虹那句話,張康明覺得,自己身上這點兒傷,已經完完全全,根根本本算不了什么了。

    跟易華吃飯,跟旭東升溝通,跟段浪演苦肉計……這些,張康明可都是在李長虹的示意之下進行了。

    兩個小時,一頓飯才算是吃飯。

    幾輛車從嘉寧酒店地下停車場出來,各奔東西。

    在一輛大眾帕薩特的車里,一個青年男子,認真地開著車,仔細一看,這個青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張康明的秘書,段春。

    帕薩特的后排座上,坐著兩道身影。

    一道身影,懶散地"yun  xi"著香煙,目光時而掃向窗外,尤其是在大街上的各色美女身上,略微停留。

    一道身影,鼻青臉腫,面相難看,他的目光,時而落在那道懶散的身影上,復雜無比。

    “這次做的不錯。”懶散地"yun  xi"了一口煙,抖了抖煙灰,段浪拍著張康明的肩膀,淡淡地說道。

    “多謝首長。”張康明戰戰兢兢,恭敬無比,說道。他現在,已經將稱呼從“段總”改成了“首長”。

    段浪這句短暫夸贊他的話,可是要比李長虹夸贊他的那一堆話,還要讓張康明興奮啊。

    “還疼嗎?”掃了張康明身上的傷一眼,段浪問。

    “不疼,一點兒也不疼。”張康明開心地說道。

    “你覺得,游走在易華和旭東升之間,幕后操控一切的人,真是謝泉嗎?”段浪問。

    “我不確定。”張康明認真地說道。

    “何以見得?”段浪問。

    “謝泉背后,有著龐大的謝家作為支撐,雖然說經濟實力達到了操控一切的地步,但是,謝泉還沒那么精明的頭腦,所以,我懷疑這次對付嘉寧國際的,一定另有其人,至于究竟是誰,怕是連易華自己都不清楚……”張康明說道。

    他跟易華在醫院里躺了幾天,沒少套易華的話,一開始,易華還保持著警惕,但到了后來,就徹底松懈了下來。

    “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無論如何,這次的事情,都還是要謝謝你,旭東升下了,蓉城市分管項目工作的副市長空缺,而你又在這次的事件中,如此有建樹,我會跟梁省長建議,適當考慮你的。”抖了抖煙灰,段浪淡淡地道。

    “多,多謝首長……”張康明整個人,可謂是瞬間欣喜若狂。這個被梁省長尊稱為首長的男人說的話,怕是一言九鼎吧。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