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539章 高中同學!

第539章 高中同學!

 熱門推薦:
    糟了,糟了!

    這個女人長相不賴,身材火辣,面色白皙,二十四五歲。

    萬一,她非要因為剛才的事情,一生相許,怎么辦?

    段浪這輩子,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最好的事情,就是女人的哀求。

    他完全不敢相信,這個女人要是求他的話,他是否能夠堅守住自己的底線。

    他是雷鋒,他是張海迪,他是王興建……他,做好事從來不留名!

    “小姐,請問有什么事嗎?”一直被女人這么上下打量著,段浪有些不自在,問道。

    “噓,讓我好好看看你。”女人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動作,仔細端詳著段浪。

    “……”

    讓我好好看看你?

    喂,我說,就算是你要以身相許,你也應該問問我愿不愿意吧?

    剛才是我幫了你,有你這么對待恩人的嗎?

    段浪內心,一連串的疑問,不由地騰升而起。

    “你……”段浪正在疑惑時,女人眼睛,油然一亮,下一刻,直接在大街上,一把抱住段浪,歡呼雀躍。

    你大爺!

    老子今天的初擁,就這么沒了?

    這女人,簡直太過分了。

    剛才,是老子幫了你呢。

    你竟然恩將仇報,企圖非禮?

    一把將女人推開,段浪雙手抓著她的肩膀,不讓她靠近,說道:“美女,冷靜,冷靜,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哎呀,你誤會了。”女人這個時候,也像是意識到了什么,說道。“你看看,我是誰?”

    “你是誰?”上下掃了女人一眼,白皙漂亮的臉上,深邃的溝壑,纖細的大腿……只是,這些景象,對于段浪來講,的確是陌生啊。

    “你是段浪,對不對?”段浪很迷茫的表情,一時間令女人十分受傷,問道。

    “你是誰?”段浪頓時提高了警惕,問。

    “你真不認識我了嗎?”女人眼神中,頓時有些失落。“我是楊歡,楊歡啊,你高中同學。”

    “楊歡?”段浪仔仔細細,上上下下打量了楊歡一番,這才說道。“你真是楊歡?”

    這個世界,豈不是太小了一些?

    如果不是此時此刻遇到楊歡,段浪就完全忘記了,自己竟然還上過高中。

    仔細回想,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元壩中學,一個很爛,很破,很久遠的名字,卻,記錄著段浪一個時間段的青春歲月。

    16歲,高中畢業,便選擇了從軍。

    這個選擇,也因此改變了段浪的一生。

    如果不是因為那次意外,他應該讀過大學。

    楊歡,那個時候,是段浪的同桌。

    只是,那個時候的楊歡,個頭不高,頭發很黃,天然黃,再加上成天戴著一個牙套,就是實打實的丑小鴨。

    沒想到的是,女大十八變。

    此刻的楊歡,亦然成了都市麗人,時尚無比,窈窕無雙。

    她嫵媚,她端莊,她瀟灑,她醉人。

    宛若這世間的絕世風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為之側目,為之傾倒,為之迷醉。

    只是,段浪卻表現的十分平靜。

    “可不是嗎?”楊歡頗為激動地說道。“當年高中畢業,你便從此杳無音訊,幾乎從咱們的圈子內徹底消失了,沒想到,居然能再次遇到你,而且,還是在蓉城,段浪,你說說,這些年,你都到哪兒去了?”

    “當兵。”點燃一根煙,段浪說道。

    兩個人,朝著附近的河畔走去。

    風輕輕吹,河水靜靜流淌。

    天上的月亮,散發出渾濁的光,懶洋洋地倒映在府南河之中,像是喝醉了酒的貴婦一般。

    醉眼迷離,柔情萬丈。

    “現在呢,現在還在當兵嗎?”兩個人靜靜踱步了一截,楊歡才問道。

    “沒有了。”抖了抖煙灰,段浪索性坐在河邊的一張椅子上,道。

    “為什么?”楊歡問。

    “打架,被開除了。”段浪風輕云淡地說道。

    “打架?”楊歡驚訝的合不攏嘴。“段浪,要是你不打架,這倒是不符合你的個性了,想當初,你可是咱們學校的小霸王,雖然年紀比較小,身板兒也比較小,但是打架揍人,那可是完全不含糊的,就連政教處的老師都怕你,你還記得嗎?有一次咱們班上體育課,因為集合的時候有同學說話,體育老師就對咱們整個班出言不遜,是你在那種時候站了出來,指著體育老師的鼻子說,要么道歉,要么,老子弄死你……”

    提及曾經的事情,楊歡頓時濤濤不絕了起來。

    她在回憶段浪,亦猶如回憶自己的人生一般。

    時而興奮,時而感懷,時而高亢,時而低沉。

    “段浪,你知道嗎,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突然,楊歡無比認真,一把抓著段浪的手,說道。

    “我,已經結婚了。”勉強將手縮回來,段浪說道。

    “是啊,是啊,像你這么優秀的人,怎么可能沒結婚呢?”楊歡尷尬一笑,眼眸深處,流露出一絲失落。“當年,學校里就有那么多的女生喜歡你,更別說是現在,你段大少爺要找個知心的女人困難,可是,要找個女人結婚,豈不是一揮手,一抬足的事情?”

    “好了,楊歡,過去的事情,咱們就不說了。”揮了揮手,段浪說道。

    “好,好,好。”楊歡面色變的復雜,但還是強裝著笑顏,道。“對了,這些年,你跟任佳佳有聯系嗎?”

    “任佳佳?”段浪一驚,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一道嬌媚、青澀的身影,旋即搖頭,說道。“沒有,我跟誰都沒有聯系。”

    “她這些年,也一直在找你。”楊歡道。△≧△≧,

    “她是高高在上的學校校花,全民女神,我只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混混,她找我?”段浪輕笑一聲,有些自嘲。“楊歡,你就別安慰我了。”

    “我說的是真的。”楊歡說道。“當年,任大美女雖然不愿意搭理你,但是,她心里卻是有你的,這些年,也只是在打聽你的消息,去年咱們同學聚會,她都還當著無數同學的面問了呢。”

    “哪又能怎么樣呢?”段浪問。

    “段浪,當初你表白遭拒之后,你卻依然喜歡任佳佳,對不對?”楊歡問道。“你的吊兒郎當,你的不諳世事,你的不務正業,你的打架斗毆,一開始,是真的你,但是,自從你對任佳佳表白遭拒后,你整個人,都變了,雖然,你依舊吊兒郎當,不諳世事,不務正業,打架斗毆,但是,你從此,再沒缺席過一節課。”

    “……”

    段浪內心一顫,他沒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楊歡不僅是當時看在眼里,而且,這么多年過去了,還一直記在心里。

    想想高中畢業到現在,已經接近10年了。
北京单场即时sp